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灵眼

    周园园是个修炼小白,在这个时空又没有师门长辈教导她,可以说,在这些年里,小白既是灵宠又充当了教导周园园的责任。“财侣法地“四项修士必备的条件,周园园除了拥有强大的功法锻神诀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只要想起自家主人比脸还干净的口袋,小白还真替周园园操碎了心。

    没办法,小白贸贸然认主之后,它的命运已经和周园园绑在起了,周园园如果死了,小白也会直停留在这个时空里,继续寻找下任主人。不过小玉估计,万周园园真出了事,它的灵力已经撑不到重新认主的那天了,毕竟,几万年的消耗让小玉已经到了消散的边缘。这些年来,靠着周园园的努力,小玉的情况也仅仅比刚刚认主时好上点点而已。

    为了回家,为了找回它失去的那段记忆,小白觉得它不能任由主人散漫下去。个不争不抢的凡人或许会得到别人的尊重,个不争不抢的修士,却是自己寻死路。因此,小白发现这大山中或许有周园园用的上的宝物,兴奋之情可想而知。

    在小白的科普下,周园园终于开始正视这次的“探宝之旅”。小白说的对,没碰上别的修士,不等于这个世界没有修士的存在。当年京都市遇上的那个邪修残魂,就足以说明这世上还有其他修士存在。小玉曾经说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句话不仅仅适合普通人,同样也适合修士。在敌人出现之前做好准备,总好过被当成了别人的猎物强。

    十万大山不愧它的名字,山过后还有山,像是永远也看不到尽头般,延绵不绝。

    周园园的鼻尖传来青草的味道和野花的芬芳,耳边聆听着小鸟婉转的歌声和风吹树梢的声响,心情像是长了翅膀样,也在这片森林上空飞翔着。

    越往深山走,空气中的灵气越发浓郁。

    走到座开满了杜鹃花的小山坡时,丝丝浓郁的灵气像是毛毛雨般漂浮在空中,周园园全身的毛孔都舒适地张开了,丝丝凉气争先恐后地往周园园的身体里钻了进去,又随着她的经脉在身体里欢快地运转着,周园园丹田里粘稠似果冻的灵气团也像是感受到了周园园的欣喜,转动的速度在不停地加快,再加快

    胡三娘化成原形,在杜鹃花从中欢快地奔跑着。

    成妖后的动物本质上也还是动物,天生对大自然有着种亲近的心态。行走在绿草如毯子的地面上,胡三娘也感受到了空气中欢快的灵力分子,舒适地连眼睛都半眯了起来。

    要不是胡三娘内丹上的伤势还未好全,胡三娘都想吐出内丹在这浓郁的灵气环境中泡上泡。

    只有石熊,心中有些郁闷。

    进山之时,石熊还在前面引路。过不了多久,周园园就走在了前面,也没见她怎么找路,就来到了这座小山坡。

    石熊记得,这座小山坡在积云山往北上百里的地方,往日里,石熊巡山的时候也经常经过这座山坡,但是从来没有感觉过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今天的这座小山坡,明显和往日不样。满山的杜鹃花开的特别鲜艳不说,就连这山坡周围,空气也特别的清新。

    唉!胡三娘这厮运气还真不错,找了个运气逆天的主人。石熊不禁有些羡慕。

    突然间,阵闷雷在他们头顶响起。胡三娘和石熊都被吓了大跳。

    胡三娘停下了奔跑的脚步,重新化成了人形,才发现周园园正盘膝坐在离她十米开外的地上,手上掐个个法诀,进入了修炼状态。

    ”三娘,你这个主人从哪里扒拉出来的,怎么还会找灵眼?“这时,石熊凑了过来,对着胡三娘嘀咕了句。没错,周园园此时所处的地方,就是十万大山中不定时出没的灵眼之。

    十万大山有三个灵眼,个就在石熊所在的积云山。其他两个却是不定期不定时地出没在十万大山里的任意个地方。灵眼出没在哪里,那里的灵气就要比十万大山中的其他地方要浓郁百倍,

    修士在灵眼里修炼天,抵得过在外面修炼年。胡三娘这次提议去积云山,其实也是打着让周园园在积云山修炼几天的主意,算是石熊的赔礼。没想到还没到积云山的地界,周园园自己就找到了处移动的灵眼。

    ”哼!“胡三娘傲娇地甩了甩头,没有理会石熊的打探。说实在的,胡三娘也不明白周园园到底有多少本事。每当胡三娘以为周园园的本领就那么几样,接着,周园园就有新技能出现了。就像这次用来对付石熊的”灵魂刺“,胡三娘还是第次看见周园园使用。

    胡三娘是个好面子的人,就算和石熊说了当周园园灵宠的事,也没提当年她是怎样死皮赖脸地祈求才让周园园松口收下自己。想她堂堂大妖,想当灵宠还要上杆子求着,这样的糗事,胡三娘打算要永远埋在心底。

    ”三娘,我看你家主人这次修炼说不定要用些时间,不如我先回山看看我那乾坤镜有没有变化,你在这等着你家主人,可好?“石熊小心翼翼地和胡三娘商量着。

    这几天,石熊直被胡三娘缠着打斗,已经有好多天未能去打理他的正经事了。老天保佑那面傲娇的镜子不要生气才好,要不然,它石熊可抗不住镜子的怒气。

    ”行了行了,你去吧!主人这里我自会照看。“胡三娘嫌弃地看了石熊眼,挥了挥手示意石熊自便。

    胡三娘和石熊相交这么多年,自然知道笨熊每天最要紧事的就是照顾那面破镜子,也不知道面镜子而已,哪里值得石熊把它当成祖宗般服侍?这两天胡三娘光顾着出气,缠着石熊打了两天两夜,石熊这货有几次打着打着就开始跳脚,说要回山看看镜子后回来再打。胡三娘才懒得理它这个神经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