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释然

    周志新愧疚的是,这么些年来,他和家人呆在起的时间少屈指可数,家里里里外外都是赵芸香在撑着。

    周志新刚参军那会儿,心里虽然有保家卫国的念头,但是,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冲着部队里的优渥待遇去的。对于爹妈不疼的农村孩子来说,参军是条很好的出路。

    到了部队后,周志新就爱上了部队的生活。在部队里,只要踏实肯干,训练肯吃苦,就会得到周围伙伴们的肯定。周志新想,他努力点,职务高点,每个月的工资也会高点,这样的话,家里的赵芸香娘儿几个就能过的轻松点。

    靠着这股念头,周志新直很努力,也确实在部队里做出了番成绩。但是,他的职务做的越高,越没什么时间照看妻子和两个孩子。

    被周将军认回去后,周志新更努力了。他的身上现在背负的,不仅仅是赵芸香和两个孩子的期望,他要对的起“周将军的孙子”这个身份,周将军是华夏著名的“军神”,做为他的孙子,周志新不想被人说成他的切都是靠着周将军的关系得来的。

    周志新发了狠地学习,学习各种理论知识,也参加各种封闭式的残酷训练,仅仅六年时间,周志新就完成了他的蜕变。只是这切,都是靠着牺牲了和家人团聚的时间才换来的。

    周志新回想起和赵芸香结婚的这些年来,他可以说为他们的小家没有做过贡献。

    孩子们还小的时候,周志新寄回家的钱全被吴金凤吞没了,孩子们分都没花到周志新的养家钱。等到孩子们长大点的时候,赵芸香又成了远近闻名的女企业家,家里的开销什么的,赵芸香直接用自己赚回来的钱。周志新虽然直在升职,但是,他每个月发的那点工资,有时还不够周志新捐给战友们的。

    没办法,这个年代,总有些战士家里困难,有的是家里长辈生了病,或者是弟妹没钱上学之类的。周志新只要知道了,就会尽自己的份力。

    因此,周志新有时候对两个孩子说话都有些小心翼翼的,没养家的男人硬气不起啊!

    好在赵芸香是个体贴的,经常安慰周志新,夫妻本是家人,两个人谁赚钱养家都没分别,周志新的职业是保家卫国,军人是非常令人崇敬的职业,是不能拿赚钱多少来衡量的。

    赵芸香越是这样,周志新心里越愧疚。难得休息的日子里,周志新都在家里围着赵芸香转,不知不觉中周志新倒是学了手好厨艺。不过,家里有外人的时候,赵芸香都不会让周志新下厨,周志新时不时做两个菜讨好下赵芸香,也算是他们夫妻俩平时相处的情趣之。

    眼见着周志新这些年来点点滴滴的变化,周园园觉得很欣慰。前世的时候,周园园恨着周志新,恨了辈子。这世,看着直在努力改变自己的周志新,周园园释然了。人不怕有缺点,最怕的是明明知道自己的缺点在什么地方却不肯改正。

    周志新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软,这世,经过周春平父子的紧逼后,周志新心软的毛病改了很多,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要知道慈不掌兵,战场上,杀伐果断的将军才是真正为手下士兵考虑的将军。周志新能取得今天的成就,和当年差点命丧周春平父子之手也有很大关系。

    周园园看着老爸老妈其乐融融地吃了餐饭,也被塞了大把狗粮。赵芸香的早餐很简单,没人大碗稀粥配两个荷包蛋。赵芸香不喜欢吃蛋黄,周志新仔细地把碟子里的蛋黄和蛋白分开,蛋黄全进了他的肚子,蛋白全被周志新夹给了赵芸香。

    看着老爸老妈之间的互动,周园园满意地笑眯了眼。

    周家胜没有回来,周志新根本没有通知他要上战场的事。在周志新看来,军人上战场是件平凡的事,弄得家人心惶惶的,又何苦呢?

    周园园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周志新平安扣的真正面目是块金刚玉符。周志新是个军人,而且还是个军衔不低的军人,生在红旗下,长在新华夏,受到的教育除了科学还是科学,根本没有听过修士说。不像文梓青,跟着周园园连“捉鬼驱邪”这样的事都做过了,对周园园些看起来奇奇怪怪的东西接受程度比较高。

    说实在的,自己和梓青哥哥的亲密程度好像比父母还来的高呢?周园园不由得甩了甩头,把这个念头甩出了脑海。

    在华夏的段历史里,和尚道士之类的都属于”四旧“,是被喊打喊杀的存在。所有道家手段都属于“封建迷信”,周园园如果和周志新说真话,几天几夜也解释不清楚符箓是怎么回事。

    干脆,周园园就不说玉符这么高大上的功能了。万她老爸脑子抽风上来,让她弄多几个玉符给别人护身,周园园又到哪儿淘换玉石去?再说了,就算有玉石,也需要小玉来刻画,小玉为了赶出这两个玉符已经累的半死,没有年半载的恢复不到之前的实力。

    有了周志新的军团参战,这场战争想来不会像前世样拖上七八年吧?说不定年半载后,周志新他们已经凯旋而归了。

    周园园完成了自己回来送玉符的任务,有眼色的提出来先走了。当然,周园园给赵芸香的借口就是要回学校上课,实际上,周园园准备趁着这难得休息的半天时间里,去看舅舅家的小表弟小表妹去。

    没错,于美如前年又生了对双胞胎,这次是龙凤胎,男女,可把赵庆山给乐坏了。他们老赵家这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呀!娶了个儿媳妇漂亮不说,还很能干,最最重要的是肚皮很争气,三个孙子个孙女,够赵庆山开心的了。

    临走时,周园园偷偷打了个隐身诀在周志新脖子上的平安扣上,就不负责任地施施然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