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昏迷

    “刚才我还听到有人说我老文家的人都没长眼睛呢!“文‘玉’伦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盯着吴有为看了几秒钟。,: 。

    嘶~!吴有为倒‘抽’了一口凉气。

    文‘玉’伦的这一眼,明摆着是在说这个人就是他呢!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了?吴有为认真地想了想。对了,刚才自己说说看上周园园的人都没长眼睛,难道周园园真有个未婚夫?这个人还是文局长家的?

    不得不说,吴有为的脑子转的还算快。发现自己好像无意中得罪了**oss文‘玉’伦后,吴有为的眼睛不由得瞄向了姐夫赵小宝。

    赵小宝的脸黑的像是锅底一样,他真的被这个不成器的小舅子气坏了。刚才他不停地冲着吴有为使眼‘色’,吴有为也没看他一眼。现在知道自己做错事了才找他来擦屁股?真的是只猪!

    ”咳咳······有为,我找你有点工神作书吧上的事谈。“毕竟是亲戚,赵小宝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吴有为神作书吧死。转念间,赵小宝就编了一个蹩脚的借口出来。

    借口蹩脚不蹩脚没关系,最重要的是管用。见姐夫出面替自己解围,吴有为尴尬地冲着文‘玉’伦点了点头,就被赵小宝给扯走了。

    王丹丹见状,也拉着小胖子许明辉悄悄地离开了校长室。

    许明辉在文‘玉’伦走进校长室的时候已经停止了哭泣,反正他刚才也是故意哭给吴有为听的,嚎声大泪水少,眼见着来替周园园撑腰的人一个比一个强,小胖子总算是放心了。

    至于王丹丹,离开的时候心里却有些七上八下的,校长室里几个人看上去都不好惹,就连周园园的母亲赵芸香,也超出了王丹丹预料的“小商贩”身份,这让王丹丹对自己的一时冲动更后悔了。

    文‘玉’伦见不相干的人已经走完了,才转过身子对赵庆山说:“庆山叔,我早上刚接到一个消息,你和芸香姐听了可不要着急啊!“

    ”园园的事?“赵庆山想着文‘玉’伦到学校找肖校长,之前并不知道他和赵芸香在这里,现在当着肖校长的面说的,也只有周园园的事了。

    ”嗯,庆山叔,我爸说园园她昏‘迷’不醒,现在正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文‘玉’伦硬着头皮,总算是把该说的话给说完了。

    说实话,文‘玉’伦早上刚听到文屹然说周园园昏‘迷’的事时,也被吓了一大跳。园园一个在校的‘女’中学生,怎么会跑到十万大山那么偏僻的地方去了?后来文屹然解释几句,不过那些事都涉及到军事机密,文屹然只是说周园园是跟着周希去的,多余的话文屹然也没跟文‘玉’伦说。

    周希带周园园出任务,那就肯定是得到周将军准许的,这一点文‘玉’伦自己也能判断的出来。文屹然虽然好奇周园园有什么本事能让周将军和周希都看上了,给文屹然‘露’口,风的曹一直没说,文屹然也不好问。所以周园园这事连文屹然也是稀里糊涂的,自然没办法替文‘玉’伦解听到文‘玉’伦的话,吓得一把抓住了文‘玉’伦的手,力度重的让文‘玉’伦有些呲牙裂嘴的。

    园园昏‘迷’了?听到这句话,就让赵芸香想起前几年周园园大冬天周苗苗推进池塘后昏‘迷’不醒的事来。那时候的赵芸香,一夜都守在‘床’边看着昏死的周园园,心中万念俱灰。

    “芸香姐,你和庆山叔先去仁和医院等着,直升飞机应该马上就到医院了。”文‘玉’伦轻轻地拍了拍赵芸香的手,安抚着说。

    “好,我们马上去。”赵芸香放开文‘玉’伦的手,跌跌撞撞地往外走。她不能哭,也不能倒下,志新上战场了,‘女’儿需要她。

    赵庆山赶紧走快两步,扶住了有些颤抖的赵芸香。周园园的事虽然让赵庆山很意外,不过,赵庆山毕竟年纪大,见过的场面多,因此还算能撑住。情况到底如何,要看到人才知道,现在可不能‘乱’了分寸。

    赵庆山两父‘女’连招呼都忘了和肖校长打,就相扶着离开了。

    肖校长看着两个萧索的背影,莫名的觉得眼眶里湿漉漉的,有种悲伤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老肖,孩子是跟着军队做任务的时候出的事,希望你们学校要把好关,不要传出什么对她不利的流言。”文‘玉’伦说完这句话后,转身追着赵庆山他们去了。特别行动队的事是高度机密,以肖校长的地位根本接触不到这个层次,文‘玉’伦也懒得和肖校长解释那么多也不能解释那么多,只好说是部队出任务。

    其实文‘玉’伦说的也没错,特别行动队的编制属于军中,只不过是另有管理人员,并不受任何将军的节制罢了。

    文‘玉’伦走后,肖校长内心掀起了巨大的‘波’涛。肖校长不会怀疑文‘玉’伦说假话欺骗他,因为文‘玉’伦根本没这个必要。

    肖校长也不是个笨人,要不然也不可能坐上现在这个位置。从文‘玉’伦的话里,肖校长敏锐地抓住了两个重点。一,周园园跟着部队出任务。她一个小‘女’孩,能跟着部队做任务,不是自己本身的本领过硬就是家里的背景过硬。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二,周园园昏‘迷’后被直升飞机送到仁和医院,这也能说明周园园的地位不低,最起码也从侧面说明了上面的人对她的重视。

    文‘玉’伦的家世肖校长知道一些,能源部部长文屹然就是文‘玉’伦的父亲。肖校长想起赵芸香父‘女’俩对待文‘玉’伦的态度,心中更有把握了。能和能源部部长家结亲而又不显得巴结的,也只有上面那几家人了。肖校长联想起周园园的姓氏,周园园的身份显然和周将军有些关系。

    嘶~!没想到他们学校还有这么个“官二代”深藏不‘露’呢!肖校长这下不仅仅对周园园有些好奇,简直是有些敬佩了。要知道孩子的自控力一般都不高,家世好的孩子,十个有十个都恨不得全世界知道他的身份,捧着他,仰望他,就像何家的何晶晶一样。像周园园这样喜欢韬光养晦的,长大后肯定不简单。

    肖校长想到这里,赶紧转动脑子怎么样才能让吴有为和王丹丹不要胡说八道,毕竟周园园一个星期没来上学是事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