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疯癫

    曹德生退下来后,文‘玉’龙就被调到华北军区去了。东南军区的领导班子认为文‘玉’龙能力有限,再留在东南军区,只是在妨碍他们各项工神作书吧的推广和进行。

    其实,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这是一个借口。文‘玉’龙一直以曹德生接班人的身份呆在东南军区,现在曹德生退下来了,上位的却不是文‘玉’龙,只要文‘玉’龙不是傻子,就会牢牢抓住自己手中的权势,这样的话新上任的司令员还怎么开展工神作书吧?

    文‘玉’龙被调到新的军区,工神作书吧又要从头开始,这个“副”字也就在他头上牢牢地戴了这么多年。

    伍秀丽觉得有些委屈,自从“保姆事件”后,文‘玉’龙对她的态度变化很大,文‘玉’龙回家的时间更少了,就算有空和伍秀丽相聚,文‘玉’龙也没有了以往的温柔体贴。伍秀丽心里很委屈,她是个‘女’人,见识有限,被王碧云骗了也不稀奇,文‘玉’龙是家里的顶梁柱,他怎么不查一查王碧云的底细呢?

    伍秀丽心情不好,对文‘玉’龙的脸‘色’就有些勉强了。文‘玉’龙见伍秀丽整天‘阴’沉着脸,更加不想回家。刚到华北军区,文‘玉’龙的工神作书吧也忙了很多,不知不觉中,文‘玉’龙和伍秀丽这对夫妻过上了貌合神离的生活。

    伍秀丽熬了几年,觉得心里很压抑,咬咬牙决定带着孩子回京都市生活。

    ‘女’人就是这样,觉得老公不可靠的时候,就会下意识的想到靠孩子。伍秀丽觉得文‘玉’龙对自己的态度大变后,就把希望寄托在了文梓云兄妹俩身上。

    整个华夏,最好的教育资源就在京都。为了孩子,伍秀丽和文‘玉’龙说了陪孩子回京都上学的事。文‘玉’龙想着两人分开一段时间也好,就点头同意了。

    去年过完年后,伍秀丽母子几个就留在京都一直没有回华北。伍秀丽对文屹然夫‘妇’的说辞是华北的教学质量没有京都好,两个孩子回京都上学,可以考个好一点的大学。当然,伍秀丽也要留在京都照顾孩子的生活起居,等两个孩子上大学后,才会回到文‘玉’龙身边。

    文屹然没所谓,既然大儿子都同意了,他也不好劝伍秀丽回到文‘玉’龙身边去。文屹然分的房子够大,就算是几个儿子全部回家来住也住的下。再说了,自从六年前冯雪莹那场大病后,整个人变得忧郁而又多愁善感,文屹然自己工神作书吧忙,陪着冯雪莹的时间不多,他当然希望儿孙们能在冯雪莹面前多尽孝心。

    文‘玉’祥一家一直留在青山市没回来,只有在过年的那几天才会回京都市来团聚。文‘玉’祥现在已经是青山市的副市长了,算起来也算是仕途顺利。王秋燕巴不得留在青山市,冯雪莹这个婆婆可不好‘侍’候,六年前冯雪莹住院,王秋燕整天在医院里忙活,到头来也没听到冯雪莹的半句夸赞。反而伍秀丽这个不常回家的大儿媳‘妇’,过年时做了几天的饭菜,倒是让冯雪莹一说起大儿媳,满脸都是赞赏。这样的经历让王秋燕心有余悸,如果可以,王秋燕一点都不想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

    文‘玉’伦五年前结婚了,妻子是仁和医院的外科医生,叫朱小茹。文‘玉’伦现在的工神作书吧单位是文化部,每天也很忙,经常要出差到各地采风。朱小茹是个医生,整天也是忙得脚不沾地的,他们俩的孩子文梓由一出生就是由朱小茹妈妈帮忙带的,没办法,冯雪莹身体不好,受不得家里有一点吵闹。

    文家有一个两个家政阿姨,一个做饭一个搞卫生。照理说,冯雪莹的日子应该过得很滋润,儿孙绕膝,文屹然又身居高位。

    可是,事实上,冯雪莹每天心情都不好。六年前的一场大病,让冯雪莹的相貌发生了大变化,几天的时间里冯雪莹急剧地苍老了二十来岁。

    文屹然今年却依然很年轻。文屹然中风被赵庆山和周园园联手治愈,并因为周园园的失误得到了一丝小‘玉’的先天灵气。小‘玉’的先天灵气可是个好东西,不说能生死人‘肉’白骨,在这缕灵气的滋润下,文屹然这几年的身体越来越好,相貌一点都没有变老,看上去比在青山市的时候还年轻一些。

    冯雪莹年轻时一直自负美貌,也很注重保养。没生病之前,冯雪莹虽然五十多岁了,看起来也只像是个四十多岁的贵‘妇’人一般,看起来比文屹然年轻多了,认识文屹然夫‘妇’的那些人,哪个不夸一声文屹然福气好,娶了冯雪莹这么年轻漂亮的妻子。

    现在则不然,文家有客人上‘门’,冯雪莹根本不敢出来见客。不用别人说,冯雪莹每天看着镜子里形如老媪的自己,忍不住悲从中来。对冯雪莹来说,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是她还未老,脸上已经遍布皱纹。

    对一位曾经是美‘女’对人来说,最不能忍受的是自己的容颜变得自己都不忍直视。虽然文屹然对冯雪莹神情依旧,可是也架不住冯雪莹一天天的怀疑。

    文屹然的工神作书吧忙,组织上配备秘书之类的助理时,只是看工神作书吧能力,并没有过多的考虑到‘性’别问题。文屹然调到京都后,一开始的秘书是男的,大家都叫他老王。两年后,老王退休了,文屹然的新助理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从那时开始,冯雪莹的心里就有些不得劲了。

    偏偏冯雪莹什么话也不和文屹然说,每天文屹然回家后,冯雪莹都会暗中检查文屹然换下来的衣服,看看上面有没有长头发和口红印之类的,检查完后,冯雪莹才会让家政阿姨收走去清洗。

    文屹然工神作书吧忙,每天回家都很疲惫了,也没有留意到冯雪莹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对头。久而久之,冯雪莹越来越暴躁,有时候一个人坐着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

    如果赵庆山或者是周园园在这里,肯定可以看出冯雪莹是‘精’神状况出了问题。长期的抑郁,让冯雪莹表面上看起来正常,实际上已经处在了疯癫癫边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