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暗示

    胡三娘啊胡三娘,如果这件事真是你干的,老娘非剥了你的狐狸皮不可!周园园站在一边心里暗自发狠。

    周园园心里不高兴,脸上的神‘色’就有些不好看。起码在同来的几个人眼里,周园园这是“大小姐的娇气‘毛’病”犯了。都说了这穷乡僻壤的没什么风景好看的,还一味地挤着来。该!某位心里泛酸的特别行动队队员暗搓搓地想。

    “呀!这位可爱的妹妹是不是周家妹妹啊?小周爷爷,您怎么不给我介绍介绍,怠慢小美‘女’了。”曹一直和周希聊的差不多了,才看到跟在周希身后的周园园,眼睛不由得一亮。

    曹一直这家伙,从小到大就喜欢美丽的事物,看到美丽的‘花’朵或者美丽的‘女’孩,都能让曹一直心情愉悦。从小到大,大院里几家漂亮的小姑娘,都被曹一直讨好了个遍。不过,曹一直也不是什么‘色’胚,就算是送‘花’给漂亮小姑娘,也没有什么龌龊心思,只是纯粹的欣赏而已。

    见曹一直一脸自来熟的和自己打招呼,周园园扯了扯‘唇’角,不想理会他。此时,周园园的心里除了烦躁还是烦躁,眼见着胡三娘的嫌疑越来越大,周园园真恨不得马上把她找出来问个清楚明白。

    “哼!”

    还没等周希开口,后面的张强发出了一声冷哼!

    一路上,因为周园园的强势来到队伍里,张强已经对周园园很不满了。这一下飞机,就看见曹一直这个唠唠叨叨的少尉和周希套‘交’情,张强的心里更愤怒了。难怪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就做了军官,而他这个草根阶层快三十了还是普通员工一枚,感情人家的后台硬着呢!

    张强这下子可冤枉曹一直了。曹一直进部队到现在,一直没有显‘露’他曹家子弟的身份,曹一直的一切,都是靠他自己的努力得到的。因此,曹一直很珍惜他的军旅生涯。

    或许是曹一直的英俊和肩膀上的肩章刺‘激’到了张强,张强只觉得曹一直让他心塞不已。包括曹一直着周园园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更是让张强抓狂。他们到这个荒郊野岭是来做任务的,不是来游山玩水外加谈恋爱的好不好?这些官二代怎么一个两个都像‘花’痴一样?

    张强误会了,他以为自己发现了周园园要挤进队伍里的真相,就是为了到翠园村看望曹一直。曹一直的相貌不错,高大帅气,和周园园站在一起像是一对璧人。张强在特别行动队呆的时间不算短,知道京都很多有背景的世家,都喜欢家族联姻。

    如果周园园知道张强此刻的想法,肯定会喷他一脸。从下飞机开始,周园园已经放出神识观察了小山村的环境,这样敬业的自己,在张强眼里难道是‘花’痴一个?

    此时的周园园不知道张强的想法,也懒的理会别人会怎么想象自己。她到这里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找出事件的真凶。

    周希听到张强的冷哼声,正在迈出去的脚步一停顿,随即若无其事地走在前面,向离晒谷场最近的一户人家走去。

    俞小川和周成惊诧地对望了一眼,各自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对张强的不以为然。

    和张强同事十年,俞小川和周成就算对张强不是很了解,也能猜出他几分心事。张强对自己幼时被父母抛弃的事一直耿耿于怀,做任务时看见普通人还好,看到曹一直和周园园这样家庭幸福背景深厚的“衙内”,张强就忍不住自己的臭脾气。

    在俞小川和周成看来,张强这是嫉妒心太重了。人家家庭幸福背景深厚什么的,是人家会投胎,又不是抢了你张强的?何苦要时不时冒出一两个不合时宜的动神作书吧,以及时不时吐出一两句不合时宜的话?张强这样时不时‘抽’风的行为,不仅让他自己经常坐冷板凳接不到任务做,还会连累到他们特别行动队的其他队员们的风评也不好。特别行动队每次的任务既危险又辛苦,谁都不喜欢出力还不讨好的事,所以这几年,只要有可能,队员们都会避开和张强一起做任务的机会。

    这一次,是周希听说小山村里的人集体诡异死亡,怕有什么‘阴’邪之物,才特地把张强带上了。毕竟,张强的火异能是‘阴’邪的克星。

    几个人都知道张强平时的‘尿’‘性’,剩下两个不知道的曹一直和周园园又不在意张强的‘抽’风,一行人跟着周希的脚步,快速地进入了周希选定的那户人家。

    一进‘门’,俞小川和周成就绕着院子查看起来。周希带着周园园和曹一直则走进了堂屋。

    周希选的那户人家正是村长家,还没走进堂屋,周希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尽管已经几天过去了,现场却没有遭到一丁点儿破坏,周希走到堂屋‘门’口,就发现了屋子里的气息有点不正常。

    走进堂屋后,周希的眼光就被屋子中间那张红漆八仙桌给吸引住了。确切的说,周希的目光被八仙桌上的一小撮‘毛’发给吸引住了。

    那是一小撮洁白的‘毛’发,有十几厘米长,说它洁白又不是很恰当,‘毛’发的尖尖处是淡黄‘色’的。让周希惊讶的是,‘毛’发上有着淡淡的妖气,周希身体里的灵气碰上这一丝妖气,流转的速度不由得快了十几倍。

    如果他没认错的话,这是一个成了‘精’的动物的‘毛’发,至于是狼还是狐狸,周希却分辨不出。

    周园园跟着周希的后面,也发现了八仙桌上的这一小撮‘毛’发,和周希不同的是,周园园可以肯定,这撮‘毛’发正是她家灵宠胡三娘的。说是一小撮,实际上也就二十来根,整整齐齐的放在桌子中央,白‘色’的‘毛’发摆在红漆的八仙桌上很是显眼,起码进‘门’的人一眼就能发现。

    咦?不对!如果事情真是胡三娘干的,她不会傻缺到留一撮‘毛’发在这里显示自己是凶手吧?

    想到这里,周园园神情一震,开始细细观察起桌上的那一小撮‘毛’发来。

    白‘色’的‘毛’发干干净净的,看不到一丝血迹,看样子不是胡三娘情急之下从身上扯下来的。那么,胡三娘为什么要摆一小撮‘毛’发在这里呢?是不是在暗示着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