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弯绕

    石熊被”神魂刺“攻击的一瞬间,胖墩墩的身子痛的勾成了一团倒在地上,一声声痛苦的嚎叫声从石熊的嘴里发了出来:”啊~!痛死了!啊~好痛!“

    胡三娘笑嘻嘻地看着石熊的惨样,心里忍不住为自己的眼光自豪。就在几分钟前,这只大狗熊还在讽刺她胡三娘做周园园的灵宠有失/身份,转眼间主人就替她向石熊拿回了脸面。她的主人,岂是普通的修士能比的?

    ”啊~!放过我,求您了!“石熊惨叫着向周园园求饶。石熊皮粗‘肉’厚,并不怕打架,就算受伤了,用灵气在伤处滋养一会儿,也没什么大碍。

    周园园的”神魂刺“却不同,用的是神魂攻击,直接神作书吧用在石熊的识海里。众所周知,妖‘精’修炼和修士的修炼不一样,修士的神魂可以修炼到无比强大,妖‘精’却不同,他们的修炼主要神作书吧用在身体上,神魂却和普通人差不多。周园园的这一下”神魂刺“直接神作书吧用在功力差一点的小妖上,小妖早就魂飞魄散了。也亏的石熊是个积年老妖,才勉强承受住了周园园的这一击。

    见石熊痛的眼泪鼻涕长流,再也没有了刚才那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周园园才收回了”神魂刺“。不过,周园园并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身上的气势全开。

    等识海里的痛楚稍稍减轻的时候,石熊才从地上爬了过来,跪在了周园园身前,说:”方才小熊无礼,谢前辈惩罚。“

    修真界强者为尊,妖界也一样是胜者为王。石熊被周园园教训了一通后,已经明白自己并不是眼前这个小‘女’孩的对手。在强者面前低头,石熊并不觉得憋屈。

    ”这只是惩罚你的无礼,关于翠园村的事,我问完三娘后,希望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周园园冷冷地看了石熊一眼后,才迈步走到胡三娘跟前。

    ”主人,三娘学艺不深,给主人丢脸了。“胡三娘”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刚才周园园惩罚石熊的时候,身上流‘露’出一丝凌厉的杀气,吓得胡三娘此时的心脏还是”扑通扑通“跳的慌。

    随着周园园功力的提升,身上的气势也在不知不觉中凌厉了不少,特别是石熊出言不逊的时候,周园园的心中还真的掠过一丝杀意。

    不过,周园园还是按奈住了这丝杀意,在事情未能明朗之前,周园园决定给石熊一个机会。如果石熊真的滥杀无辜,周园园再下杀手也不迟。

    ”三娘,起来吧!你做的不错。“周园园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缓和了些。刚才胡三娘骂石熊的那些话,周园园听在了耳里,想着胡三娘宁愿慢慢修补内丹也不愿意吸取生魂的做法,周园园还是有些欣慰的。不管怎么样,胡三娘现在是她的灵宠,胡三娘的选择也代表着周园园的脸面。

    胡三娘看了看周园园的脸‘色’,才敢站起身。想起自己去追石熊之前曾经留下过线索,胡三娘不由得有些自得。

    “主人,您是看到三娘的暗示才追过来的吧?谢谢主人记挂三娘。”胡三娘笑嘻嘻地对周园园行了个礼。谁不知道修士对自己的灵宠都是淡淡的,有危险灵宠上,有黑锅灵宠背,都成了修真界不成文的规矩了。说实话,周园园这样紧张她的安危,让胡三娘的心暖暖的,她这是运气好,跟了个好主人啊!

    “暗示?”周园园这才想起胡三娘摆在八仙桌上的那一小撮狐狸‘毛’,脑子里还是懵懵的。

    “是啊是啊,三娘剪了一小撮‘毛’发摆在桌子上,代表着两个字狐(胡)桌(捉)。”胡三娘得意地说。

    “哦,那你扯下一小块这个大笨熊的皮挂在柿子树上,是代表着大笨熊的名字柿(石)熊?”周园园忍不住扶额。原谅她的智商吧!胡三娘的狐(胡)桌(捉)柿(石)熊四个字真的太难猜了,她这个‘门’‘门’功课一百分的学霸也没能猜出来。不是听胡三娘说,鬼知道这黑熊‘精’的名字叫石熊啊?

    “是啊是啊!主人可真聪明,怪不得您是‘门’‘门’功课一百分的学霸!”胡三娘说起自己的得意之神作书吧,倒是忘了看周园园越来越黑的脸‘色’,直接拍上马屁了。

    也难怪胡三娘这么兴奋,它们狐族向来喜欢弯弯绕绕的东西,见周园园顺利地猜出了另一个谜底,胡三娘的兴奋比遇上了个好主人还来的多。知己啊!人间有句话叫做“酒逢知己千杯少”,胡三娘此时高兴地真想来一杯酒。还有还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呐!她和主人的思维这么相近,难怪有缘做主仆呢!

    小‘玉’在周园园的识海里偷笑。此时的小‘玉’,可以感受到周园园‘胸’中的郁闷,如果可以,周园园真的很想让胡三娘以后都别搞这么弯弯绕绕的东西了。她胡三娘在人间生活了几百年,又不是不识字,直接用爪子在桌子上划拉几个字留言,说自己追凶手去了,也好过又是剪‘毛’又是挂熊皮啊!一撮狐狸‘毛’大摇大摆地放在死者的家中,害怕人家不误会她是凶手吗?

    “嗯哼!”周园园清了清嗓子,打断了胡三娘的自吹自擂,问道:“三娘,你不是说去朋友家喝喜酒吗?怎么喝到这十万大山中来了?”

    “主人,我的朋友就是那头大笨熊呢!是他下请帖请我来的。”说起这件事,胡三娘还是有些愤愤然:“这死笨熊,看着笨,实际上‘精’的要死,要不是您来了,我说不定就被他陷害成功了。”

    “三娘,我可没陷害你,我是一片好心。”跪在一边的石熊听到这里,赶紧为自己辩解了一句。他算是看出来了,胡三娘这个主人本领高强,对胡三娘也真不错,万一她误会了,又给自己来一个刚才那样的攻击,自己非没命不可。

    “闭嘴!没让你说话!”周园园回头骂了一声,骂得石熊缩着脖子半个字也不敢再说。

    胡三娘这才和周园园说起她这一个月来的经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