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中毒

    周园园记得,上一辈子,周将军好像就在这两年离开人世的。

    周将军去世的时候,举国哀悼。那时候的周园园,做梦都没有想过自家和周将军会有什么关系。周瑾瑜和周志新,一个高高在上的三军元帅和一个偏远山区的农村小子,就算他们的容貌再相似,也没有人会觉得他们之间会有什么联系。

    修士对骨肉至亲会有一种玄妙的感应,见到周将军的一刹那,周园园可以肯定,周将军就是她家老爹失散多年的亲人。看见一旁神色焦急的周希,周园园也隐约猜到这半年来周希频繁来他们家的原因。可是,明知道亲人却不相认,周园园不知道周将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妹妹,我带你去花园玩,老头子家有好多花,可漂亮啦!对了,你有没有见过绿色的花?我今天第一次见到花还有绿色的,妹妹,你说奇怪不奇怪?”周家胜看见周园园,赶紧冲了过来,一手牵住了妹妹的手。

    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头子刚才和他说着话,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可把周家胜吓了一大跳。还好周希爷爷在,看了看老头子说没事,要不然,周家胜都想哭了。昨天看着老头子还好好的,怎么今天一下子病的这么厉害了?

    周将军昏睡中,周希的脸色也没有多好看,房里的气氛一下子沉凝了下来。

    周家胜是个敏感的孩子,见周希一脸的沉重,心里有些不安。

    看见熟悉的家人,周家胜觉得非常亲切,马上冲过来拉住了妹妹的手。屋里气氛不好,周家胜怕妹妹害怕,想带妹妹出去玩一下。刚进周将军家的时候,周家胜看到院子里种了好多花,开的正灿烂。

    看着对着自己笑的乐呵呵的周家胜,周园园的心里更不是滋味。这周将军还真有意思,一方面瞒着周志新不和他相认,另一方面又在拐着自己这个“傻”哥哥和他亲近,他到底想做什么?

    周园园的疑惑不一会儿就解开了。周家胜拉着周园园到了院子里,叽叽咕咕把自己和“老头子”的事情向妹妹交代了一遍,也说了自己推荐外公来替“老头子”治病的事,最后,周家胜还显摆道:“妹妹,我聪明吧?外公这么厉害,肯定能治好老头子的病。“

    周园园听了周家胜的话,不由得暗叹一声。命运这个东西真的妙不可言,当周园园破除了周志新的死局后,周志新一家人的命运已经开始拐上了另一条轨道。上一辈子,周将军和周志新至死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现在,算是周将军否极泰来呢?还是周志新否极泰来?

    也许一切都是缘分,周将军和周家胜的相识,何尝不是周将军的一线生机?周家胜今天不向周将军推荐赵庆山,周园园也不会跟着一起过来,七天后,这位令众人敬仰的将军就要与世长辞了。

    ”哥哥,我们回去吧!我有话和外公说。“周园园绕着周将军的花园转了一圈后,拉着周家胜的手,回到了周将军的卧室。

    此时的赵庆山,正在替周将军把脉,他的眉头紧皱,一颗心也不停地往下沉。

    周将军的脉象显示,他根本不是病,而是中了毒。至于这个毒是什么,赵庆山却不能分辨。

    ”小九,你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赵庆山刚想让人去找周园园,见她回来,忙站起身让出了身边的位置。对于周将军,赵庆山心中万分景仰,眼见着昔日的战神已经命在旦夕,赵庆山的心里很不好受。他希望凭着周园园的本事,能帮到这位敬爱的将军。

    在周希惊愕的眼光注视下,周园园淡定地走到赵庆山身边,两根手指在周将军的脉门上轻轻一搭,马上有了结论:”外公,是混合草木杀。“

    周园园的声音不大,听在周希的耳朵里却不亚于滚滚重雷。

    周希不是普通人,自然明白混合草木杀代表着什么,将军这不是病了而是中毒了?

    抱朴道人教导周希的那几天里,曾经提起过”混合草木杀“这种防不胜防的杀人利器。抱朴道人说,古时的玄门中人,会利用植物相生相克的原理,弄出”混合草木杀“这样的杀人利器。

    混合草木杀的种类繁多,有些会让人在不知不觉发疯,有些会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死亡。最厉害的是这些草木单独摆放的时候根本没有害处,只有两种或者三种以上的草木香气或者汁液混合在一起,才会产生”杀“机,就算同是修士,也难免会中招。

    周希记得很清楚,抱朴道人说起”混合草木杀“时,脸上的向往之色多过了惧怕。抱朴道人说,现在的世界,玄门的很多传承已经成了断层,就算他们玉山派这样古时威名赫赫的大派,传到如今也没落了。

    可是,周园园只是一个小女孩,怎么懂得这么多?看她那淡定的神情,说起混合草木杀这种令人谈之色变的东西,就像是今天早上吃了一碗稀饭还是一碗豆浆那么简单,难道······她是玄门中人?她有办法可以救将军?

    周希的脑子在飞快地转动着,突然间,周园园似曾相识的面容让周希想起了三合镇的那个下午。他跟在周志新身后,却被人悄无声息地弄晕在了一个小巷子里。而在那之前,他也见过周园园,那时候的周园园,虽然五官没有现在这么精致,身高也比现在稍微矮一些,但是,五官的轮廓大致上还是没有变化的。

    难道······那天打晕自己的是眼前这个小姑娘?赵家最深不可测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小姑娘?周希被自己的猜测吓了一跳,瞳孔微缩。

    ”周管家,这是我外孙女周园园。你放心,我家外孙女有几分真本事,医术比我还要好几分。“赵庆山见周希愣住了,还以为他不放心周园园一个小女孩替将军看病,急忙替周园园说了几句好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