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男子

    “外公,您帮我去找件小雨穿过的衣服,我准备下,会儿再和您说。”见小玉这么有把握,周园园也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因为赵雨失踪的事,赵庆山和于美如他们几个人都已经心力憔悴,周园园如果不给点希望给他们,说不得这几个人今晚就要大病场。

    “好。”赵庆山见周园园说话的语气很肯定,脸上也带着丝喜色,赶紧跑到赵雨的房间里找他穿过的衣服去了。

    周园园钻进间客房里,准备学习小玉的“千里追踪术”。这个术法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也没那么简单。最重要的关键部分就是把赵雨的气息通过周园园的灵力从他穿过的衣物上抽出来,然后通过周园园打出的法诀,和周园园的灵气起刻印在追踪符上,追踪符才能发挥效用。

    还好周园园的悟性高,练习了半个小时后法诀就练熟了。

    追踪符是小玉弄的,这次用不到玉石,在周园园看来是小玉三扭两扭地把张光洁的白纸折叠成了只白鸽的模样。小玉解释说,这个白纸可不是普通的白纸,而是它添加了灯芯草后重新炼制出来的“符纸”。用这种纸做出来的追踪符,不怕风雨,威力比般的白纸做的要强上倍还多。

    当周园园把赵雨的气息混合上她的灵力在追踪符上打上法诀后,白鸽动了动,凌空飞了起来。

    赵庆山和赵国辉他们都看傻眼了。知道周园园的手段不平凡,也对周园园的不平凡做了心理建设的赵家三人组,还是被会飞的纸鸽惊呆了下。也难怪,赵庆山的思想虽然比赵国辉夫妇古板些,但是第次见到这么玄幻的事,吃惊也是难免的。

    周园园没有理会赵庆山等人,顾自闭着眼睛盘膝坐了下来。纸鸽上有周园园附着的点神识,只要纸鸽找到赵雨,周园园就能“看”到赵雨究竟在哪里,在做什么。

    纸鸽带着赵家人和周园园的希望,“扑棱棱”地拍着翅膀飞上了天空,不会儿就不见了踪影。赵国辉他们几个不敢打扰周园园,顾自坐在旁发呆。小赵霞见大人们脸凝重的不说话,也乖乖地呆在赵国辉的怀里玩自己的手指。

    纸鸽路飞往城西,最后来到了京都市国际机场。

    有了附在追踪符上的丝神识,坐在家里的周园园“看见”了赵雨。

    机场贵宾厅,赵雨小小的身子正坐在沙发上,手上正拿着只飞机模型翻来覆去地看,满脸都是灿烂的笑容。

    赵雨身边坐着个儒雅的中年美男,美男的神色看起来很悠闲,他手里端着杯咖啡,时不时轻啜口,宠溺地着看着赵雨在折腾那只飞机模型。

    赵雨小豆丁在家玩的玩具,除了他的那只布老虎是完整无缺的之外,其它小汽车小水枪小飞机之类的,在他手上般支撑不过个星期就是七零八碎的了。没办法,小豆丁双手的破坏力极强,看到什么东西都要想方设法拆出来看个究竟。

    赵雨手上拿着的这款飞机模型看起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来很精美,周园园在京都市的外贸商店里有见过同款的,标价好像要三百多。这个年代,人们的生活条件比前几年好了很多,大部分人也只是刚刚脱离贫困而已,很少人愿意舍得花这么多钱去买个玩具给自家孩子玩。周园园那次看到,装着小飞机模型的包装盒上,积了层薄薄的灰。

    这么贵的飞机玩具出现在赵雨的手上,周园园觉得有点奇怪。作为被拐卖的儿童,赵雨小豆丁不是该可怜兮兮地昏睡在狭窄的车厢里或者是哪个稻草堆旁吗?看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上了套价格不菲的国际儿童品牌,神情也是活泼而又开心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赵雨小豆丁跟着家人外出游玩呢!哪里会想到他是被人拐走的?

    周园园禁不住讶然,赵雨小豆丁难道这么有魅力?让拐卖他的坏人对他另眼相看?

    强忍着心里的好奇,周园园继续往下看。

    不得不说,小豆丁赵雨的破坏力如既往的强大。小飞机在他的小胖手里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后,赵雨的小手就开始折腾起机翼机尾等凸出比较明显的部位。飞机模型比较结实,这次,赵雨没能拆开它的零件。拆不开,赵雨就打算暴力破坏,只见他憋着气,双手同时往两边用力。

    “咚”的声,赵雨手里的飞机模型飞了出去,刚好打在了儒雅男子头上。男子手上的咖啡晃了晃,泼出了小半在他身上那件看起来很昂贵的西装上。

    如果可以,周园园真想捂住双眼。作为被拐卖儿童的赵雨小盆友,这么折腾,接下来恐怕要被巴掌呼在脸上了吧?

    事情的结果出乎周园园的预料。只见儒雅男子放下了手里的咖啡,掏出张纸巾在身上擦了擦,轻描淡写地说了声:“调皮小子。”

    说完后,儒雅男子还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小飞机,用手上的纸巾擦干净后,重新塞进坐在沙发上显然有些被吓到的赵雨手上。

    看着儒雅男子脸上的笑容,赵雨的调皮劲这下上来了,迈着小短腿跳下了沙发,左手举起飞机模型,大叫了声:“噢!起飞啰!飞机起飞啰!”

    赵雨迈着小短腿到处乱窜,儒雅男子身后站着的个黑衣大汉弯下身子想去抓住赵雨。

    “老胡,算啦!孩子喜欢,让他玩,会儿在飞机上要坐很久呢!”儒雅男子的声线带着点磁性,像他的长相样,也让周园园惊艳了下。

    不过,让周园园震惊的是叫老胡的这个大汉,他的特征很明显,嘴角有颗大黑痣,三十多岁的年纪。刘姐不是说让她干坏事的就是这样的个中年男人吗?

    不管了,先报警把小豆丁截住再说,小家伙被带到机场,如果被带出境就麻烦大了。

    “舅舅舅妈,我们赶紧去飞机场。外公,您马上打电话给拱桥公安分局,就说找到小雨的下落了,在国际机场,怀疑人贩子要逃出境,让他们马上带人去那儿抓人。”周园园睁开双眼,赶紧吩咐了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