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飞了

    ”石熊,赶紧开了结界,我们来了。。: 。“这时,胡三娘在结界外打了个传音诀,把声音传到了石熊耳边。

    ”三娘,接着,令牌。“石熊向胡三娘传音后,从怀里掏出那块曾经被胡三娘抛弃的令牌,伸指一弹,令牌慢悠悠地向半山腰下飞去。那块令牌上还残留着胡三娘的气息,石熊倒不担心令牌到不了胡三娘的手里。

    石熊独自跑回积云山之后,不是没想过赖帐的念头,它躲在积云山,胡三娘那主人就算再厉害,也破除不了上古大神亲自布下的结界。不过,石熊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的做法欠妥当。既然周园园当时没有杀它,它的‘性’命应该是无碍了。

    再说了,上次为了骗胡三娘来积云山,石熊特地把自家小儿子派到‘玉’山派参加典礼去了,算算时间,小熊也差不多快回家了。石熊把周园园和胡三娘挡在结界外,万一周园园生气了,守在它的积云山外一直不走怎么办?还不如敞亮一点,让胡三娘和周园园进来一趟再说。

    抱着矛盾的心情,石熊才给出了那块令牌。

    令牌慢悠悠地飞到了半山腰,结界自动打开了,胡三娘伸手一抄,把令牌接到了手上。

    结界打开的一瞬间,积云山顶的那块铜镜“嗖”地一声飞了起来,冲着山下飞去。

    “镜子祖宗,您去哪儿?”石熊楞住了,它在积云山住了五百多年,还没看见镜子离开过山顶的亭子半步,今天是怎么回事?

    随即,石熊赶紧冲着镜子追了过去。这可是它们黑熊族的至宝啊!万一不见了,它哭都没地方哭去!

    周园园和胡三娘走进结界,只觉得一股清新的灵气扑面而来。唔~!好舒服啊!周园园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慰贴了不少。

    周园园想,难怪胡三娘心心念念要让她来积云山走一趟,这里的灵气比刚才那座小山坡上的灵气还要浓郁几分,在这里修炼几天,肯定比在外界修炼几个月强。

    “主人,这里有小‘玉’的熟人呢!”周园园的识海里,小‘玉’欢快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玉’的声音刚落,天空中“咻”地一声落下了一块巴掌大的石头,冲着周园园的头部砸了下来。周园园的头偏了偏,这块“石头”就落在了周园园的手上,还跳了几跳。

    周园园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看着来势汹汹的“石头”在落下的一刹那间,像是轻盈的羽‘毛’一般,飘落在周园园的手心里。

    周园园定睛一看,手心里哪里是“石头”,而是一面巴掌大的铜镜。

    周园园举起手里的铜镜看了看,只觉得一阵古朴的沧桑之气从铜镜上扑面而来。再仔细看了看,那股气息又好像不见了。

    周园园的识海里,小‘玉’已经和铜镜聊上了。

    “‘玉’灵哥哥,是你吗?小镜怎么看不到你呢?”铜镜的声音有些着急。算起来,它已经有几万年没见过‘玉’灵哥哥了,不知道‘玉’灵哥哥是不是和以前一样帅气?不!应该是比以前还要帅气。

    “小镜?是你吗?”小‘玉’听到这把黏黏糊糊的声音,脑海中多出了一段记忆。

    “是啊是啊!‘玉’灵哥哥,我在这里闷死了,你也不来找我说说话。”铜镜想起自己这几万年来的孤独,觉得好一阵委屈。

    “呵呵,呵呵······就算我想来找你,也找不到你这地方啊!”小‘玉’一阵心虚。想当年在凌霄界的时候,小‘玉’手底下还是有一帮小弟的,小镜子就是其中一个。问题是,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时空后,小‘玉’根本想不齐全它在凌霄界的一切,此时能想起小镜子,已经是人品大爆发了。

    “也是哦!这个地方有结界呢!”小镜子这下觉得不委屈了。小‘玉’哥哥不是忘了他,而是找不到自己的下落。哼!想他小镜子,永远都是小‘玉’哥哥心中最重要的一号小弟。

    小‘玉’正忙着听小镜子唠唠叨叨地叙旧,一时也‘抽’不出空和周园园打招呼。周园园拿着手里的铜镜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后,也没猜出来为什么天上会莫名其妙掉下一面镜子来。

    胡三娘看了几眼,虽然觉得镜子上的‘花’纹有些眼熟,却也没往心里去。‘女’人家梳妆用的镜子还不都这样的造型?

    正当周园园主仆二人迈开脚步往山顶方向走的时候,石熊的身影从山顶一路冲了下来,带起了身后滚滚的尘土。

    “镜祖宗,您快回来!”

    “镜祖宗,您别走啊!”

    “镜祖宗,有事好商量啊!”

    “镜祖宗,求您了!”

    ······

    石熊是真的怕啊!它在积云山住了几百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镜子挪地方呢!镜祖宗这是不满意刚才呆呆位置呢?还是讨厌它啰啰嗦嗦的才离开了呢?万一这镜子就此一去不回,它这份工神作书吧是没了呢?还是没了呢?没有镜子可看,三天过后它脑‘门’上的那个月牙还会不会疼痛啊?如果会痛,会不会直接把它给痛死?······

    石熊越想越害怕,越想越伤心,脚下却半点也不敢慢下来,深怕一个不好,镜子就离积云山而去。

    说起来很慢,石熊跑起来却很快,山顶到山腰的路本来是旋转迂回的,石熊愣是给跑出了一条直线。尽管这样,石熊一路追到结界的出口处,还是没看到铜镜的踪影。

    “哎哟妈哟~!这回可要死了。我滴~个天啊~!没法活了~啊!”石熊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连胡三娘和周园园站在一边也顾不上了。

    “笨熊,你怎么了?”胡三娘被石熊的样子给吓了一大跳,认识石熊几百年,胡三娘和石熊打过架也看过石熊和别的大妖打架,就算是被揍了个半死,石熊也没掉过半滴眼泪,今天是怎么了?哭得这么伤心。

    “完蛋啰!这下子完蛋啰!乾坤镜不见了,黑熊一族也要死光光啰~!”石熊想起可能会有的灾难,哭得更大声了。

    “乾坤镜?不是好好在山顶杵着呢吗?”胡三娘更奇怪了。积云山这地儿胡三娘经常来,对乾坤镜的事也知道一二,谁不知道乾坤镜是黑熊一族的至宝?就算有人想偷也偷不走的那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