第三百二十三章 猜测

    开学的第一天,周园园为了逃脱老娘赵芸香想把她塞进部队幼儿园的打算,跑到了京都市找外公赵庆山。周园园都打算好了,她就赖在赵庆山这住多几天,老娘什么时候打消送她去幼儿园的主意,她就什么时候才回家,这也算是周园园变相的离家出走了。

    不到半天,周园园的难得一次的小傲娇就被赵庆山破坏了。

    下午,赵庆山和周园园刚睡晚午觉起来没多久,警卫团的团长任大海带着身边的警卫,出现在赵庆山的宿舍楼门口。

    任大海是来找赵庆山去警卫团帮忙的。

    赵庆山有点奇怪。在警卫团家属楼住的那几天里,赵庆山一直很低调,武功啊医术啊什么的一点都没有拿出来秀过,任团长的眼光这么好?能透过现象看本质?看出他这个乡下的土老头其实是个武功高手兼中医圣手?

    “赵大叔,是这样的,有一种植物,弟妹说您认识,想麻烦您去帮忙看一看。”任大海也是个人精,没等赵庆山开口,就马上替赵庆山解了惑。

    赵庆山今天不上班,赵芸香的电话自然打了个空。周志新向团长和团政委报告的时候,特地把那株小草和自己的猜测说了一下。

    据周志新推测,赵黑子他们那个小队进入山谷后,应该是谁好奇或者是不小心扯了那株奇怪的小草。小草完好的时候,对人没有一点伤害,小草被扯断后,香气经过断口在空气中挥发开来。小队队员们在山谷中搜索,肯定吸入了夹杂着小草香味的空气,经过半个小时左右,队员们陷入幻觉中,才会发生拔出武器互相扫射的情景······

    任团长和团政委虽然觉得周志新的猜测有些匪夷所思,却也引起了他们的高度重视。

    在他们警卫团一直奉行一个宗旨,那就是:大胆假设,大胆求证。据说这是周将军当年当任警卫团团长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具体是真是假,却没有人敢去向周将军求证。

    不过,这句话一直被警卫团的人执行的不折不扣。这不?团长任大海听赵芸香说没联系上赵庆山,问清楚赵庆山的住址后,马上亲自出动来请赵庆山来了。一株小草影响到一个小队的人产生幻觉,说起来是玄幻了一些,可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又有谁能保证这一切没有关联呢?

    因为是在外面,任大海并没有和赵庆山具体地说那株怪异的小草,只是说赵芸香认为赵庆山能替他们解答疑惑,所以就冒昧地请人来了。

    赵庆山知道任团长嘴里说的弟妹就是女儿赵芸香,想明白是自家丫头替他找事后,赵庆山也不推辞,拎起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周园园,坐上了任团长的吉普车。

    咦咦咦?外公,我没说要回家啊?我还想在您这儿躲上十天八天再说呢!周园园用眼神询问着自家不讲人权的外公。她刚才正想和外公挥挥小手告别呢!没想到被赵庆山一起提溜走了。

    赵庆山没有理会小外孙女控诉的小眼神,心里却在暗暗发笑。他知道小丫头想躲着赵芸香,不过,赵芸香的固执赵庆山一直是知道的,周园园上学的事,如果不能和赵芸香说出个充分的理由,周园园就算躲过这个月,还能躲过下个月吗?干脆,趁着有便车搭,带着小丫头回一趟家,让芸香打消主意不就好了?

    周园园皱着小脸,顾自想着一会儿回家会不会被老妈念叨,却没有发现自家外公看着自己笑的一脸的奸诈。

    任大海今年三十六,担任警卫团团长的职务已经有三年了。任大海是唯一一个知道周志新和周希有关系的人。周志新调来警卫团,需要任大海这边提出调用申请。在没有看见周志新之前,任大海不清楚周希为什么这么关心一个乡下来的小军官。见过周志新之后,任大海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不过,周希没有明说周志新是周将军的谁之前,任大海并没有其它动作,只是把周志新当成了一个普通的手下来看待。

    任大海自己是从基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他最看不起那些凭着关系快速升迁的人。还好,周希只是让任大海出面帮忙调周志新来警卫团,没有说让他好好照顾周志新这句话,如果周希说了,任大海估计他会对周志新敬而远之,而不会像现在这样抱着欣赏的眼光去看待这个貌似对自己身世一无所知的年轻人。

    几个月的相处,任大海算是看出来了。周志新一家,包括他的岳父在内,都不是普通人。就连周志新那个刚上小学的儿子和那个一直在他家寄住的半大小子似乎都不简单。要知道,文梓青和周家胜每天早上变态的五十公里跑步训练可没有藏着掖着,早就被警卫团的两**oss看在了眼里。

    “这是周营长的小女儿吧?小女孩真漂亮,叫什么名字呀?”从京都市到警卫团的驻地,就算是小高把车开的最快,也要十几分钟。任大海坐在前座,此时回转身子,看见周园园小小的人儿皱着脸,显得有些滑稽,不禁想逗一逗她。

    任大海对着周园园说话,周园园也不好不理会他。毕竟任大海的职位在这儿摆着呢!周志新一家子目前都在人家的管辖范围之内,光凭着这一点,周园园就不会不给任大海面子。别说周园园小盆友这么现实,在周园园看来,县官不如现管,看见**oss不知道讨好的人,不是太清高就是脑子有毛病。

    周园园对着任大海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说:“叔叔好,我叫周园园。”

    说实话,对着任大海,周园园好玄才控制住自己不会喷笑。原因无它,这个任大海长的和他儿子任重远太像了。一个缩小版一个放大版。还没见到任大海之前,周园园曾经吐槽过,为什么陈秋雨这么个气质美女生的儿子这么丑?见到任大海后,周园园的这个疑问有了完美的解答,略微显黑的皮肤,浓浓的眉毛,眉毛下是一双小眯缝眼,就连脸型,任重远和任大海也一模一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