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黑雾

    时间倒回前一天夜里。

    京都市,某一栋小洋楼里,三楼的一个房间里,一个小身影正在静静地睡着。一缕月光透过窗棂照在小孩的身上。

    在月光的照射下,小孩的头顶慢慢地出现了一团黑雾,渐渐的,黑雾越来越多,把孩子的脑袋整个包裹在了里面。

    小孩闭着眼睛从床上坐起身,双膝盘定,双手结了一个奇怪的姿势。

    过了许久,一丝微不可见的月华被小孩吸入鼻孔里,几分钟后,小孩才张口吐出了一口浊气。周而复始的,月华不断地被小孩吸进鼻孔里,又变成浊气被小孩从嘴里吐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孩才停止了吸收月华,张开双眼。

    “唉~,没有身体的修炼效果真的是太差了。”要是有人在这里,肯定会被小孩说的这句话吓到,小孩的嘴里发出的声音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一个苍老男人的声音。

    不过,好歹他还活着,虽然活成了一团黑雾的模样。不过,修士强大的不是**,而是元魂。等他的元魂之力再恢复一些,他就可以夺得现在寄居的这具身体。到了那时,他的实力肯定会慢慢恢复的。

    黑雾闪了闪,回到了小孩的脑部。

    ”咚,咚,咚······“一声声有节奏的脚步声让黑雾高兴地差点跳了起来,如果它有身体的话。看来,今晚它又有大餐吃了。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卧室的门打开了。门开处,出现的是曾明亮那张脸。

    此时的曾明亮,和周园园那天在医院门口见到时完全不一样,他的眼神木愣愣的,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的木头人一般。

    ”过来。“小孩勾了勾手指,曾明亮像是一个木偶一般,机械地一步一步走进门来。

    等曾明亮站定后,小孩站起身,对着曾明亮的鼻孔一吸,一股浓郁的白色气息从曾明亮的鼻孔里钻了出来,被小孩吸进了肚子里。

    唔~好美味的灵气!小孩舒适地闭上了双眼,暗中炼化这缕得之不易的灵气。良久后,小孩才张开眼睛,打了一个饱嗝。

    炉鼎的效果比自己吸收月华来的强的多,可惜,曾明亮家里的这个炉鼎快要废了,再吸上一次,那个女人应该会灰飞烟灭,在这个世上没有半点痕迹了。

    话说这个炉鼎也听耐用的,已经十多次了还没死。黑雾觉得有些奇怪。随即,这一缕怪异的感觉就被它抛到脑后去了。

    黑雾觉得有些可惜。如果它有身体,能亲自去吸”炉鼎“的精气,效果会好很多。傀儡就是傀儡,他吸回来的灵气,只有三分之一反哺到自己,太浪费了!

    不过,现在的它已经没有别的办法,身体毁了,灵魂之力也剩下不到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如果不是这样,它也不用躲在暗处积蓄实力了。现在的它,只要来个炼气期的小修士,分分钟也能灭了它。

    现在的黑雾还太虚弱,还好这具身体的主人脑子笨,比较好忽悠,没有主人的同意,现在的它就算想夺舍也没有能力。

    恢复的速度太慢,黑雾的心中很没有安全感。算了,它还是多可惜可惜它自己吧!炉鼎死了就死了,能为它而死,是炉鼎的荣幸才是。

    一缕黑雾从小孩脑部腾空而起,钻进了曾明亮的鼻孔里。过了几秒钟,曾明亮的眼神有了几分清明。

    “一号,你走吧!记得明晚吸光那女人的精气。”苍老的男声对着曾明亮说。

    “是,主人。”曾明亮机械地回答了一声后,转身朝门外走去。

    夜深人静,曾明亮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清醒了过来。看见自己站在离家不远的街道边,曾明亮脸上闪过一丝惊愕。他不明白自己这段时间是怎么了,是晓娜的病情加重让他压力增加,才会出现梦游的举动吗?

    想不明白,曾明亮也就不想了。天快亮了,他一会儿还要上班呢!新上司何副市长可比田老市长严厉多了,王晓娜还病着,曾明亮不想失去自己的这份工作。

    周园园和文梓青跟着王晓娜回了家。

    王晓娜的住处是一个筒子楼,一个楼梯上去,一层楼住着十几户人家。

    曾明亮家的住房有两间,每间有十几个平米,算是宽敞的了。

    周园园和文梓青跟着王晓娜上楼的时候,看见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摆着一个煤球炉和铝锅什么的,每一家的墙边都垒着一堆煤球。看来,筒子楼里每户人家的厨房就在自家门口的那一点点空地上。

    和这样的住房条件相比,赵庆山现在住的三居室简直就像天堂一样。周园园感慨着。

    上一世的时候,周园园没有在城市生活过,不知道这个年代城市居民的住房紧张成这个样子。说起来,赵庆山应该是为他们着想才去仁和医院做医生的吧?毕竟,那一套宽敞的小三房摆在那里呢!

    周园园本来让文梓青不要来,她不能确定今晚会遇上多厉害的邪修,如果光是她一个人,说不定还能有办法全身而退。加上一个文梓青,周园园不知道能不能护住他。

    文梓青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的小丫头就该是自己护着,可是,今晚碰上的东西是一种超出自然的神秘力量,文梓青知道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实力肯定不能和那”东西“相比,可是,让他眼睁睁地看着周园园去冒险,他不愿意。

    文梓青打定主意,如果他和小丫头真的打不过人家,就算用他的血肉之躯,也可以替小丫头挡上一挡。

    王晓娜回到家,照常收拾了屋子后,就坐在椅子上发呆。赵庆山没有一起来,王晓娜其实已经绝望了。在王晓娜的心中,赵庆山才是最厉害的一个。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半大的男孩,王晓娜很怀疑,他们真能帮到她吗?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点钟,曾明亮还没有回来。

    周园园和文梓青自己找地方躲了,王晓娜躺在床上没有一丝睡意,对于她的结局,王晓娜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她现在只是想弄清楚曾明亮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这······也算是她临死前唯一的心愿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