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忧心

    ”这里面的区别大着呢!“小玉翻了翻它那不存在的白眼,很想鄙视周园园番。人在临死前的瞬间,感受到了痛楚,死亡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就是痛楚的,感受到了快乐,死亡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就是快乐的,什么都没有感受到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就是安详的。

    不过,小玉还是没敢把鄙视周园园的话说出口。归根到底,周园园的无知还是小玉自己造成的,如果在凌霄界,每位修士拜进山门后,开始的十年八年里,边修炼边跟着门内的师兄师姐们学习,天二十四个小时,总有十个八个小时是理论学习时间。

    周园园却不样,在这个看不到修士的时空里,小玉巴不得周园园每分钟每秒钟都用来修炼,些好快点达到破碎虚空的实力,带着它起回凌霄界。有关修真界奇闻异事的杂书,周园园不问,小玉根本不可能主动拿给周园园看。以至于周园园现在有什么事,就把小玉这货当成字典和”百事通“了。

    小玉自己造成的后果,总不能因为周园园问它就觉得烦。万周园园生气了,门心思钻进那些奇闻异事的书籍了,估计小玉更要抓狂。

    想到这里,小玉清了清喉咙,回答道:“主人,般来说,造成凡人大规模死亡的,有吞魂,噬魂,炼魂以及抽魂等几种原因。主人所说的那个外人罕至的小山村,正符合某些邪修施展这些术法。”

    吞魂?噬魂?炼魂?抽魂?怎么都和魂魄有关啊?周园园脸懵圈。

    小玉见周园园副没见识的样子,不由得它头痛,看来,它不能太心急每天都逼着主人修炼,还是要给主人些时间了解下修真界的日常知识,要不然就算主人真的修炼到破碎虚空的那天,个什么都不懂的修士,到了其它界去,说不定只能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小玉的观点虽然因为周园园的小白问题有所改变,此时此刻,小玉也只能认命地向这些常识周园园做起了常识科普。

    神魂这个东西,不管是对修士还是凡人来说都非常重要。没有神魂的**,只是个躯壳,随着神魂的离去,躯壳在几个小时后也就渐渐地失去了生机。

    修士修炼,无非就是在身体里贮存多些灵气和壮大自己的神魂两个方向。身体里贮存的灵气多了,释放出的法术就厉害些,修士的神魂强大了,与人斗法时连神魂都能当成武器进行神魂攻击,会挂掉的机会就会大大减少。因此,有些门派中,就有着夺取他人神魂为己用的术法,比如吞魂和噬魂,就是吞噬别人的魂魄炼化后来壮大自己的神魂。

    不过,般的修士都不会采取这么极端的方法来壮大自身的魂魄。毕竟,神魂的炼化是件极其复杂的事,别人的魂魄里说不定有很多杂质,比如些不美好的回忆以及负面情绪之类的,吞噬了这样的魂魄后,神魂的主人控制不住那些负面情绪,不要说去炼化,就连自己本身说不定会变的疯疯癫癫的,最后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了。

    吞魂和噬魂,都只能个个的进行,小山村这种大规模起死亡的案例,并不符合吞魂和噬魂的方式。那么,只有大规模用到生人魂魄的招魂幡,或许才是这次惨案的源头,小玉估计。

    周园园被小玉的话吓得哆嗦,正在替周将军倒茶的手差点把茶水给倒杯子外去了。招魂幡这玩意儿周园园太熟悉了,当初看到本修真界异事的时候,招魂幡的强大让周园园暗自咂舌,这才去翻找了有关招魂幡的书籍,了解了点皮毛。

    修真之道,手段频出,修士除了修炼自身,还会借助工具让些无主的魂魄为自己所用。招魂幡,就是利用法宝禁锢住别人的魂魄,并让这些魂魄成为修士手中的斗法利器。

    祭炼面招魂幡,所需的魂魄是上千上万来计算的。

    要知道,修真途,逆天而行,修行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修士们的心境。修士们的手段百出,不要说令几十个人在睡梦中死亡这样的事,就连上千上万人的生命,也只在修士的念之间。不过,正常的修士不会去做这种草菅人命的事,他们会去战场上收集刚刚死去的魂魄,而不是把活人抽魂。只有那些穷凶极恶的邪修,才会无所顾忌地伤害凡人。修士们只要做出屠杀凡人的事,过天劫的时候老天爷个雷劈下来,非给你劈成灰飞烟灭不可。

    “园园,情况很严重吗?”周将军可是个人精,见周园园听了他的话后陷入了沉思当中,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心中不由得忐忑起来。

    周希的本事周将军知道些,无非是比普通人身体强健些,加上会画三几种符箓。自从三十年前玉山派退出俗世之后,几个小门派也相继归隐,特别行动队留下的几个成员本事和周希差不多,并没有什么惊才绝艳的人物。这样的个小队,对上了普通人,胜算是很大了。万对上的是那些方外之人,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此次小山村集体死亡的事件带着点灵异的性质,周将军才忧心重重。

    “曾爷爷,您知道那些人死时的神态是怎样的吗?痛苦的或者是安详的?”周园园放下手里的茶壶,坐了下来。小玉所说的这些,周园园很希望只是小玉的危言耸听而已。但是直觉告诉她,这次的事件并不简单,或许还真被小玉给说准了。不是修士,又有谁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在夜之中要了全村人的命?

    不过,猜测毕竟是猜测,周园园和小玉都需要了解多点情况,才能做出判断。

    周将军见周园园的脸色凝重,虽然不知道周园园为什么这样问,却也不由得站起身子走到电话机旁拨了个电话出去。

    不到两分钟,电话就回拨过来了。周将军放下电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还是有些怔怔的。

    21012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