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奇怪

    周园园没有坐车,心中有事的时候,周园园就喜欢边散步边思考问题。,: 。从文梓青的参战到于美如的家事,周园园想了很多。

    有些人,天生亲缘比较浅弱,像文梓青,出身够好了吧?在别人眼里,文梓青这样的人简直是天之骄子,背后有文家和曹家两个大家族支撑着,做什么事都会事半功倍。实际上呢?文梓青从出生到现在,他走的路比普通人艰难的多。就因为早早没了亲娘,年幼的文梓青被继母讳忌,被自己的亲爹嫌弃。小小年纪只知道闷头看书,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算有爷爷文屹然的看重,文梓青还是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得到其它人的认可。

    于美如也是,因为亲妈早逝,于美如的心理方面极度缺乏安全感,不管于潇瀚怎么对她,于美如总是怀疑于潇瀚会在后母的挑拨下对自己不利,在于潇瀚‘插’手她的婚姻大事的时候,于美如果断地着赵国辉跑了。

    庆幸的是,于美如看人的眼光还不错,看中了赵国辉这个外表‘精’明内心憨厚的人,才有了于美如现在和和美美的日子。万一于美如跟着跑的那个人是个白眼狼,于美如现在的日子还不知道过的怎样?

    所以说,母亲这个角‘色’在任何人的一生中都是必不可少的,有母亲庇护的孩子总会比没有母亲的孩子来的幸福。

    周园园很佩服于美如。于潇瀚的财富,在港岛都是排的上号的。于美如如果自‘私’一点,只要答应把赵雨‘交’给于潇瀚,于潇瀚的财富不用说肯定由赵雨来继承。可是,于美如拒绝了这个‘诱’‘惑’。

    于美如不给赵雨跟着于潇瀚去港岛,一方面,应该是出于母‘性’本身的牵挂,另一方面,于美如也是害怕赵雨离了她会吃亏。一个两岁的孩子,正是需要母亲关怀的时候,再多的财富都换不来真心相待。

    尽管于潇瀚此时富贵盈‘门’,于美如毕生努力说不一定都积累不到这么一大笔财富,可是于美如还是拒绝了财富的‘诱’‘惑’,选择了让赵雨在自己身边成长。于美如觉得,冷冰冰的金钱并不能代替家人对孩子的爱。就算赵雨以后长大了说不定会怪于美如的选择,于美如也不会后悔。

    前世的周园园,也是因为失去了赵芸香的庇护,才会陷入到一段痛苦的婚姻当中。可想而知,母亲这个角‘色’在每个人的心中必不可少。为母则强,赵芸香此时的成功也代表着她为了孩子们和家人的努力。

    想起赵芸香,周园园不由得想起了胡三娘。一个多月前,胡三娘和周园园说,一位多年未见的老友向她发来了一张邀请函,请胡三娘去参加她家小儿子的婚礼。胡三娘‘交’往的人物,自然也是和胡三娘一样的种类:妖‘精’。

    周园园想着胡三娘这些年来在自己身边也算是尽心尽力,也就批准了胡三娘的假期。

    现在想起来,胡三娘的假期已经超出了两三天了,周园园不禁有些奇怪,胡三娘一直是小心而又谨慎的人,超出假期没有和周园园说一声,一点都不符合胡三娘的风格。

    不过,周园园倒没有多担心胡三娘,这些年来,胡三娘每天夜里都呆在周园园的‘门’外蹭灵气,内丹上的裂缝已经修补的七七八八了,据小‘玉’说,修复好内丹的胡三娘实力很强,就算对上周园园也有一战之力。更何况胡三娘和周园园之间有主仆契约,如果胡三娘受伤或者死亡,周园园都会有感应的。

    目前为止,周园园还没有感受到胡三娘有一丝危险。或许胡三娘玩的忘记时间了呢!周园园只好这样想。

    周园园一路想着闲事,一路慢悠悠地晃到周家。此时,正是夕阳满天的时候。

    周希手里拎着一只小旅行包正要出‘门’,看见周园园来了,赶紧直着嗓子朝屋里吼了一声:“少爷,小小姐看您来了。”吼完后,周希又转回头满脸笑容地对周园园说:“小小姐,老爷这些天一直念叨着你们呢!今晚留下了陪老爷一起吃餐饭吧?小小少爷呢?好多天没见他了,不知道他在学校过的怎么样哩?”

    “好的。“周园园点了点头,她知道周希对周将军的忠心,既关心着周将军日常生活的需求,也关心周将军在亲情上的渴望。每次周园园和周家胜过来,周希都是笑的见牙不见眼。

    对于周希每次话痨般的问话,周园园也只挑选了关于自己的这部分回答了一下。没认识周希之前,觉得周希是个世外高人的风范,连话都很少说,和周希熟悉后,周园园才知道周希有爱唠叨的‘毛’病,有时候说着说着,这件事就说到那件事上去了。比如现在,周希和周园园说着说着就说到周家胜身上去了,周园园根本不知道周家胜的情况,就算想回答他也没办法说清楚。

    也难怪,周将军是个话少的,周希在他面前再不多话一点,周将军就更沉默了。

    “小小姐,这几天老爷就拜托你了。”周希见周园园应的爽快,更高兴了。周希正担心自己走后,周将军又把‘抽’烟的坏习惯给捡回来,有周园园盯着,他就放心了。

    ”希爷爷,您这是上哪儿去啊?”周园园见周希一副出远‘门’的架势,不由得纳闷地问了句。

    这几年里,周希已经很少离开京都了。特别行动队那里,周希三年前已经辞去了副队长的职务。这些年来,各地都是风平‘浪’静的,根本没有什么异常状况出现。周希在特别行动队也只是挂了个闲职,还没有正式出过一次手。

    再说了,周希的年纪和周将军差不多大,早该退休了。

    退休后的周希天天呆在不能退休的周将军身边,严密督促着周将军改正各种不良生活习惯,不准做这不准做那的,管的周将军忍不住开玩笑说,周希怕是生错‘性’别了,看着是个老头子,芯子里却是个爱唠叨的老婆婆。

    5637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