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熟人

    “肖校长您好,我是周园园的妈妈,你们学校打电话让我过来一趟······”赵芸香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吴有为大叫了一声:“啊?”

    吴有为突兀的叫声吸引了校长室三个人的眼光。肖校长皱了皱眉头,真不知道这吴有为是怎么回事,这么一惊一乍的,让人怎么看待他们学校老师的素质?

    没错,对肖校长来说,朝阳中学的对外形象是非常重要的。这间学校倾注了肖校长十几年的心血,这也是肖校长不喜欢吴有为瞎折腾的原因之一。

    吴有为没有理会别人看他的眼光,此时的他,脸‘色’有些‘阴’沉。

    今天早上,王丹丹找吴有为的时候,很确定地说周园园家是卖衣服的小商贩。小商贩的样子是怎样的吴有为还不清楚吗?满脸的沧桑和疲累。

    这‘女’人却和小商贩的形象一点都不相似,看赵芸香的外表和打扮,说她是哪一家的大家闺秀都有人信。

    赵芸香和王丹丹,她们俩到底是谁在撒谎?

    吴有为心中权衡了一下,还是选择了相信王丹丹老师。王丹丹是朝阳中学的老师,在吴有为的手底下做事,谅来也不敢对他撒谎。

    想好后,吴有为转过身冲着赵芸香喝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周园园同学的家长?别以为找个穿的人五人六的来吓唬人,就能让我们学校改变开除周园园的决定。”

    赵芸香被吴有为突如期然的喝问声吓了一跳,随即也有些生气了。

    “请问你是不是朝阳中学的教导主任?”赵芸香也不客气地对着吴有为问上了。

    “吴主任,说话要负责任,我什么时候说了要开除周园园同学?”肖校长也被吴有为的话气了个倒仰。这个吴有为真的太不像话了,他一直没松口同意开除周园园,吴有为就在这里信口开河,真当他自己是朝阳中学的一把手了不成?

    吴有为没理会肖校长,反而对上了赵芸香:“是啊,我是朝阳中学的教导主任吴有为,你有什么意见?”

    吴有为?无~有为!怪不得说话做事都不知所谓!

    赵芸香鄙夷地看了吴有为一眼,说:”你们教导处半个多小时前打电话到我公司,让我一个小时内来学校处理孩子的问题,现在又问我是谁,你真的有点莫名其妙。“

    吴有为认真地看了看赵芸香,还是摇了摇头,说:”这位‘女’同志,电话是我亲自打的,我是让周园园的家长过来学校一趟,没叫你过来,你来凑什么热闹?“

    赵芸香差点被吴有为气乐了。真不知道这个吴主任的脑构造是怎样的,这样的人也能当上教导主任这么重要的职务?校长的眼睛被眼屎糊住了吗?难道还要让她证明自己就是周园园她妈不成?

    ”肖校长,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姓赵,名庆山,是周园园的外公,这位是我‘女’儿赵芸香,是周园园的母亲,我们今天来学校,是想来看看,园园这些天没上学,是不是在学校受了什么委屈?“赵庆山走上前两步,绕开了站在一旁叫嚣的吴有为,直接对肖校长说。

    就这么一会儿时间,赵庆山算是看出来了,事情的原因就在这个吴主任身上,不知道吴主任为什么看自家外孙‘女’不顺眼,才这么窜上跳下的找外孙‘女’的麻烦。不过,这些都不在赵庆山的考虑范围之内,不管吴主任怎么跳,他家园园就是这间学校的学生,如果校长不讲理,他再想别的办法也成。赵庆山想。

    赵庆山人老成‘精’,自然不会说自家人这些天都没见过周园园这孩子,只一味的把责任先推一点到学校方面,好误导肖校长不敢草率地做出开除周园园的决定。学校这边时间拖久一点,赵庆山再想办法找周园园也不迟。

    至于吴有为这样的跳梁小丑,赵庆山懒得跟他说话。这里有肖校长在,学校的事应该还是肖校长做主的。

    ”赵~医生,是您啊!刚才没认出来,真不好意思。“肖校长听到赵庆山自报家‘门’,这才认出了赵庆山,几年前肖校长患肩周炎的时候,去仁和医院找赵庆山做过几次针灸。

    那时候是赵庆山刚到京都市没多久。赵庆山膝盖上的伤好了后,刚把赵氏武学重新练起来。

    这些年来,赵庆山从来没有停止过练功。赵氏武学练出来的气让赵庆山看上去‘精’神抖擞,就连‘花’白的头发都漆黑了不少因此,肖校长一开始不敢认赵庆山,就是怕认错人了闹笑话。六十来岁的人,照理说一年比一年苍老才是正常的,像赵庆山这样逆生长的,肖校长还真是第一次见。

    “您是······小肖啊!”赵庆山这下子也认出了肖斌。赵庆山刚到仁和医院坐诊的时候,一开始病人并不多,加上刘医生时不时捣‘乱’一下,第一个月赵庆山接诊的病人只有肖斌一个,所以赵庆山对肖斌的印象还是‘挺’深的。

    “赵医生,您现在还有没有在仁和医院上班啊?上次我的肩周炎被您治好后,这几年都没有犯过了。”肖校长从办公桌后面绕了出来,亲自给赵庆山和赵芸香泡茶接待他们。说实话,肖校长‘挺’感‘激’赵庆山的,要不是赵庆山,他的半边胳膊痛的简直举不起手来。

    “哦,我现在没在医院坐诊了,平时帮人调理调理身子。”赵庆山也和肖校长寒暄着。赵庆山帮忙调理身子的那些人都是领导级的干部,赵庆山也不好拿哪个出来说,怕被人认为他在炫耀,只好含含糊糊地说。

    “哼!”吴有为见肖校长对待赵庆山父‘女’俩的亲热劲,心里像是吞了只苍蝇这么难受。一个医生有什么了不起的?他们这是教育这条线的,和医疗方面根本不搭边,就算他今天得罪了赵庆山,也没什么好怕的。更别说,这老头连医院坐诊的资格都没有了,说不定是‘私’底下替一些老头老太太看病糊‘弄’几个钱过日子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