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蹊跷

    这个年代的人过生日,可不会像后世那样做上满桌子的菜。过生日的人能吃上两个鸡蛋已经很不错了。文梓青今天特地买了五花肉和一只鸡,做了四个菜,算是替周园园庆生。

    一餐本该是开开心心的生日晚餐在王晓娜的加入下,气氛显得有些凝滞。几个人快手快脚地扒完饭,周园园才示意赵庆山把真相告诉王晓娜。

    看王晓娜一副风中残烛的样子,如果今晚曾明亮再次吸取王晓娜的精气,明天天亮前,王晓娜说不定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

    “王晓娜,接下来我说的话或许会刷新你的三观,但是,我希望你能认真地听,并且认真想一想。你觉得你的丈夫曾明亮,还是以前的曾明亮吗?”赵庆山斟酌了许久后,还是开口了。事情明摆在这里,赵庆山要做的只是把事情告知王晓娜,至于王晓娜信不信,赵庆山也不会再管。

    赵庆山把周园园的猜测,对王晓娜说了一遍。

    出乎赵庆山意料的是,王晓娜听了赵庆山的话,先是楞了半晌,接着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说了一句:“原然如此。”

    王晓娜没有像赵庆山预料的那样大闹一场,反倒让赵庆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王晓娜该不是傻了吧?听到自己的枕边人说不定是杀害她的凶手,她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赵医生,说实话,我曾经怀疑过明亮。”王晓娜苦笑了一声,说:“只是,我们这三年来一直很恩爱,我不知道明亮为什么会这样做,这让没有继续怀疑下去。”

    王晓娜读过大学,可不是没脑子的人。虽然她的心里万分不愿意去想曾明亮的蹊跷之处,可是,现实告诉她,赵庆山的猜测很大可能就是事实。

    两个月前,陈玉珠离开家后,没多久,王晓娜就觉得曾明亮的行为有些奇奇怪怪的。曾明亮以前从来不吃葱,某一天开始,曾明亮突然喜欢吃王晓娜做为配菜的葱叶来了。

    王晓娜和曾明亮结婚三年,对曾明亮的生活细节很了解。曾明亮的生活一直很规律,夜晚睡觉从来不会在半夜起身,一般都是一觉睡到天亮。

    有天晚上,王晓娜睡到半夜醒来,发现身边的床是凉的,王晓娜竖着耳朵听了许久,也没听到卫生间有什么动静。王晓娜担心之下起身查看,找遍了自己家也没看见曾明亮的身影。

    王晓娜觉得很奇怪。曾明亮平时什么事都不会瞒着她,这半夜出门,怎么不和她说一声?

    王晓娜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见曾明亮回来。后来,王晓娜熬不住睡意,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曾明亮已经做好了早饭。

    曾明亮的脸色很差,眼圈都黑了。王晓娜没有问,她等着曾明亮向自己坦白,结果,等了几天,曾明亮也没和王晓娜说他半夜出门干什么。

    从那时候开始,王晓娜发现曾明亮像是会变身一般,隔开七八天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胃口和生活习惯和平时有很多不同。在王晓娜怀疑的时候,曾明亮又自动恢复了。

    而且,王晓娜还发现,自从曾明亮变得奇奇怪怪之后,她的身体才一天差过一天。照赵庆山的说法,就是王晓娜的精气被曾明亮“吸”走了。

    “赵医生,您说我该怎么做,才能活下去?”王晓娜从解下脖子上的一个玉葫芦吊坠,递给赵庆山说:“赵医生,我父母双亡,他们临死前唯一的愿望,就是让我开开心心地活到终老。我现在没有钱,这是我妈五年前留给我的念想,如果您不嫌弃,就用它来抵诊治的费用,您看行不行?”

    王晓娜的玉葫芦吊坠绿汪汪的,晶莹剔透,看上去值不少钱。更特别的是,吊坠被王晓娜贴身戴着的时候,气息内敛,在周园园的眼中,这只玉葫芦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玉挂件。玉葫芦离开了王晓娜的身体后,周园园才发现这只玉葫芦的不凡之处。

    周园园这才明白,为什么王晓娜被当成炉鼎几个月了还没有死。王晓娜的玉葫芦吊坠可不是什么大路货,这是极品的帝王绿,里面蕴含着庞大的灵力。王晓娜每天把这个吊坠贴身佩戴,吊坠会慢慢地释放灵力替王晓娜温养着身子。

    “主人,有好东西,小玉想要。”果然,周园园识海里的小玉已经发现了玉葫芦的灵力波动,赶紧跳出来叫了一声。和文梓青的白玉水仙花比起来,王晓娜的玉葫芦里的灵气显然更多,小玉肯定不愿意放过。

    “小玉,不可以,这是王晓娜保命的东西,咱们不能要。”周园园知道王晓娜目前就靠着这只吊坠才能生存,有玉葫芦的滋养,王晓娜虽然不能恢复青春的容貌,但是活下去还是不成问题的。周园园拿了王晓娜的玉葫芦,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让自己或者小玉多一点灵气,而王晓娜失去了玉葫芦,结局就是死亡。

    周园园是个修真小菜鸟,还没学会修士视凡人为蝼蚁的做派。上辈子的艰难生活告诉周园园一个道理:那就是尊重每一条生命。不管是高贵的人或者是低贱的人,只有生命才是平等的。每个人只有一条命,每个人都在为着活下去而努力。

    周园园喜欢尊重生命的人,王晓娜变成这个样子了还是想活着,她能帮的上就尽力帮上一把吧!

    赵庆山也不是见钱眼开的人,在赵家沟,有些家里确实穷的村民找赵庆山看病,赵庆山不仅诊金免了,有时还连药钱也免了。

    赵庆山见周园园不愿意要王晓娜的玉葫芦,心里也很高兴。他家的孩子,不会为利益红眼,这是赵庆山最欣慰的。

    和赵庆山说了一声后,周园园和文梓青跟着王晓娜去了她家。没办法,想弄清楚曾明亮是不是真成了邪修的傀儡,周园园只好亲自出马。

    好在周园园这段时间也学了几个术法:烈焰术,神魂刺,驱邪术。也算有了两分自保之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