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女人

    ”阿希,我是不是回光返照,要死了?“周将军觉得很后悔,早知道自己没有多久的日子好活了,他就应该把志新他们一家接回家来住。在死前享受几天儿孙绕膝的日子,他才不亏啊!

    ”老爷,你醒了?好了,接下来你自己把身子冲干净再说,可憋死我了。“周希见周将军睁大的眼睛里炯炯有神,赶紧把手上的毛巾往周将军身上一扔,顾自跑出了浴室,在门口大口喘着气。

    哎哟妈呀~!真臭啊!没想到老爷身体里的毒素这么多,都快憋死他了。

    见周希这副毫不客气的做派,周将军的心总算是放回了肚子里。哈哈哈······他这是没事呢吧?要知道周希可紧张他的身体了。如果有事,周希肯定已经眼泪汪汪了,才不会有闲心骂他。

    周希没管浴室里的周将军,他的心里满是纠结。

    周园园临走的时候说过,周将军身体里的毒素排出后,整个人会变得年轻很多。果然,刚才周希替将军擦身子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将军的皮肤不再是干巴巴的,而是有了弹性,还有将军的头发,已经从灰白变回了黑色。就这么个把小时的时间,将军的身体来了个大逆转,周希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和将军解释。太灵异了好不好?

    哎呀呀~!小小姐可真调皮,要是她肯留下来和将军解释解释,就用不着自己现在挖空心思找理由了!

    周希想起周园园临走时说过不让他说出她的秘密,不由得愁眉苦脸起来。

    文梓青背着周园园,身后追着一个大呼小叫的周家胜,几个人追追打打不到三分钟就跑上了三楼。

    赵庆山家在三楼楼梯口的第一家,上了楼梯左拐就是。

    赵庆山家门口,一个佝偻着的身影正朝楼梯下张望着。几个打打闹闹的身影不一会儿来到了眼前,那人被吓了一大跳,脚下不由得后退了一步,整个后背撞在了赵庆山家的木门上。发出了”咚“的一声沉闷的响声。

    周园园他们几个被突如其来的撞击声吓了一跳,笑闹声也停了下来。

    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赵庆山的宿舍是一梯四户的小三房,楼梯间只有一个小天窗透进一点外面的光,不知道灯泡坏了还是停电,他们刚才上楼的时候一路按,也没反应。

    看见赵庆山家门口黑乎乎的人影,文梓青一把拽过周家胜,拖到自己身后,眼神警惕地盯着这个突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女人。

    是的,这是一个女人,虽然穿着一身灰扑扑的衣裳,文梓青依稀可以看到女人花白的头发长度到肩膀下,扎成一束垂在脑后。

    ”谁?“文梓青沉着地问了一声。

    ”我······我找赵医生治病。“女人被文梓青的气势吓到了,不由得瑟缩了一下身子,显得有些可怜。

    女人的话音刚落,楼梯间的灯亮了起来。灯光下,可以看见女人的面容已经很苍老了,一张脸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皱纹,眼睛也没有一丝神采,整个人充满着灰暗的气息。令人奇怪的是,女人有一把清脆的嗓音,和她苍老的外表很不般配。

    ”看病明天早上去医院挂号。“文梓青不高兴地说。今天是小丫头的生日,他放学后就去买了一些菜回来,想起没买礼物才重新出了趟门。此时文梓青的心里都是想着一会儿做些什么小丫头爱吃的食物替她庆生。这猛不丁出现的女人显然打破了文梓青的规划。

    这个年代,除了关系很好的人家,才会在晚上拜访。一个陌生的女人这个时候找赵庆山,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赵庆山可是个光棍,家里没有女主人,大晚上的让女人进门并不方便。这个年代的流言,可是能杀死人的。

    女人似乎也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可是,她今天下午才知道仁和医院医术最好的医生是赵医生而不是刘医生。说实话,她真的不想死,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想试试。

    周园园从文梓青的背上伸出头来,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觉得有点脸熟。她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吗?

    女人等了半分钟还没有看见赵庆山的身影,不由得失望地垂下了头。后背撞上门的那一下,虽然不重,但也撞的女人生疼。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一块脆弱的豆腐一般,随时都可能散架。从今天早上开始,女人觉得自己的生命力在快速地流失,或许过不了今晚,她就······

    ”你们几个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赵庆山在后面慢悠悠地走着,此时终于爬上了楼。见三个孩子站在自家门前一动不动,不由得奇怪地问了一句。文梓青他们几个都有赵庆山家的锁匙,这站在门前不进去,可不像几个孩子平时的做法。

    ”赵医生,求求您,救救我吧!“女人见到赵庆山,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啷呛着慢慢地跪在了地上,就跪在赵庆山的家门前。

    几分钟后,女人坐在了赵庆山家的客厅里。没办法,不让她进门,她就堵在门口大家都进不了门。女人的样子看起来随时要断气一般,文梓青也不敢下手把她拖开。

    就这么半分钟时间,赵庆山家门口的动静已经让隔壁的邻居开门出来看了,赵庆山不想被围观,只好暂且妥协。

    进了门后,文梓青拉着周家胜做饭去了。至于周园园,则是被文梓青赶到了厨房外。文梓青说了,周园园今天不用动手帮忙,就等着吃饭好了,今天他要给她一个惊喜。

    周园园不明白文梓青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过她也没放在心上,反正一会儿结果出来了,她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周园园端了一张小板凳坐在厨房的门边,手里装模作样地拿了一本小人书,眼神却监视着那个女人,看她到底要搞什么花样。说实话,周园园挺不喜欢女人的做法,求医可以在白天光明正大的找到医院去,这大晚上的跑到人家家里赖着不走,可不是正经人的做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