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四章 求医

    真没想到他们三合镇还出了赵庆山这么个人物,和京都市的大领导都有关系呢!看见婚宴上出现这么多的重要人物,三合镇的两位父母官差点幸福地晕倒了。如果是平时,这些大人物哪里是小小的镇长和镇委书记能结识的?现在好了,他们俩也算是在领导面前留下了印象,以后工作只要勤勤恳恳做出成绩,不怕没有升迁之路。

    华夏几千年的官场文化就是这么奇怪,同等条件下,上官总喜欢提拔自己认识的那位,这算不上什么潜规则,只是人之常情罢了。人在潜意识中会对自己熟悉的人放下心防,既然几个人的能力差不多,为什么不提拨自己熟悉的那个?

    赵国辉的婚宴后,赵庆山又一次在十里八乡出了名。赵庆山在仁和医院做医生的事,也被人拿出来津津乐道地说了一次又一次。赵家先祖的御医身份,也被人在私底下传的沸沸扬扬的,御医啊!能生死人肉白骨,不要说治疗几个中风瘫痪之类的病患,就连只剩下一口气的人都能从阎王殿前拉回到阳间。

    赵庆山不知道人们这么议论他,不过就算知道,赵庆山也不会后悔替儿子办的这场热热闹闹的婚宴。人的一生当中,总有一两次是率性而为。他赵庆山办婚宴既没收礼又没有损害别人的利益,就连那些冲着文屹然和周希来的几个重要领导,赵庆山也没有上杆子巴着去结交,行的正坐的正,怕什么?

    徐老赖把肠子都悔青了。要是早点知道赵庆山这么牛,说什么他也不会为了房子去得罪赵国辉啊!有了赵庆山的关系,一栋房子算的了什么?听说赵庆山连京都市的大官都认识,和他搞好关系,说不定还能替儿子换个好工作呢!要是能替八岁的大孙子预订一个好工作就更完美了。

    抱着和徐老赖这样心思的人还真不少,一时间,赵庆山家人流如织,大部分都是来拉关系要好处的。

    赵庆山被这些人弄的啼笑皆非。他只是个老中医,还真没能耐替这些人要好处,就算有,赵庆山也不打算照做。人这一辈子,要靠自己脚踏实地才能过上好日子,靠拉关系走后门,再好的工作也长久不了。

    要不是周希的事还没办完,赵庆山都想回京都市去了。他不是怕这些人得不到好处会埋怨自己,只是单纯的觉得烦了。

    周园园和文梓青这几天都泡在大青山了,那些财物,周希已经看过了。几大箱子的金条和银元宝,加上十几箱的古董字画瓷器之类的,一共二十四箱的财富,看的周希直乍舌。

    他家的小小姐和小姑爷还真是心大的,这么多的财富,眼睛眨都不眨地全捐了。说是小孩子不懂事吧?看周园园平时的做派,比他周希还精明。很显然,周园园和文梓青不是在装模作样,而是真心想为国家的军队建设出自己的一份力。

    周希敬佩完之后,马上着手调了一小队身手高强的军人到赵家沟,和周希一起护送这些财物进京。夜长梦多,更何况这些财物牵扯到周将军接下来的计划,对于周将军要做的事,周希一向提高十二分的警惕。

    等周希的事情办完后,赵庆山他们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京都。这一次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了。家里的两个女人--赵芸香和于美如忙着把能洗的洗了,能收的也收拾好。赵芸香还挺佩服于美如的,于美如看上去像个娇娇怯怯的大小姐,该干的家务活却干的很利索,和她的外表一点都不相衬。

    于美如也很欣赏赵芸香。几天接触下来,于美如已经知道赵芸香是个热心而又心地善良的,赵芸香对赵国辉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没掺半点假。对于这样的大姑姐,于美如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正当赵家人准备明天启程回京都的时候,这一天,赵家沟来了一位求医的,不是别人,正是周家村的秋香。

    秋香的丈夫周其家在一次生产队出工中被发狂的水牛颠到地上,撞到了脊椎神经,躺在床上已经三年了。这三年里,秋香一直任劳任怨地服侍周其家。周其家刚受伤那会儿,秋香已经把能借的亲戚朋友都借了个遍,可惜大家都日子都不好过,借到的钱也不够秋香带周家其上大城市看病。

    今年春天,秋香带着周家其父母兄弟凑的钱到青山市人民医院治病,医院里检查后说周家其受伤后拖延的时间太久,伤处有条神经已经坏死,恢复的机会并不大。不过,如果周家其愿意治疗的话,他们医院也会拿出最好的治疗方案。

    周家其这次去青山市治病,家里人抱着极大的希望,就连周家其的大嫂,也特地向村里请了假,跟着秋香一起来照顾周家其。

    大城市的医院收费不便宜,几个人每天吃饭的开销也不小,周其家听医生说恢复的机会不大,就不愿意在医院继续住下去了,而是吵着回了家。

    周其家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从家里的壮劳力变成一个躺在床上等人服侍的“废物”,这其中的落差是周其家不能接受的。这几年,周家其都是抱着以后会好的念头熬过了一天又一天,亲眼看着家里因为他的病变的精穷,还欠了不少外债,孩子和妻子也因为他的病饥一顿饱一顿的,周其家就起了轻生的念头。

    秋香那段时间见丈夫一天沉默过一天,心急如焚。为了一家几口填饱肚子,秋香又不能天天不出工在家守着周家其。昨天秋香上工期间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就向小队长请假回家一趟。秋香刚进家门口,看见周家其手里拿着一瓶农药正在扭开瓶口,被秋香授意时时刻刻跟着周家其的大儿子却没见踪影。

    秋香顿时被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使尽全身的力气从周家其的手上抢下了那瓶农药后,秋香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就差一点点,他们夫妻就阴阳相隔了。

    秋香的事在周家村起了极大的波澜,村民们都很同情秋香这个坚强的女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