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四百五十六章 激动

    ”啊?几万年没见你家主人了?“小玉哑然。没想到小镜子是被大神给抛弃了,它搭顺风车的美梦怎么这么快就破灭了呢?算了算了,靠人不如靠己,还是督促主人多多修炼,尽快把实力给提升上去。主人修炼到破碎虚空的境界,他们照样可以去凌霄界。想到这里,小玉又重新信心满满。

    ”玉灵哥哥,要不伦家也认你家主人做主人吧?你到时回家可别落下伦家。“乾坤镜听说周园园从炼气期到金丹期只用了七年时间,马上激动了。天才啊!大大的天才啊!想当年,凌霄界的灵气比这个时空浓郁了几十倍,从炼气期修炼到金丹期的修士,最天才的也用了七十多年的时间。

    要知道修士的资质越逆天,跟随的灵宠得到的好处越多。

    ”不行!“小玉口就回绝了小镜子的”痴心妄想“。没错,就是痴心妄想。它家主人是它的,怎么能让小镜子这么个厚脸皮没节操的人荼毒了哪?

    小玉的心里此时警钟长鸣。它感觉自己在主人心中”哥“的地位会因为小镜子而不保。和周园园起这些年里,小玉发现自家主人个最大的毛病也是它最不嫌弃的毛病--善良。对于修士来说,要心狠才能利益最大化。比如胡三娘,认主后根本没有什么帮到主人的地方,相反,主人每天修炼的时候还任由胡三娘蹭灵气。比如它自己,这些年来也没见主人要求它把修炼的”先天灵气“给贡献出来。要知道小玉的先天灵气比外界的灵气功效好上不止上百倍,主人明明知道是个好东西,每次不得已用到的时候还和小玉商量商量,而不会自己去取。

    周园园的这个举动,让小玉感受到了温暖。要知道灵宠的切都归主人所有,主人要什么东西,自己拿就好了,哪里由得你小小的灵宠反对?

    而且,个胡三娘已经分去了周园园部分的心思,小玉才不想乾坤镜来和它争宠。小玉以前是乾坤镜的大哥,可是,经过几万年的消散,小玉的元气所剩无几。而乾坤镜,因为直呆在积云山,又有结界保护着,本身的元气根本没怎么失去过。此消彼长下,小玉判断,现在的乾坤镜,比它这个曾经的大哥牛掰多了。万被这家伙加入到主人的灵宠队伍中进来,那它小玉岂不是要被主人甩到旮旯里去了?

    此时的小玉,是绝对不会承认它在嫉妒乾坤镜,害怕乾坤镜抢了自己的位置。乾坤镜说它自己在这个时空已经有三万了,勾起了小玉心中的惆怅,它流落在这个时空好像也已经有几万年了呢!

    小玉因为关注自己的切身利益,反而忘记了问乾坤镜个重要的问题,以至于它和周园园在滚滚红尘中摸索多了几十年。不过,这件事说起来也不算是坏事,起码在那几十年里,周园园有了她自己丰富多彩的生活,而小玉跟着周园园,也多了很多阅历,为小玉以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先不说玉灵和镜灵两个灵物的交流,单说周园园和黑熊他们。

    石熊摸着怀里失而复得的乾坤镜,对周园园的态度热情了几分。若说之前请周园园来积云山只是出于惧怕和对胡三娘的补偿心理,此时的石熊,却再真心实意不过了。

    三百多年前,石熊还是见过几个修士的。在石熊的印象中,所有的修士都自私而冷血,为了块灵石或者株灵植的归属都能打个你死我活,更不用说乾坤镜这样的至宝了。不管是谁拿到乾坤镜,句话:想归还?没门!

    胡三娘的这个修士主人却不样,明明拿到手的宝物,就这么还给了自己,点都不贪心······。

    石熊不知道周园园是真的不知道这面小镜子有什么厉害,所以毫不心疼地还给了石熊。如果知道的话,估计周园园才没这么好的觉悟。乾坤镜啊!连大神都觑觎的至宝,她个小修士,肯定多多益善啊!

    偏偏小玉为了保留自己在周园园心中第灵宠的地位,也没敢把乾坤镜的牛掰之处告诉周园园。就这样,周园园在不知不觉中做了次拾金不昧的”大好人“。

    周园园在石熊灼灼的目光下,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只是帮忙把石熊掉了的镜子还给了它而已,石熊用的着对着自己笑的脸的讨好吗?

    ”大笨熊,赶紧滴~!带我们看你的藏宝室去。“乾坤镜还给了石熊,胡三娘虽然觉得肉疼,但这是周园园的决定,胡三娘也不好反对。眼见着石熊笑的脸傻样,胡三娘也觉得太过刺眼,反正不管它笑的多热情,该给的宝物个都不能赖掉。

    ”仙子请跟我来,三娘请。“石熊这才恢复了正常模样,走在前面带路。石熊决定,今天它心情好,就带周园园和胡三娘去它真正的藏宝洞去好好挑挑。

    路上,周园园暗自惊叹。别看这石熊长得副傻傻的模样,它的藏宝之地没有它带路的话,周园园还真找不到地方。

    石熊带着周园园她们七弯八绕地走着,有的地方明明看起来是山,石熊却能带着她们轻松地脚跨过,有的地方明明看起来是小河,周园园跟着石熊走的时候却像是走在平地上样,鞋子上也没有半点水迹。

    ”死笨熊,难怪我找不到你的藏宝地,原来你布下了这么多重禁置啊!“胡三娘边走边骂着。

    胡三娘呆在积云山的时间也算不少,空闲的时候也对石熊的藏宝很好奇,可从来没找到过石熊的藏宝室。没想到这积云山里山中有山,山中套着山,石熊把藏宝室设在了最里面的那层,外面还加上了重重禁置。

    ”嘿嘿嘿······三娘莫怪,我爷爷传下来的地方,之前你未曾有恩于我族,我也不好带你进去。“石熊嘿嘿地笑着,算是把自己今天带周园园她们俩进来的原因给解释了遍。

    l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