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狼狈

    周园园郑重地交代文梓青,这颗丹药是个好东西,在丛林中,只要拔出瓶口的小木塞,丹药的香味就会散发出来,丛林中的毒蛇毒虫毒蝎子毒蚂蚁之类的,闻到丹药的味道就会自动避开。要是有人不小心中了毒,只要刮下丹药的点点粉末送水服了,马上就能活蹦乱跳的。

    文梓青丝毫不怀疑周园园说的话。在文梓青的眼里,周园园是个很务实的人,前分钟明明还因为他上战场的事不高兴,后分钟就把这么珍贵的丹药给他准备上了。能解百毒的丹药,想想都是非常珍贵的,说不定还是赵外公的私藏呢!

    在文梓青的心中,赵庆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其实,很多事是周园园借着赵庆山的名头来做的。比如这颗“破瘴丹”,周园园总不能告诉文梓青是她自己炼制的呀?平时连丹炉都没摆弄过多人说自己会炼丹?别逗了,这样的丹药有人敢吃吗?

    再说了,小玉的事也说不清楚,周园园总不能告诉文梓青说她自己的识海里住着个无所不能的玉灵吧?小玉没有实体,看不见摸不着的,周园园觉得小玉的事自己知道就好了,连赵庆山都没有说。

    周园园股脑儿塞了堆东西给文梓青后,自己却溜烟地跑了,只留下句话:“梓青哥哥,好好的回来。”

    周园园不得不跑,她觉得自己再看多文梓青眼,说不定就拉住他舍不得他走了。唉!趁着时间还早,她还是赶紧回家,和老爸告别下,她手里还有块玉符要给老爸带上呢!

    等文梓青站在自家门口时,脑子里还有些晕乎乎的。他的小丫头,在他看不到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已经长大了,也会关心人了呢!

    文梓青的只手揣在裤袋里,手心里紧紧握着那个小玉瓶。另只手刚要去按门铃,大门突然打开了,个身影狼狈地窜了出来,随着身影出现的,是只茶杯,正在半空中冲着那身影疾射而来。

    眼看着茶杯就要砸在那人的后脑勺,那人双手抱头往旁边窜,避开了。

    茶杯直冲冲地向文梓青的面门砸了过来,文梓青单手抄,准确地接住了半空中的茶杯。

    杯子还是温温的,可以想象到这杯子在被人砸出来之前应该装着茶水。咦?这个杯子怎么这么眼熟呢?文梓青仔细看了看,认出手里的杯子是他爷爷文屹然最喜欢的紫砂杯,六只杯子和紫砂壶是套的,文屹然平时宝贝的很,除了他和冯雪莹有时会对坐冲上壶茶喝上几口,谁也不给碰。

    谁这么大胆扔了爷爷最宝贝的杯子?文梓青皱着眉头,脸上布满了杀气。

    在文家,除了奶奶冯雪莹,这套茶具就是文屹然心中的最爱。不管是谁想毁了文屹然的心头宝,都是文梓青所不能容忍的。

    正当文梓青准备进门的时候,个讶异地声音响了起来:“梓青,你今天不是该在学校上课吗?怎么回来了?”

    声音很熟悉,是文屹然的。文梓青定睛看,刚才那个狼狈的身影不是他爷爷文屹然又是哪个?

    “爷爷,您怎么?”文梓青问不下去了,原因无它,此时的文屹然看起来太过狼狈,半边头发湿漉漉的,上面还可笑的挂着几片茶叶。

    文梓青从文屹然头上的茶水香味判断,正是文屹然平时爱喝的铁观音。两辈子,文梓青还是第次见到文屹然这样形象全无的样子,文屹然在文梓青的印象中,直是衣冠楚楚风度翩翩的。

    “梓青,你回来的正好,家里人多热闹些,奶奶个人在家里呆的闷,你回来陪她多说说话。”文屹然脸上扯出了个笑容,随即可能想到自己此时的形象惨不忍睹,脸上的笑现即收,变得有些尴尬。

    近半年来,冯雪莹的脾气变的古里古怪的,整天在家不是摔东西就是骂人。大儿子媳妇伍秀丽昨天被冯雪莹气的带着两个孩子搬出去住了,三儿媳妇朱小茹也被冯雪莹骂的带着三岁的儿子回了娘家。这还不算,冯雪莹早上扯着嗓子唤人,发现家里只有她和文屹然老两口,这气就冲着文屹然来了。

    这些年来,文家的变化也很大。随着文惊涛的去世,文家在京都很多权贵的眼里,已经是日暮西山的存在了。好在文屹然的能源部副部长升职成了正职,才让文屹然这支在族人中挺直了腰杆。

    三年前,文玉龙从东南军区调到了华北军区,职位还是副司令。曹德生三年前已经退休,因为那次的“保姆事件”,曹德生提议由文玉龙升职成为东南军区司令的事没有通过。那件事的后续处理文玉龙并没有做好,照理说,文玉龙家的保姆冒充文玉龙的妻子在外面招摇撞骗,文玉龙知道后,应该带着妻子去向被骗者道个歉才对,更何况还有个被文玉龙家保姆买凶追杀的,连命都差点没有了,文玉龙夫妻俩对人说声“对不起”,也是应该的吧?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文玉龙夫妇俩根本没有点内疚的自觉,在被曹德生停职反省期间,文玉龙不仅没有对受害者半句交代,反而跑回京都市找关系去了。

    曹德生接到过何伯谦替文玉龙求情的电话,但是,曹德生的心里是不高兴的。这么多年来,曹德生对文玉龙说的上是掏心掏肺,可文玉龙呢自己犯错后不找他汇报思想认识错误,反而去京都找人来压他,这让曹德生感到心寒。

    还好文屹然并没有替文玉龙求情,要不然,曹德生都要考虑马上把文玉龙给调到别的军区去了。曹德生心里还感念着以前的情分,他愿意给文玉龙个机会,在曹德生退休之前,如果文玉龙能以他自己的能力得到其他几位军区领导的赞赏,他曹德生不管怎样都要推文玉龙上位。

    结果还是让曹德生失望了。这几年,文玉龙直自怨自艾的,本职工作也没有以前做的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