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刘姐

    赵庆山接到的那个电话有点不合常理。首先,打电话的时间不对,太早了。

    这个年代装电话的人家并不多,能用的上电话的人家,不光有钱就可以,还要有定的社会关系,要不然,光是申请装电话这关就过不了。

    那通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是早上七点零几分,这个时间段,单位都还没上班,因此可以判定,打电话的中年妇女知道自己打的是私人电话。

    能装的上私人电话的亲戚,应该是家境比较优渥的。照赵庆山所说,打电话的人非常缺钱,丈夫是个赌鬼赌光了家里的钱,儿子躺在医院里等钱救命。

    在这么个紧要关头,她这个当妈的打电话给有钱的亲戚,不都是单刀直入要借钱吗?哪有时间跟亲戚东拉西扯地抱怨自家老公怎么样怎么样啊?还有,这个年代的电话费并不便宜,分钟就要块钱左右,个非常缺钱的中年妇女,出着这么贵的电话费正事不说光顾着抱怨,周园园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合常理。

    这个年代,打错电话的几率也会有,但是并不多,打电话的时候,般人开口总会问句:”喂,你是吗?“确认后,才会继续说话,打错了,马上就挂掉了。

    今天早上那个中年妇女却什么也没有问,直接就是巴拉巴拉大堆抱怨,而且唠唠叨叨说个没完没了。

    赵庆山被周园园提醒,回想起那个电话的内容,确实,那个妇女没有说过半句要借钱给孩子治病的话。那么那个人打这通电话不为了借钱,难道就是为了打电话给他而打电话不成?

    赵庆山想到这里,不由得打了个激灵。他想起来了,就在电话打进来的时候,刘姐凑过来和赵庆山说她拉肚子要去厕所。刘姐早不上厕所迟不上厕所,偏偏在他接电话的时候说要去上厕所,刘姐真的是因为拉肚子而上厕所吗?还是说刘姐要向电话那头的人通知什么讯息呢?

    刘姐在赵家做了这么多年,向知道赵家人都不是刻薄的,她平时也不是没有生病过,哪次生病刘姐不是直接回房睡大觉去了?今天连上厕所还要特地报告声?他这是被两个女人当傻子给耍了?

    赵庆山想到这里,怒气满满地瞪了刘姐眼。

    刘姐的神色有些惶惶的,看见赵庆山恶狠狠地瞪她,扯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如果不是手上没有棍子,赵庆山都要冲着自己的脑袋来下了。到了这时候,赵庆山还看不出刘姐有问题,那他算是白活这么多年了。

    赵庆山不由得看了周园园眼,还是小九机灵,要不是小九提醒,他还真的把刘姐的不对劲给漏过去了。

    周园园点了点头,冲着赵庆山露出个狡黠的笑容,意思就是您想对了。

    从周园园进门开始,刘姐的说话和动作中带着很多破绽。周园园判断,赵雨的失踪,刘姐这个保姆,就算不是直接下的手,也应该是个内应!

    ”刘姐,你说小雨会不会被虐待啊?听说现在有很多人贩子会虐待小孩的。“周园园转过头,对着刘姐笑眯眯地问了句。

    ”啊?哦,他说不会伤害小雨的。“刘姐正被赵庆山那眼盯的有些心惊,被周园园问,晕乎乎间随口回答了句。

    ”咦?看来刘姐知道小雨被谁抱走了?“周园园的脸上虽然带着丝微笑,眼里却是片寒光。

    该死的!小雨的事真的和这个刘姐有关系,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在,周园园都想把刘姐好好地揍顿,揍她个生活不能自理!周园园心里杀机忍不住冒了出来。

    小雨才两岁,还是刘姐看着长大的,对个两岁的孩子都下的了手,这个刘姐也不是什么好人!

    ”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刘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赶紧惊恐地摇着头。

    ”刘姐,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刚才那个公安就怀疑上你了,你说你是坦白交代争取从宽处理呢?还是要把牢底坐穿?“周园园发现刚才公安看过来的时候刘姐的神色很紧张,这会儿拿出来吓唬刘姐下,周园园觉得点压力都没有。

    “我,我”刘姐不知道该怎么说,突然间“哇“的声大哭了起来。

    ”你你这个白眼狼!我对你这么好,你还对我的小雨起了坏心思!“于美如气急,很想扑上去挠刘姐个满脸开花。

    刘姐家在京都市的郊区,家里有儿女,刘姐家男人是个货车司机,经常在外面跑运输。刘姐的对儿女今年已经上中学了,直由家里的公公婆婆帮忙照看。

    于美如是个大方的人,刘姐家不远,于美如个月给她四天的假期,让刘姐回家和家人团聚团聚。于美如给的工资也高,别人家的保姆个月也才四五十块钱,刘姐个人要照看两个孩子,于美如直接给刘姐个月两百块钱。

    刘姐拿着这么高的工资,怎么还会做出这样的事?

    于美如真的想不明白。如果她是个刻薄的雇主,刘姐勾结外人把赵雨给抱走,于美如还服气些。

    ”小如,别冲动,我们先看看小九怎么做。“赵国辉抱住了激动的于美如。他算是看出来了,小外甥女不仅武力值高强,就连逼供也有她的套。

    果然,周园园这会儿用上威胁的手段了。

    ”舅舅,你去打电话让刚才那两个公安回来趟,就说抱走小雨的同伙找到了,就是小雨兄妹俩的保姆,让他们带人回公安局审问。“周园园面沉如水,吩咐赵国辉去打电话,自己紧盯着刘姐,怕她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老老实实的,真到了绝境的时候,说不得会狗急跳墙。周园园这会儿手上还抱着小表妹呢!

    ”别,别抓我。”听到周园园让赵国辉去打电话叫公安,刘姐扑通声跪在地上,抱住了赵国辉的边腿,不让他去打电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