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邪修

    除了修炼喜欢走捷径的邪修,正道的修士都不会用炉鼎来修炼。靠掠夺得到的灵气暴虐不说,还会令修士陷入走火入魔的困境,并不利于修士以后的进阶。

    王晓娜的情形,照周园园看来,就是被当成炉鼎后到了油尽灯枯的状况。

    但是,王晓娜的情况又和周园园的认知有很大的出入。正常情况,邪修得到王晓娜这样的炉鼎,肯定会把她禁锢在一个地方,不断地摄取王晓娜身上的精气,直到死亡。照周园园看来,王晓娜这样的小身板,能挺过七天已经很不错了。

    王晓娜这几个月里能到处求医,又不像是一个炉鼎该有的表现。周园园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

    算了算了,有事问小玉吧!有小玉这个“万年全书”的解答,好过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周园园打定主意,在识海里呼唤了一声:“小玉,小玉。”

    “主人,什么事?”勤劳的小玉正在周园园的识海里忙活着,听到周园园的呼唤,赶紧应了一声。小玉今天的心情很好,刚刚得到一大缕功德之气呢!炼化之后得到的益处可是大大的。

    “帮我看看这个女人。”周园园说:“我觉得她有些古怪。”

    ”咦?有臭气。“小玉奇怪地轻呼了一声。近期来,这样的气味小玉已经是第二次闻到了,凭着这个气味,小玉已经可以肯定王晓娜的身份。

    ”主人,你忘了?一个月前,医院门口那个邪修。”小玉对周园园提醒了一句。

    周园园这才想起,她今天并不是第一次见到王晓娜。一个多月前,周家胜刚刚上学的第一天,文梓青送周园园到仁和医院找赵庆山。

    在医院门口的时候,周园园碰见一个横冲直撞的男人。当时男人的神情很着急,他的手上抱着一个佝偻着的女人急匆匆地跑进仁和医院,男人经过周园园身旁的时候,空气中飘来一股淡淡的臭气。

    周园园第一次闻到那样的臭气,觉得很不舒服。经过小玉的解释,周园园才明白那股臭气是邪修特有的气味。当时小玉还吓唬周园园,让她以后看见邪修有多远躲多远,因为邪修的修炼迥异于常人,很多邪修都是靠的吞噬其他修士的灵气,包括养炉鼎在内。

    说实话,王晓娜身上的气味很淡,比那天医院门口身上的气味淡了几十倍,如果没有小玉的提醒,周园园还发现不了。

    难道······王晓娜的丈夫是一个邪修?周园园摇了摇头,觉得有些不可能。邪修修炼到能吞噬他人精气的地步,本身的功力不可小觑。

    那天在医院门口,周园园从那男人的身上没有感受到一丝邪修该有的威压。或者?王晓娜的丈夫也只是一个媒介?周园园猜测。

    据周园园所知,邪修的修炼方法五花八门,不仅自身可以吞噬他人的灵力或者精气,还可以控制傀儡从他人身上吸取精气后反哺自身。不过,一般的邪修都不会采用这样的方法,操控傀儡比自己亲自吸取来的麻烦,效果也差了很多。要知道炉鼎难得,像王晓娜这样阴属性的女人在世上并不多见。

    ”你结婚几年了?“赵庆山顺着周园园的意思问王晓娜。

    ”三年。赵医生,我的病和这些有关系吗?“王晓娜满脸的懵懂。她不知道赵庆山是什么意思,看了看她带来的片子后没问一点和病情有关的东西,先是问她的生日,再接着问她结婚几年,怎么好像是算命的神棍一样?医生不是应该问她哪里不舒服吗?

    ”嗯,应该有点关系。“赵庆山点了点头。周园园已经神识传音给他了,这个王晓娜并不是病了,而是被邪修吸了精气,才会这样瞬间衰老。而这个吸取王晓娜精气的人,很大可能是王晓娜的丈夫。

    赵庆山被周园园说的一愣一愣的,如果不是在周将军家刚刚见过周园园的神奇之处,赵庆山差点以为周园园是在胡说八道。不过,赵庆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修士的世界他不懂。但是,这些日子里,周园园跟在赵庆山身边,救过那几个本来没办法救的病人可不是假的。在赵庆山心中,得到了赵家传承的周园园已经有些深不可测。就算此时周园园说王晓娜不是人是一只猪,估计赵庆山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周园园。

    三年?周园园算了算时间,不对啊!如果王晓娜的丈夫曾明亮是邪修的话,王晓娜根本活不过七天,从时间上判断,曾明亮本身是邪修的可能性并不大,那么······他真是邪修的媒介傀儡吗?

    周园园觉得有些头疼。她一个修真小菜鸟,这样乱管闲事,不会被王晓娜身边的那个厉害邪修给灭了吧?

    不过,既然已经让王晓娜进了家门,又问了这么多事,王晓娜的事算是和周园园扯上了一点因果。现在的周园园,就算是想撒手不管也太迟了。

    修士最怕的就是沾染上因果。周园园虽然觉得自己不是什么大好人,却也做不到眼睁睁看着王晓娜去送死。上天让她好运重生,周园园觉得自己这辈子要多做好事,才不会辜负老天爷的一片厚爱。

    赵庆山在周园园的引导下,硬着头皮问了王晓娜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问题,甚至包括王晓娜近期有没有和丈夫同房之类的。要不是赵庆山的职业是医生,加上年纪大了脸皮够厚,还真问不出口。

    王晓娜被赵庆山问的脸红耳赤,如果不是她现在的样子太过丑陋,王晓娜都要以为赵庆山是不是个老流氓了。

    看着赵庆山一脸的淡定和认真,王晓娜也淡定了,把自己和丈夫曾明亮的事交代了个底朝天。

    曾明亮是家中独子,祖籍就在京都市。曾明亮之前在部队里当过几年兵,退伍后在京都市政府后勤部当司机。四年前,王晓娜和曾明亮相识后相恋,三年前两人结了婚。

    王晓娜和曾明亮的感情一直很好,遗憾的是,两人这么些年来没有孩子。曾明亮经常安慰王晓娜,说孩子的事是缘分,强求不来,缘分到了,孩子自然也会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