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愧疚

    警卫团家属楼,周志新家。。

    周志新开‘门’的时候,看见周园园的怀抱里抱着满满的白菜西红柿之类的蔬菜。

    “小九,这是怎么了?装菜的袋子破了?”周志新奇怪地问了句。现在菜市场买菜,都有胶袋送,像周园园这样拿了满手菜的,除了袋子破了这样一种解释,似乎没有别的原因了。

    “爸,您先让我进去,再跟您慢慢说。”周园园笑嘻嘻地示意周志新让开堵着的‘门’,自己小心翼翼地侧着身子挪了进去。还真别说,周园园手里的菜除了数量多,种类也繁多,一不小心还真容易掉下来。

    “园园,今天怎么有空回来?”赵芸香听到‘门’口的动静,手里拿着锅铲从厨房里钻了出来。昨晚上,因为周志新的即将远离,两口子说了大半宿的话,顺便把该做的事也翻来覆去做了几遍,以至于一向勤快的赵芸香今天起晚了。这会儿才一边‘揉’着老腰在做早饭,还被自家‘女’儿抓了个正着。

    赵芸香虽然知道周园园小孩子家家的未必明白她今早起晚的原因,但还是脸红了。

    啧啧啧······周园园暗自惊叹,她家老娘一向这样,碰上什么害羞的事就会脸红,几十岁的人了,还脸皮这么薄。

    “妈,过来帮我一下,这些茄子是吴连长家媳‘妇’给的,着几个西红柿是张营长家媳‘妇’给的,还有这颗白菜是隔壁的何招娣给的······”赵芸香快手快脚地帮周园园拿下怀里抱着的一堆蔬菜,周园园一样一样报着菜的来路,无一例外,都是家属楼的军嫂们硬塞给她的。

    周园园从小长得甜美可爱,很得家属楼那帮军嫂们的欢心。近几年,周园园比较少回家属楼,每次回来,总会遇上一大‘波’的笑脸。更何况现在大部分军嫂都在赵芸香的工厂里上班,她们不敢过来打扰赵芸香,看见周园园时,每次都是热情满满的。

    今天刚好是各家收菜的日子,一大早,军嫂们已经去自留地里把能收的菜都收了,一会儿好赶着去上班。刚好看见周园园回来,哪有不往她手里塞菜的道理。就连隔壁的何招娣,从一开始嫉恨赵芸香,到现在的心服口服。

    周园园今天穿了一件白底小碎‘花’的乔其纱长袖‘花’边衬衫,下身是一条墨绿‘色’的灯笼‘裤’。这些蔬菜从她身上扒拉下来后,周园园的白衬衫上一片黄一片绿的,看上去惨不忍睹。

    “哎呀~!园园,你要人家这么多菜干嘛?一会儿咱家又吃不完,‘浪’费了。”赵芸香看着周园园的衣服,心疼地直‘抽’‘抽’,嘴里不由得抱怨了几句。这件衣服是于美如托人从港岛带过来的,价格够的上买十筐八筐的菜了,赵芸香前天才给周园园送过去,周园园今天应该是第一次上身。

    “妈妈,没事,等会我回去洗洗就好了。”周园园挥了挥手,满不在乎地说。不是周园园吹牛,确实是她的“去尘诀”太厉害了,有了“去尘诀”,衣服上什么污渍去不掉?

    再说了,这帮阿姨大婶们这么热情,周园园也不好辜负大家的一片心意不是?虽然每一次,周园园的回礼都比自己收到的礼要多的多。

    搞定老娘后,周园园冲着周志新笑嘻嘻地说:“爸,我有东西送给您,低头。“

    有了文梓青的例子在前,周园园直接把平安扣挂上了周志新的脖子,然后静等她老爸的反对。

    ”园园,这是送给我的?“周志新‘摸’着脖子上那块带着点冰凉的平安扣,心中无限欢喜。军队中规定不能带饰品,周志新是长官,更加要起带头神作书吧用。周志新决定,等‘女’儿走后,他再把平安扣拿下来揣在口袋里好了。毕竟这是‘女’儿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而且是寓意这么好的礼物,应该是园园特地挑的。

    不得不说,周志新脑补了周园园的辛苦。实际上,最辛苦的小‘玉’此时累的正在周园园的识海里闭目修炼,想快点补回因为刻画两枚‘玉’符而损耗掉的灵气。

    ”爸,我昨天逛街刚好看到这个,觉得应该送给您。希望你平平安安,胜利归来。“周园园见周志新没有说什么不能带之类的话,心里对周志新满意了一些。

    听着周园园的话,周志新秒懂。看来,文梓青昨天跑去找‘女’儿了,要不然‘女’儿也不会知道他要上战场的事。这些年来,周园园一直对周志新不亲,起码表面上看起来,周园园对周志新的态度有点清冷。

    周志新心知肚明,是他的表现让周园园失望了。他这个父亲,做的不称职啊!

    别人家的父母,事业成不成功先不去说,起码,做父母的能陪在孩子们身边,替孩子们遮风挡雨。可他呢?一年到头都在部队里,回家的时间聊聊无几。不仅如此,他还被周‘春’平一家人‘蒙’骗,光凭着一个”孝“字,就默许了周‘春’平夫‘妇’让赵芸香和孩子们留在周家村,美名其曰替他”尽孝“。

    周志新的名声倒是好听了,可是,赵芸香母子三人在周家村的日子却不好过。周志新亲身经历了被周‘春’平父子暗算的事后,才醒悟过来,有些人是永远不会满足的,就像周‘春’平父子。

    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步一步踏入周‘春’平‘精’心设计的陷阱,周志新的心中是凄凉中又带着点不甘。还好,‘女’儿周园园和未来‘女’婿文梓青从天而降,解救了周志新。

    那件事过后,周志新在周园园面前就没有摆过父亲的架子。他羞愧啊!一个大男人,而且还是在部队中训练过的大男人,竟然一点警惕‘性’都没有,明知道面条里下了不该下的东西,还是硬着头皮吃了下去。如果不是周园园恰好觉得心悸,让文梓青带她去周家村找他,现在的他,说不定他坟头的青草都有丈把高了。

    那件事过后,赵芸香也好长时间不理周志新。直到随军后,夫妻俩才恢复了以往的甜蜜。

    周志新这次上前线,虽说对自己手下带出来的兵有信心,但是,也对自己的家人很愧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