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冒充

    于萧瀚的成功就像一盏指路的明灯一般,吸引了n市好多人偷渡去香江。不过,这么多年来,除了于萧瀚,倒没有听说n市还有谁在香江发了大财的。不过,好多人不会这样想,他会认为自己或许就是下一个于萧瀚。

    黑豹也是这些人中的一个,但是去香江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走正路的话需要有亲友在香江居住。走歪路的话就是偷渡了。黑豹正路歪路都没门路,这才打上了于美如的主意。

    这些年来,于美如独自在n市居住,虽说周围围了一大堆的人,却没见她对哪个人上心一点。赵国辉是于美如这些年来第一个和马哥说她要罩住的人,。黑豹因此判断,这个赵国辉在于美如的心中地位不低。黑豹和赵国辉交好,打的就是讨好于美如的主意。

    一大早,王碧云就出门扔垃圾。看见大榕树上那个大大的“x”字,王碧云脸上的笑容盖也盖不住。

    哈哈哈······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她王碧云就算离开了赵家沟那个小地方,也照样能呼风唤雨。

    见伍秀丽一家人都出门后,王碧云迅速地跑到伍秀丽的房里,拿出伍秀丽的一套衣服穿了起来。王碧云的身材比伍秀丽稍微矮小一点,伍秀丽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显得有点大,不过,这个年代的人买衣服,一般都不会卖的太贴身。

    王碧云来到n市后已经把一头长发给剪短了,剪成了伍秀丽那样的短发。人靠衣裳马靠鞍,王碧云穿上伍秀丽的这件短袖的的确良碎花衬衫,黑色的长裤后,整个人都气质都改变了,变得一点都不像是个保姆,而像是个城里的阔太太。

    王碧云在大大的落地镜前照了照自己的容貌,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是她要的生活,这才是她要活成的样子,她王碧云,不会一辈子仰人鼻息的。

    东南军区的司令员姓曹,叫曹德生,今年五十八,再过一年就要退休了。

    曹德生很喜欢笑,认识曹德生的人都说他脾气好,长的又胖胖的,笑起来像是个弥勒佛一般。

    今天的曹德生,脸上却没有半丝笑容。自从一个小时前接到市公安局的电话后,曹德生就笑不出来了。

    曹德生眼神锐利地盯着一脸懵懂的文玉龙,差点想把手里的杯子砸到他的头上。

    ”叔叔,您找我有事吗?“文玉龙被曹德生看的有些不自在,他挪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从文玉龙十几分钟前进了曹德生的办公室后,曹德生除了开口让他坐,其他的话一句也没有说,就这么静静地盯着他看。文玉龙的心里有点着急,他手上还有一些工作还没做呢!他昨天还答应了秀丽和孩子们,今天晚上会尽量赶回家一起吃饭。

    曹德生是曹爱梅的叔叔,当年曹爱梅和文玉龙的婚事,虽然有冯雪莹的算计在,但也算是曹德生一手促成的。有了这样的渊源在,曹德生对文玉龙一直很照顾,就算是曹玉梅死了,曹德生对文玉龙的态度也没有改变过。在曹德生的心里,文玉龙一直是勤奋而又上进的。

    有曹德生暗中关照,加上文玉龙的工作能力确实不错,文玉龙四十来岁的年纪,就升到了副司令的职位。

    ”有事,我代表组织向你了解一点情况。“曹德生终于开口了,在这沉默的十几分钟里,曹德生已经做好了取舍。

    ”请司令员询问。“文玉龙见曹德生一副办公事的口吻,赶紧坐直了身子,回答了一声。

    ”你家那个保姆是怎么回事?哪里人?“曹德生问着。

    ”王雨洁?她说她是青山市郊区大田村人。家里丈夫死了,婆婆容不下她,才出来找事做,我和秀丽在青山市火车站认识的,秀丽见她可怜,就把她给带过来了,秀丽说她人老实,做事也利索······“文玉龙回忆了一下,把自己知道的事和曹德生说了一遍。

    曹德生越听脸色越黑,听到这里,曹德生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文玉龙住嘴。

    曹德生焦躁地点燃了一支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以此来平复他焦躁的情绪。看来,这次他要被老田打脸了,上次的组织会议上,曹德生提出他退休后,推荐文玉龙接任军区司令的职位,政委老田却摇了摇头,说文玉龙的能力不够。当时,曹德生还挺不服气的。

    这么多年来,难道是他一叶障目吗?曹德生对文玉龙有些失望。

    刚在不久前,曹德生接到n市公安局局长老黄的电话,说是他们军区副司令员文玉龙家的保姆冒充文玉龙的妻子,涉嫌偷窃,索贿,还有买凶杀人。当时曹德生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有人要黑文玉龙。

    曹德生向老黄了解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马上打了电话去青山市大田村去调查王雨洁。那边反馈回来的消息是王雨洁确实是大田村的村民,不过,人家一直好好的在村子里呆着,根本没有出过门。

    王雨洁好好的在大田村呆着,那么,文玉龙家的保姆“王雨洁”又是谁?曹德生觉得有些不妙。

    曹德生再次打电话给市局的老黄后,整个人一下子蔫了。

    曹德生找文玉龙谈话的目的,是想了解一下文玉龙请保姆的时候,有没有做详细的调查,毕竟保姆不同其他人员,是要在家里一起住的,保姆的人品好不好,会对主人有直接的影响。

    可是,文玉龙竟然说他家的保姆是在青山市火车站认识的。作为军区的副司令员来说,这样的事不觉得太儿戏了吗?

    曹德生没想到文玉龙的警惕性这么低,作为一个军区司令员,家里请保姆,一没有看人家的介绍信,二没有调查一下保姆的真实信息,这两点问题,如果摆在工作上,就是文玉龙无能的表现。

    而且,在文玉龙的回答里,曹德生听到他几次提起伍秀丽,”秀丽见她可怜“”秀丽见她老实“,说实话,曹德生现在还能站在这里没晕倒,也算是毅力十足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