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放松

    黑雾四下逃窜,它没想到王晓娜身边有修士在,它只是从那团黑雾中分出来的一小团元魂,用以控制曾明亮这个傀儡吸取王晓娜身上的精气。周园园的驱邪术一放,直接把它从曾明亮的身体里驱除了出来。

    王晓娜看的清清楚楚,黑雾钻出曾明亮的脑袋后,曾明亮的身子委顿了一下,摔倒在了床上。王晓娜急忙伸手扶住曾明亮的身子,半拖半抱着缩到角落里。王晓娜明白,战斗正式开始,她和明亮,不能拖后腿。

    黑雾左冲右突,想逃离曾明亮的家回归本体。周园园身上的气息让它本能的害怕。

    周园园紧抿着唇,一个火焰术扔过去,黑雾被烧了个一干二净。

    与此同时,离此十几里路的那栋小洋楼里,正坐在床上吸收月华的那个小身影突然间张开口,喷出一大口鲜血后,昏迷了过去。

    “主人,太棒了!”小玉赞叹了一声。周园园的术法用的很娴熟,让小玉惊艳了一把。

    小玉还以为今天有它出手的机会,没想到周园园虽然紧张,手下的动作却像是行云流水般一点都不拖沓,还没等小玉的”等等“两个字叫出口,黑雾已经被周园园的火烧的一干二净了。

    小玉见无可挽回,只好”巴拉巴拉“地和周园园做了一次实战分析。曾明亮身上的黑雾只有一缕,应该是邪修从自己的元魂上剥离出来控制曾明亮的。对付这种如同分身一般的一缕元神,周园园最正确的做法是故意让那缕元魂逃走,然后跟着它找到本体一并灭掉。

    修士之间的争斗很残酷,要不就不动手,一动手后就是你死我活。有时候乱发善心,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啊?“周园园拍了拍脑袋,显得有些懊恼。不是小玉的提醒,她还真没有想这么多。锻神诀里就有分魂之术,周园园的神魂刺就是其中一种,不过她没有想到曾明亮身上的这缕元魂也是分出来的,怪不得这么菜,什么反抗的招术都没有。

    ”主人,你已经很厉害了,第一次嘛!出错是难免的。嘿嘿嘿······“小玉怕打击周园园的积极性,赶紧拍了一下马屁。

    今天周园园的做法,已经得罪了那缕元魂的主人,不过没关系,有它小玉在,一般的修士还真不放在眼里。就算那个邪修养好伤过来找场子,小玉也有把握能对付。

    再说了,留着这么个隐患在,主人说不定会更加努力修炼呢?小玉暗搓搓地直乐。

    对小玉来说,没有什么能比周园园努力修炼让它开心的。可惜周园园习惯了晚上睡觉,总是不肯像别的修士一样用打坐代替睡觉,让小玉遗憾了好久。

    黑雾被灭后,曾明亮还是昏迷着,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对于曾明亮的状况,周园园也没有办法。

    曾明亮几次让黑雾上了身,肯定会影响到自身的元气,什么时候醒来,就只能看曾明亮自己了。

    王晓娜谢过周园园后,就坐在那里默默地盯着曾明亮看。王晓娜弄清楚伤害她的”曾明亮“并不是自己的丈夫时,内心是甜蜜中夹着酸楚。王晓娜知道,现在再多的感谢都回报不了赵庆山祖孙的恩情,有些感激,不用挂在嘴边,却要记在心中,等到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再回报一二。

    今晚的事,文梓青没能帮上一点忙,这让他有些羞愧。一团黑雾会说话?还会像鬼上身一样控制曾明亮的身体,这一切,都让文梓青既觉得新鲜又有些惶恐。他知道,凭他的武力值,揍趴几个大汉不是问题,但是碰上黑雾这样的”灵异“事件,他却一筹莫展。

    事情解决后,周园园也不再停留,拉着文梓青的手就走了。

    下了楼后,文梓青没有出声,抿着嘴蹲下身背起了周园园。他知道周园园累了,抓鬼他没本事,但是,他可以尽自己的力照顾好小丫头。

    熟悉的后背让周园园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周园园把脸颊靠在文梓青温暖的背上,打了一个哈欠,准备好好睡上一觉。这半年多来,周园园已经习惯了文梓青的存在,习惯了在自己回头的时候看到一直默默陪伴着她的身影。

    听着背上小丫头均匀的呼吸声,文梓青的嘴角一直在往上翘。如果可以,他真的愿意背着小丫头走一辈子。

    回到家后,赵庆山还没睡。

    看见在文梓青背上睡的烂熟的周园园,赵庆山的脸上笑开了花。

    把周园园送到床上后,文梓青才坐下来把今晚的事详详细细的对赵庆山说了一遍。文梓青知道赵庆山的担心,他要是不说,赵庆山说不定今晚睡不着了。

    出乎文梓青意料的是,赵庆山听了黑雾”鬼上身“的事,并没有太过在意,华夏几千年的传说中,神,鬼,妖一直是存在的。赵庆山也不是个迂腐的人,文梓青都亲眼看见了,他肯定相信。

    一件略带灵异的事就这么收尾了。

    赵庆山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看见刘一成不怀好意的笑容时,已经没有了头一晚的愤怒。不过,这不代表着赵庆山忘记了刘一成的小动作,赵庆山等着刘一成自己作死的那一天。

    周将军美美地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跟了他几十年的病痛似乎一夜之间全部离他而去。

    看着镜子里乌黑的头发和减少了许多皱纹的面容,周将军惊呆了。

    他不会是在做梦吧?梦回到三十年前?

    看见容貌丝毫未变的周希和周围未曾改变的环境后,周将军才淡定了下来。

    原来昨天发生的一切不是梦,在他似睡非睡的时候,有人出手治好了他的陈年痼疾。健康的感觉真好啊!浑身充满了力气,走路也虎虎生风。

    周将军顾不得高兴,扯着洪亮的嗓子叫周希备车,他今天要去警卫团巡视。

    周希当然知道,巡视警卫团只是周将军给自己的一个下台阶,周将军心里想的应该是去看他的大孙子周志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