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气坏

    想起自家老爸教训他时毫不留情的扫帚疙瘩,许明辉正吓的够呛。猛然间画风变,他成了园园女神的fēi wén男友了?

    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许明辉肯定都要乐的找不着北了。可是,现在的情况明摆着呢!吴有为拉他来是为了让他说周园园坏话的。

    许明辉当然不干了!

    周园园长得漂亮,学习又好,是许明辉放在心里偷偷喜欢着的女神。许明辉上个星期五鼓起勇气,送了艘自己手折的航母模型给周园园,周园园收下后,许明辉这几天直高兴地合不拢嘴。

    直到星期没看见周园园上学,许明辉还纳闷周园园是不是看见折纸航模上他偷偷写的字生气了才不来学校了吗?

    少年的心正为周园园而忐忑着,此时见吴有为说起周园园时副轻蔑的口吻,许明辉心里对吴有为的恨意怎么也遮挡不住。趁着赵芸香冲吴有为发难的当头,许明辉决定帮赵芸香把,也算是教训教训这个自以为是的秃头教导主任。

    “听到没有?这位同学也说了你胡说八道。我可告诉你,今天的事你要向我家园园道歉,要不然,我就要去你们教育局找领导好好说道说道,还人民教师呢?胡乱拉个孩子给我家园园身上泼脏水,我呸!”赵芸香火力全开,化身为泼辣的女总裁枚。

    “好,既然你不要自家孩子的脸面,我也不介意把事情闹大点,看你家女儿以后长大了能不能嫁的出去。”吴有为也火了。般来说,学生早恋的事家长都巴不得捂住不给别人知道,女孩子的名声要紧,在很多人眼里,中学就找男朋友的女孩子就是“不正经”的代名词,长大后婚嫁上要比般的女孩子困难许多。

    “哼!我家女儿自小就定了亲,我女婿优秀的很,嫁不嫁的出去不劳你费心。”赵芸香被吴有为挤兑,反驳的话不由得说出了口。

    “什么?这么小的女孩子就结了娃娃亲?哪家不长眼睛的会看的上你女儿?”吴有为听了赵芸香的话,不由哈哈笑了。吴有为以为赵芸香是在强撑着而已,这个年代的男女孩子,刚从父母包办婚姻的年代走出来,又有谁会同意家里的娃娃亲?

    “哼!”吴有为的话音刚落,门口就响起了声怒哼。文玉伦站在门口已经听了会儿了,听到校长室内乱哄哄的片,文玉伦制止了要说话的赵小宝,就是想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好听到吴有为那句看上周园园的人家瞎了眼,可把文玉伦气坏了。周园园这孩子是他大侄儿文梓青从小定下来的未婚妻,吴有为这骂,不是把他们老文家所有人都骂进去了吗?

    吴有为定睛看,原来是他姐夫赵小宝来了,站在赵小宝身边的那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看来就是姐夫嘴里那个局长同学了吧?吴有为不止次听他姐夫赵小宝吹嘘过他的局长同学,长相好,家境好,能力强。联想起diàn huà里姐夫说过会和局长起来的话,吴有为差不多可以肯定文玉伦的身份了。

    吴有为只是个教导主任,平时去教育局开会之类的事还轮不到他头上,第次见到文玉伦,吴有为肯定想给他留个好印象。

    吴有为满脸堆笑地迎到了门口,嘴里说着:“哎呀呀!文局长大驾光临,真是难得啊难得。”吴有为边说着,边伸出手想和文玉伦握个手,向肖校长显摆下他和文玉伦的关系。

    文玉伦没有理会脸讨好的吴有为,黑着脸走进了校长办公室。

    “文局长,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相比起吴有为,肖校长的做法就显得很有风度。见到文玉伦后,肖校长先是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了身,然后冲着文玉伦微笑着点了点头,不卑不亢地寒暄了句。

    “老肖啊!刚好有件事想找你说,没想到你这里这么热闹呢!”面对着肖校长,文玉伦的脸色也阴转晴了。毕竟他今天来的目的不是来怼谁的,园园大侄女的事还要肖校长这里过下明路呢!

    “刚刚有点事,不过不急,文局长您等几分钟,我这里马上就好。”肖校长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被领导看到他办公室里吵得乱糟糟的,他也有些脸红。

    “吴主任,刚才你说开除周园园同学的事,我不答应,你先带王老师和这位同学下去吧!我这里要先和文局长说些工作上的事。”肖校长是个做事爽利的人,直接借着文玉伦的势向吴有为下了清场的命令。

    上午,吴有为纠缠着这件事已经太久了,久的让好脾气的肖校长都要发火了。

    “肖校长,你做事私心太重了,你不就仗着和周园园同学的家长是熟人嘛!趁着文局长在,我让文局长给评评理。”吴有为魔怔了,没看到旁冲着他猛打眼色的赵小宝,硬是赖着不肯走。

    赵小宝快被自家这个没眼色的小舅子气死了,文玉伦走进校长办公室的时候,首先冲着赵芸香和赵庆山点了点头,才和肖校长说话,明摆着这两位是文玉伦的熟人。小舅子还当着文玉伦的面告上状了,这不是自找没趣吗?

    赵小宝是个机灵的,要不然也不会跟在文玉伦身边大半年了还没被讨厌。

    “开除谁?周园园?”文玉伦耳朵还算尖,抓住了肖校长说的话里面自己关心的重点。

    “是呢!玉伦兄弟,这吴主任早上把我们叫到这里来,给园园身上泼了好大桶脏水,也不怕说胡话嘴上长疮。”赵芸香愤愤不平地接了声。对赵芸香这个当妈的来说,什么事都比不上自己的孩子重要。

    赵芸香早知道文玉伦今年调到了朝阳区教育局,不过,周园园的事赵芸香自认没做错什么,也就不想去麻烦文玉伦和学校打招呼。眼见着吴有为越说越不像话,赵芸香也没打算向文玉伦瞒着自己和老爹上午受到的委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