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旧情

    文玉龙是半个月前回京都的。

    为了讨好于美如,黑豹这次也算是豁出去了,他亲自去公安局作证,说王碧云给了两根金条的代价让他把赵国辉给杀了。王碧云预付给黑豹的一根金条也成了证据,上面有王碧云的指纹呢!

    当然啦!黑豹没有傻到和公安说他确实有过杀害赵国辉的行动,而是说他看不过眼王碧云这种草菅人命的做法,所以才决定举报王碧云这样的”毒蛇“。

    王碧云在文家做保姆的几个月里,不止一次向外面的人吹嘘她自己是文玉龙的老婆,又说文家在京都有背景什么的。有些人信了,上杆子巴结王碧云。

    一堆人的追捧让王碧云的自信心极度膨胀。有一次无意间在街上看见赵国辉后,王碧云想起赵国辉和周志新在青山市的“见死不救”,决定报复。赵国辉的几个工作都是王碧云弄没的,王碧云冒充文玉龙的妻子向赵国辉工作单位的头头施压,让他们辞退赵国辉。果然,军区副司令员这块招牌还是比较好用,赵国辉的几个工作都被王碧云搅和没了。

    王碧云想看见赵国辉流落街头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可惜,赵国辉是个积极乐观的人,身上又带足了钱,就算没了工作,赵国辉也没有颓废,而是在积极寻找出路。

    王碧云气恨交加,这才去找三合帮的黑豹,让他们帮她杀人。值得一说的是,王碧云的金条是从文玉龙家偷出来的,是伍秀丽前些年刚嫁给文玉龙时暗中克扣的曹爱梅的嫁妆。

    王碧云开始到文家做保姆,提的条件是她不要工资。伍秀丽贪小便宜,这才让王碧云进了家门。

    王碧云说不要工资其实也是一句示弱的话,她没想到伍秀丽这么小气,真的连工资都不给。伍秀丽这样抠门,王碧云愤恨之余,才趁伍秀丽不在家的时候去翻了她的房间,找到了收藏严密的那两条金条。

    因为王碧云的牵累,文玉龙夫妻俩都被停职写检查,每天除了在家里等着调查结果出来,什么地方都不能去。文梓云兄妹却没有受影响,照常可以去上学。

    半个月前,经过公安局一系列的调查取证后,才算还了文玉龙夫妇一个清白。

    王碧云在青山市有案底,公安一调查,王碧云在青山市做过的事全都摆在了文玉龙眼前。偷窃,搞破鞋,举报自己老公偷树,扔下年迈的婆婆和年幼的孩子离家出走······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实,不仅让办案的公安的瞠目结舌,也让文玉龙夫妇羞愧的无地自容。

    有人证又有物证,王碧云这次肯定要被判个十年八年的。

    王碧云不堪过往的唯一的好处,就是让公安认定文玉龙夫妇只是被王碧云蒙蔽了。一个心狠手辣脸皮厚的女人,蒙骗一下文玉龙夫妇还是很简单的事。相对的,文玉龙夫妇的脑子也受到了大院里大部分邻居的质疑,见过笨的,没见过文玉龙夫妇这么笨的,请个保姆来家干活连底细都不调查一下,这文玉龙在工作上是不是也这么马虎?

    事情调查清楚后,文玉龙夫妇的禁足令总算是解除了。不过,文玉龙恢复工作的事却变得遥遥无期。曹德生这次对文玉龙太失望了,他打算让文玉龙好好清醒一段时间。之后怎么处理,还要看文玉龙的表现。

    伍秀丽刚回军区医院工作几个月,家里就出了这样的事,禁足令解除后,伍秀丽也没脸再回医院工作,她怕被人笑话她被个农村来的保姆耍的团团转。

    文梓云和文梓秋这段时间也老实了不少,家里的气氛不好,两个人也不敢在家里大声说笑,生怕惹的文玉龙或者伍秀丽不高兴。

    从结婚到现在,伍秀丽和文玉龙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多的时间呆在一起,往日里,文玉龙忙着工作,伍秀丽忙着孩子的事和收拾家,两个人一个月相处的时间也不过三五天,距离产生了美,再加上伍秀丽一心的迎合,文玉龙和伍秀丽之间的感情还算融洽。

    这一个多月来,文玉龙因为王碧云的事心里有些烦躁,他第一次发现伍秀丽的脑子这么蠢,随随便便在火车站捡了个保姆回家,就因为人家说了不要工资?这下好了吧?保姆的工资才几块钱一个月?连累到他的仕途,那才是无可估量的损失。还有,伍秀丽连曹爱梅的嫁妆都敢贪,这让他有什么脸去找曹德生求情,要知道曹德生这些年来这么照顾他,都是看在曹爱梅的份上。

    在失望的时候,文玉龙会拿前妻曹玉梅出来和伍秀丽做对比。曹玉梅是个大家闺秀,绝对不会因为贪小便宜做出伍秀丽这样昏了头的事。在失望中,文玉龙再看伍秀丽的时候,想起当年娶伍秀丽的原因,就是因为要找个人照顾大儿子文梓青,结果呢?这些年来,大儿子送到了爸妈那里,娶伍秀丽照顾孩子的初衷早就偏离了方向。

    整天忙忙碌碌的人一空闲下来,很容易胡思乱想,文玉龙也是这样。这些天来面对着伍秀丽的时候,文玉龙觉得她满身的缺点:小家子气,贪小便宜,最重要的是没有一点忧患意识。

    而伍秀丽呢?却觉得事发后文玉龙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只知道一味指责她,也让她很委屈。如果不是文家人都看不起她,她至于要出去工作吗?她做的这一切,还不是为了讨好文玉龙和文玉龙的爸妈?

    伍秀丽爱哭,想起自己的委屈,就在家里抹眼泪。文玉龙心情本来就不好,见伍秀丽经常一副哭兮兮的面容,也没有耐心去哄她。再说了,王碧云的事伍秀丽确实要负大部分的责任,文玉龙心里本来就没转过弯来,见伍秀丽没有正确认识自己的错误,心里也很恼火。

    伍秀丽见文玉龙没有像以往一样对她细致体贴,心里更觉得委屈。这些年来,她为这个家操碎了心,就算这次真的做错了事,文玉龙也不该不念一点旧情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