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挫折

    伍秀丽和文玉龙两夫妻各有各的心事,感情比以往淡了不少。文玉龙心里烦,反正也没有班上,和曹德生报备了一句后,文玉龙打算回京都看看文屹然。

    这些年来,文玉龙离父母太远,平时就算想尽孝也没有时间。现在趁着有闲工夫,文玉龙打算看看父母,顺便向文屹然讨教一下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毕竟,文屹然的级别摆在那里,见识也比文玉龙强的多。

    文玉龙是单独一个人回的京都市,他知道自家老爹不待见妻子伍秀丽,也就没把她给带回来。再说了,两个孩子在n市要上学,伍秀丽也走不开。

    文屹然还不知道文玉龙出事了。曹德生这次只是想给个教训给文玉龙,并没有打算撸了文玉龙的职务,也没有特地打电话给文屹然告诉他这件事。

    文屹然听儿子说了被停职的前后经过,差点被气了个半死。要不是身体已经被小玉的那缕灵气调养的棒棒哒!文屹然非给文玉龙气出个好歹来不可。

    文玉龙是文屹然的大儿子,在文玉龙身上,文屹然倾注了大部分的心血。为了儿子有个稳定的大后方,当年伍秀丽怀孕后,文屹然二话没说,就接过了教养文梓青的责任。

    结果呢?这些年来,文玉龙被伍秀丽挑唆着,对自己的大儿子一点都不亲近。现在又纵容着伍秀丽那个蠢娘们弄了这么一件祸事出来。不得不说,父母看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好的,儿子有什么事,错的肯定是儿媳妇。

    在对待文梓青的态度方面,文玉龙本身就有问题,文屹然此时气怒之下,也把黑锅给扣到了伍秀丽身上。

    冯雪莹自己身体不好,这半年多来只顾着养身子,很少去管孩子们的事。没有冯雪莹帮忙说话,文玉龙也不敢提让文屹然替他向曹德生求情的事。

    曹爱梅死后,文家和曹家的关系就降到了冰点。这次的事,文玉龙也不敢去曹家求前岳父岳母,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老爹文屹然身上。

    文玉龙整天无所事事,只好找在京都的一些朋友喝酒诉苦。昔日里关系不错的一些朋友,见文玉龙“栽倒”在了一个小保姆身上,个个暗中耻笑文玉龙,文玉龙找了几个认为平时关系不错的,没想到那些人当面笑嘻嘻,文玉龙只要提起向曹德生递话,个个不接嘴,只是和他打着哈哈。

    文玉龙心冷了。

    这些年来,文玉龙有文屹然的偏爱和曹德生的保护,日子一直过的顺顺当当的。这一次停职,可以说是文玉龙四十多年来第一次在工作中遇到挫折。要不是曹德生这次不愿意见文玉龙,文玉龙也不用像是无头苍蝇般的到处找人替自己向曹德生美言几句。

    回到京都求助无门,文玉龙心中很灰心。这天在家里呆着心烦,文玉龙出来走一走散散心,没想到碰上了久未见面的文梓青。

    文玉龙心情不好,看什么都不顺眼。看见平时相看相厌的大儿子,第一个反应就是找茬出气。没想到被周园园巴拉巴拉骂了一顿。

    眼见着周园园拉着文梓青坐上周将军的专车扬长而去,文玉龙的心里又惊又喜。惊的是自己今天的表现太差,怕被周将军看见,喜的是木头一样的大儿子,怎么在不知不觉中结识了周将军这样的大人物?

    文玉龙心里有事,逛街也不逛了,赶紧回老爹的家,准备等老爹下班后第一时间探听一下大儿子和周将军之间的关系。

    文屹然的家在政府大院,是一栋独栋的三层楼。

    此时的文家客厅里,正坐着一位小客人。

    “冯奶奶,您不知道啊?我前些时间生病了,在床上躺了半年才好,都不知道你们回了京都。这不?我刚知道你们回来的消息,就赶紧看您来了。冯奶奶,您不会嫌晶晶来的冒昧吧?”何晶晶这段时间一直在政府大院里转悠,想找个机会和文梓青偶遇一下。可这一个多月过去了,何晶晶也没看见文梓青的身影。今天算是运气好,被她遇上了到楼下转悠的冯雪莹。

    “不会不会。”冯雪莹嘴上说着客套话,心里却很无奈,她今天难得身子爽利点下来走走,就被何晶晶给缠上了。何晶晶在政府大院看见冯雪莹后,也不管冯雪莹的脸色好不好看,就缠着冯雪莹跟到了文家。问东问西的,就差没让冯雪莹赶紧把文梓青给找回来了。

    “冯奶奶,梓青哥哥不在家吗?我来了这么久了怎么没看见他呀?”何晶晶终于绕够了圈子,直接问出了口。照理说现在离放学时间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文梓青就算是慢吞吞地走,也该走回家了呀!

    “晶晶啊!梓青不在这里住,你要找他的话今天是找不到了。”冯雪莹好累,她好想上楼去睡一会儿,只可惜这个何晶晶就像是看不到一样,硬是赖着不肯走。

    “啊?梓青哥哥为什么不在家住啊?那他住在哪里?”何晶晶一惊,不由得脱口问道。难怪这段时间她在政府大院堵文梓青,一次都没堵到过。

    “我也不清楚,梓青之前拜了个师傅,好像就住在他师傅家。”说起赵庆山,冯雪莹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冯雪莹之前看不起赵庆山,觉得人家是乡下人,到她家就是找老文占便宜的。没想到赵庆山是个深藏不露的中医圣手,把老文的中风都给治好了。听老文说赵庆山现在是仁和医院的医生,仁和医院可不比别的医院,手底下医术不够硬是进不去做医生的。

    冯雪莹现在算是对赵庆山服了气,现在说起赵庆山,冯雪莹的语气里不再是满满的不屑,而是带上了一丝尊敬。

    从赵庆山身上,冯雪莹明白了不要看低任何一个人的道理。

    何晶晶不知道冯雪莹对赵庆山的心理变化,见冯雪莹提起文梓青师傅时语气里充满了尊敬,一时没把文梓青的师傅和赵家沟的赵庆山给联系起来,何晶晶还以为文梓青回了京都市后,又重新拜了个什么师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