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解决

    赵国辉知道徐老赖这个人,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主。^^%^''他有话还是直说,省得徐老赖一直在这里乱打主意。再说了,已经大中午的了,美如说饿了呢!正好,他带美如去吃个中饭,然后回来收房子。

    “赵国辉,你休想,房子是丽琴的,你凭什么叫我们搬走?”徐老赖这下不干了,眼见着好好的一大栋房子成了泡影,徐老赖差点抓狂了。

    赵国辉转过头看着一边的徐丽琴,徐丽琴正在抹眼泪,看见赵国辉的目光盯着自己,徐丽琴忙哽咽着说了一句:”国······国辉,我说了房子是你借我暂住的,可······可我爸他不相信。“

    ”对,凭什么我家丽琴陪了你三年,连栋房子都没赚到?你离婚的时候财产分配不公。“徐老赖开始胡搅蛮缠,说:”我不管,反正我不搬,赵国辉你要收回房子,你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哇~?还有这样的奇葩理论?围观的众人再次刷新了底线。

    三合镇上离婚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结婚时房子一般是男方准备的,就算哪一对夫妻过不下去了闹离婚,好一点的男人最多分点钱给女的,有哪一对夫妻离婚后会把自家辛辛苦苦置办的房子给女方的?

    ”国······国辉,你给我一点时间,我·······我劝劝我爸,要不然,你房子还是让我住着,我每个月出租金给你?“徐丽琴见徐老赖这副模样,既觉得丢脸又觉得很无奈。徐老赖开启耍赖模式的时候,是什么道理都听不进去的。

    ”徐丽琴,我早就说过,房子除了你,不能给其他的人住进去,既然你没有能力阻止他们,我只能自己收回来。至于租金,我还没差钱到这个地步。“赵国辉板着脸说。赵国辉对徐丽琴很不满意,徐丽琴就是这样一次一次替徐老赖找理由,徐老赖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向徐丽琴索取。如果徐丽琴自己不强硬一点,根本不可能摆脱徐老赖的剥削和压榨。

    不过,徐丽琴的性格这样,赵国辉也不想再说她了。反正他们早就离婚了,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不会再有什么交集。

    ”是,是我不好,可是国辉,你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徐丽琴扬起脸,可怜兮兮地问了句。

    机会?机会是你自己弄没的。赵国辉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如果没有徐老赖弄得这一出霸占屋子的事,赵国辉还没打算把房子收回来,反正他和美如过几天就要去京都了,房子就算要回来也是空着。

    在徐老赖搞了这一出后,赵国辉却坚定了收回房子的心。有时候你的心越软,人家就会把你当成予取予求的大傻蛋。赵国辉不想在离婚后还要为徐老赖的所作所为买单,今天是房子,明天呢?会是什么?赵国辉脾气再好,也忍受不了徐老赖一次又一次无底线的索取。

    徐丽琴已经糊涂了这么些年,在婚姻续存期间,赵国辉也没能把徐丽琴的观念扭转回来。以后的日子里,赵国辉肯定不会去关注徐丽琴的生活,以免自己的生活受到打扰。

    徐丽琴说租房子住,其实还不是为了替徐老赖找个台阶下?也是变相地想让赵国辉继续把房子留给她住。赵国辉又怎么听不出来?

    不过,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前的赵国辉离婚后光棍一个,做什么事情只要考虑自己的心情就好。现在的赵国辉身边有了于美如,让前妻住在他的房子里?赵国辉怎么能做这样容易让于美如误会的事出来?

    “徐丽琴,你要明白我们的事已经成了过去,之前是我没有考虑到,让你住在我的房子里,对你以后找对象不好。”赵国辉的话,像是冰刀一样往徐丽琴的心口上戳。

    这样的赵国辉,徐丽琴还是第一次见到。离婚了,他就恨不得对自己退避三尺了吗?他的温柔,已经全部给了他身边的女人了?徐丽琴只要想一想,眼泪就要流出来了。

    “姐,一会儿你先搬到我宿舍去和我一起住,然后向你们单位申请宿舍吧!”徐美琴见状,忙出来打了个圆场。

    看了这么久,徐美琴明白,赵国辉今天是铁了心要和他们徐家扯断关系了。徐丽琴如果再纠缠下去,只会消磨掉赵国辉最后的一丝情分。没见赵国辉越来越不耐烦了吗?

    “好。”徐丽琴哽咽着回答了一声,不再说话。做了几年的夫妻,徐丽琴对赵国辉的脾气还是了解的,赵国辉决定的事情,还真没人能让他改变。之前她说了这么多,实际上都是心底的不甘在作祟罢了。徐丽琴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我不搬,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这里。”徐老赖见大势已去,却还是不甘心,他跑到赵国辉家的院子里,哧溜一下躺倒在了地上,摆明了自己不会按照赵国辉说的做。

    吴大妮带着三个孩子在屋里没敢出来。赵国辉还是徐家姑爷的时候,就对徐大富和吴大妮没什么好脸色,吴大妮看到赵国辉一向犯怵。

    “让一让,让一让,派出所办案,闲人都散了。”老江的声音在人群后面响了起来。

    老江是三合镇派出所的老公安,三合镇上很多人都认识老江,见老江来了,围观的人群“轰”的一声散开了,不过,还是有几个大胆的留在附近,看今天的事怎么收场。

    赵国辉看见公安老江和小张,不由得看了一眼身边的于美如。

    于美如点了点头,承认了公安是她叫来的。刚才于美如走出人群前,叫了街边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给了五毛钱,让他去派出所报案。

    赵国辉嘴角的弧度不由得往上翘了翘,他就知道美如做什么事情都是很周到的。徐老赖这个样子,不请公安过来还真解决不了。

    “私闯民宅,霸占他人财物,徐老赖,你是不是想去吃几年免费牢饭?”老江厌恶地盯着睡在地上撒泼的徐老赖,神情威严的吼了一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