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路上

    据赵氏医典记载,迷幻草的栽种条件非常苛刻,必须是在风清月朗的地方,才能存活。简而言之,就是这草挺娇贵,要种在通风的地方,而且要常常晒到月光。没错,是月光而不是阳光。月光属阴,阳光属阳,迷幻草也属阴,如果在阳光下暴晒两小时,绝对会死光光。

    迷幻草的生长速度很慢,一年只能长高半寸。赵庆山手上的这株迷幻草,很显然已经超过了十五厘米。

    十五厘米是什么概念?赵庆山在心里换算了一下,得出的结论就是:山谷的迷幻草已经有超过十年的草龄了。

    如果这些迷幻草不是野生的,那么,这就代表着有人在十年前开始在那个小山谷中种下了迷幻草。而这代表着什么?不用赵庆山说,任大海和团政委萧建国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小山谷离京都市并不远,只有一百多公里的距离,如果不是这次周志新的营队拉练训练中,还包括了采集野外植物标本的任务,想必这个山谷的秘密还不会这么快被人发现。

    那天进入小山谷的人都是经过训练意志坚定的战士,被迷幻后,枪声和血腥味刺激着他们的感官,减弱了迷幻草的迷幻作用,才让他们清醒了过来。

    据赵黑子说,他是看见自己身处在战场上,周围全部是敌军,这才拿起武器扫射起来。其它几个小队成员的说法也和赵黑子大同小异,不是遇上猛兽就是身处战场,这才展开了一场自相残杀。

    事情到此,总算是告一段落,赵庆山提出,他想去山谷看看,是不是真有一大片的迷幻草存在,毕竟迷幻草这东西,也算是一味难得的药材。

    世界上的事都有两面性,有利就有弊,迷幻草也一样。没有经过炮制的迷幻草,它的草汁挥发出来就是致幻剂。经过炮制后的迷幻草,却是一味治疗神经类疾病的良药。至于具体能治什么病?任大海和萧建国又不懂医术,自然没有问。

    任大海让小高去开吉普车,准备自己亲自跟着赵庆山走一趟。

    周园园紧紧拉住赵庆山的衣角,冲着他一阵挤眉弄眼的。小玉想要的东西,周园园自然要帮它弄到手,眼见着赵庆山要去山谷现场考察,周园园肯定要死皮赖脸地跟上,要不然,等会儿光靠着她的小身板跑个上百公里的路,有点累的慌。

    等周园园成功地赖上了吉普车后,任大海看她的眼神中带上了一丝探究。

    任大海知道赵庆山不是个不着调的人,可是,去山谷考察带上一个小孩子,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奇怪呢?不过,迷幻草的事还要靠赵庆山解决,任大海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理会坐在他们中间显得有些突兀的周园园。

    周志新也一起去了,周志新这次跟着去也算起个带路的作用。那个小山谷是周志新手下的士兵发现的,周志新还亲自进过山谷抢救受伤的赵黑子他们,有个熟悉地形的人带路,好过他们几个人乱闯乱撞。

    周园园知道有两双眼睛经常在她身上扫过,不过她没理会那么多。说白了,要不是小玉非要今天就看见迷幻草,周园园才不愿意和任大海一起去。任大海这个人太精,周园园不想被他发现自己的“异常”。

    周园园闭着双眼,任由身体里的”气息“在缓缓地运行着,开始了修炼。一百多公里的路,就算小高的车速再快,也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这一段时间,周园园打算不要浪费了。

    看着周园园”熟睡“的容颜,周志新的心里有些纠结。他觉得自家岳父很多时候太迁就周园园了,他们出去是做事,可不是游玩。周志新不明白赵庆山为什么要把园园给带上?

    不过,周志新可不是傻的,他现在还在赵芸香的“考察期”之内呢!周志新不会傻的去惹岳父大人不高兴,以免回家后“芸香女王”要找他出气。要知道,今天如果不是这株小草的关系,赵芸香说不定为了李红梅已经离家出走了。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周志新对赵芸香母子几人有一股愧疚感。自从知道赵芸香母子在周家受了那么多的气和罪后,周志新一直对自己的妻儿有着说不出的愧疚。周志新在教训孩子们的时候,这股愧疚感总是会莫名地跑出来,让周志新不忍心对两个孩子太过苛求。

    不过,园园这半年的变化可真大,要不是这半年里,周志新有一半的时间看着自家小丫头长大,说不定还认不出眼前的这个小美女就是一年前那个怯生生的小丫头。周家胜也是,每天早上跑完五十公里后,还要练上一趟拳才休息,这股狠劲,就连周志新看了也心惊。

    想起自家两个乖巧的不像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周志新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都怪他这个做父亲的不够好,没能在孩子需要他的时候保护好他们,才让孩子们小小年纪就知道自己努力。

    任大海坐在前座没有说话,新潮却有些澎湃。任大海今天第一次接触赵庆山,却不禁被他的魅力折服了。看赵庆山拿着那株迷幻草侃侃而谈的样子,从赵庆山的身上,任大海感受到了一种叫做气度的东西。家传的医术,家传的医典,看来,这个赵大叔有点不简单哪!

    对了,听志新说过,他岳父可是仁和医院的坐诊医生,他妈妈的病,是不是能找赵庆山帮忙看看?任大海暗自打算。

    赵庆山看着修炼中的周园园,脸上闪过一丝欣慰的笑容。怪不得木匣子选中了小九作为传人,小九小小年纪就这么沉稳,确实和一般的孩子不一样。

    一路上,大家各想着心事,谁都没有出声。吉普车在飞快地奔驰着,一个多小时的时候,来到了那个小山谷旁。

    周志新带着营队回驻地的时候,留了两个排的战士们在山谷外驻扎。

    看见吉普车,守着山谷的一位小战士忙上来敬了个礼,喊了一声:“团长好!”

    任大海是警卫团的一把手,他的吉普车,警卫团的战士们个个认得。见团长亲自到来,战士们的心里非常激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