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傀儡

    周园园听到这里点了点头,这个曾明亮的人品看起来还不错。像王晓娜这样阴属性的女子,本来就比一般人难怀孕。在这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大环境下,曾明亮没有怪王晓娜不孕,反而选择了开解王晓娜,人品还是杠杠的。

    曾明亮的父亲早就死了,曾明亮是母亲陈玉珠带大的。陈玉珠对王晓娜迟迟没有怀孕有些不满,不过在曾明亮的劝慰下,一家人的日子还算舒心。

    两个月前,曾明亮在农村的小姨写信给陈玉珠,说了自家分家的事。陈玉珠的妹妹以前一直被婆婆压着,也不敢和娘家来往太多,现在轮到她当家做主了,叫姐姐去她家住一段时间。陈玉珠想着姐妹俩也有二三十年没见面了,她现在退休了,又不用带孙子,就收拾东西去了农村妹妹家小住。

    陈玉珠走后不久,曾明亮的老领导退休了,曾明亮换了个领导,继续做他的司机。

    没过多久,王晓娜不知怎的得了怪病,整天没精打采不说,就连容貌也一天老过一天。王晓娜和曾明亮看遍了京都市的几个大医院,却没有检查出什么结果来。

    曾明亮和王晓娜的感情一直很好,尽管王晓娜的模样大变样,曾明亮对她却没有一丝嫌弃。曾明亮只要有假期,都会回家陪着王晓娜。

    一个多月前,王晓娜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走路经常摔跤不说,还无缘无故崴了脚。曾明亮抱着王晓娜去仁和医院求医,检查完后,刘医生说要开会讨论一下王晓娜的病情,把王晓娜拍的片子给留下了。

    这一拖,就拖了一个多月。

    这一个月里,曾明亮有事跟着领导出差去了,昨天下午才回家。曾明亮没在家的这一个月里,王晓娜觉得自己的精神好了很多,也就忘了在仁和医院拍的那张片子。

    今天早上曾明亮去上班后,王晓娜觉得自己浑身没有力气,这一回,王晓娜觉得自己像是活不过明天了,这才想起一个多月前做的检查。王晓娜去仁和医院找到当初替她看病的刘医生,刘医生说自己医术浅薄,看不了王晓娜的病。不过,他们医院有个出名的老中医赵庆山,说不定能治好王晓娜。

    刘医生没开药,王晓娜没有办法,只好拿回了自己的片子。王晓娜去诊室找赵庆山时,赵庆山已经有事外出,王晓娜特地去刘医生那里问到了赵庆山的住所,这才找上门来。

    赵庆山听到这里,哪里不明白自己又被刘一成给阴了一次。刘一成自己治不了王晓娜的病,就把人往他家里引。万一他能治王晓娜的病,刘一成可以白得王晓娜的一份人情。万一赵庆山不能治王晓娜的病,刘一成也没什么损失。

    一时间,赵庆山把王晓娜来求医的事弄了个清楚明白,心中不由的对刘一成多了两分怒意。刘一成这个人的品德真的很有问题,这样的人,就算是医术再好,留在仁和医院迟早也是个祸害。

    周园园听到这里,已经可以肯定曾明亮有问题了。曾明亮出差一个月,王晓娜没事,回来才一天,王晓娜就继续衰弱下去,这件事怎么看怎么都和曾明亮有关。

    再说了,王晓娜也亲口承认她和曾明亮昨晚有过亲密的举动。王晓娜这副气息奄奄的模样,照理说应该卧床静养才是,根本不适宜做夫妻间的事。曾明亮这么不挑,应该是为了王晓娜身上最后的一些精气吧?

    周园园把自己的判断告诉了赵庆山。

    赵庆山张了张口,不知道该怎么和王晓娜说。说王晓娜的丈夫有问题?曾明亮才是导致王晓娜虚弱的罪魁祸首?看王晓娜对曾明亮推崇备至的样子,不破口大骂才怪。

    这时,文梓青和周家胜已经做好了饭菜。闻着饭菜的香味,周园园才发现自己已经饥肠辘辘。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这个时间点,大部分人家都已经吃过了晚餐。周园园下午替周将军排毒,耗费了体内的两丝灵气。这也是造成周园园觉得特别饿的原因之一。

    周希本来要留赵庆山祖孙几人在周将军家吃晚饭,是周园园不愿意留下。周园园觉得,周将军明明已经知道了老爹周志新的身世,这一段时间光顾着呆在旁边看他们一家人的热闹,还不知道安的什么心?因此,在周将军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之前,周园园不愿意和他走的太近。哼!姐也是有脾气的人!

    周希被周园园叫破了他埋藏在心里的“秘密”,心里也有些尴尬,见周园园执意要走,也就没有强求。

    文梓青今天不知道做的什么菜,光闻着就让周园园直吞口水。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周园园暂时把王晓娜的事放在了一边,准备吃完晚饭再说。

    周园园刚坐上餐桌,文梓青捧着一碗蒸的嫩滑的鸡蛋羹放在周园园身前,说了声:”丫头,生日快乐!“

    咦?好像今天还真是自己的生日呢!前两天赵芸香就嘀咕过,让周园园生日这天回驻地家属大院过。在周家村,赵芸香手上没钱没东西,周园园每次过生日的时候,赵芸香再难也要去淘换两个鸡蛋替周园园蒸上一碗鸡蛋羹。生日吃鸡蛋羹,是周园园童年里为数不多的美好记忆之一。

    文梓青说了他会好好替园园庆生,赵芸香才放弃了自己的坚持。原因无它,文梓青为了周园园的生日,特地向赵芸香学了蒸鸡蛋羹这道周园园最喜欢的菜式。

    王晓娜是个有眼色的,见赵庆山他们准备吃晚饭,只好先告辞。

    看见王晓娜控制不住猛吞口水,赵庆山叹了一口气,邀请王晓娜一起吃饭。这么大的麻烦已经招进门了,赵庆山也不会吝啬一餐饭。赵庆山听周园园说了邪修的事后,还是有些担心的。这无关于赵庆山相不相信周园园的实力,会吸人精气的东西,赵庆山光是听听就觉得很惊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