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再遇

    周园园冲着文梓青甜甜的笑了笑,挥挥手示意文梓青快走。赵芸香他们没发现树上的周园园,也没注意到这两小的小动作,已经走出一截路了。

    周园园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昨晚只要一想起文梓青他们今天早上要走,心里就闷闷的。周园园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来干脆不睡了,盘膝修炼了大半夜。今天一大早,周园园听到赵芸香他们起床的动静,赶紧偷偷地溜出了家门,早一步来到了村口。

    村口有棵大樟树,大概有上百年的树龄了,长得枝繁叶茂的。周园园犹豫了片刻后飞身上了树,等待文梓青他们经过。唉~!她这算是和树杠上了吧?在周家村的时候,周园园还吐槽文梓青经常跑到树上装大鸟,现在的她,算是近墨者黑吗?

    等文梓青一行人的身影走远后,周园园才从树上跳了下来。看着天色还早,周园园决定进大青山一趟,一来散散心,二来顺手打两只山鸡回来。

    大青山上的灵气比外面浓郁很多,越往树木茂盛的地方,空气越是清新。如果此时有人在大青山上捡柴火,一定可以看见一个嫩黄色的身影像是一道闪电般飞快地掠过。

    周园园一路往里飞奔,来到山洞附近。

    山洞附近算是大青山的腹部了,这里的松树每一棵都有两人环抱那么粗壮,高度足足有二三十米。周园园找了一棵粗壮的树木,盘膝坐在树丫上,开始打坐修炼。

    浓郁的灵气渐渐地向周园园身边聚拢而来,欢快地钻进周园园头顶的百会穴后,沿着周园园体内的经脉运转着。两个大周天后,灵气钻入周园园身体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形成了一个小漩涡,把周边附近的灵气不断地吸引到了周园园这边。

    离周园园不到五百米的一棵大松树下,坐着一个年纪大概六十多岁的老婆婆。老婆婆紧闭着双眼,呼吸着大青山里特有的清新空气,脸上一片安详。

    忽然,迎面吹过一丝清风,柔柔的,像是老婆婆梦里妈妈温柔的手指。老婆婆一愣,慢慢地张开了双眼。清风调皮地绕着老婆婆打了个圈圈后,往北边而去。

    风越来越大,吹的老婆婆梳的油光水滑的发髻飘起了几丝乱发。老婆婆心中一凛,快速地站起了身子,眼里闪过一丝警惕。

    是他吗?是他追来了吗?那个杀千刀的!她都快死了,还是不愿意放过她吗?

    就在此时,大青山里的灵气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般,疯狂地往北边涌去。

    老婆婆这才松了不口气,不!不是他!他的本事老婆婆很清楚,根本弄不出这么大的动静。

    是哪个高人在大青山里修炼吗?老婆婆想起半年前“张半仙”的预言,心里闪过一丝狂喜。张半仙说了,她的生机就在这大青山之中。

    据胡三娘所知,这座大青山虽然灵气十足,却没有修士在这里修炼。不过,为了碰碰运气,胡三娘还是来了。在大青山守了几个月,胡三娘已经快放弃了,反正生死由命,如果她胡三娘命中该死,埋骨在这座灵气十足的大青山里,也算是不枉她来了一遭。

    可是,眼前灵气的暴动,却让胡三娘涌上了无限的希望。如果今天真的有高人路过,还真是她胡三娘的福气啊!本来,她都打算放弃了。

    想到这里,胡三娘伸手掸了掸自己身上挺括的没有一丝皱褶的对襟蓝布短袖上衣的衣襟,又抬起手抿了抿被风吹的有一些凌乱的发丝,才不紧不慢地朝北边走去。

    光看着胡三娘的背影,还真发现不了胡三娘的真实年龄。胡三娘的脸上虽然沟壑纵横,从背部看,稍稍有些下削的窄肩和宽宽的臀部形成了一条流畅的曲线,配上胡三娘身上那件蓝色的对襟短袖和下身同色的一条阔腿的七分裤,完美地勾勒出了胡三娘的楚楚风姿。

    大松树上,进入周园园体内的灵气运行了几个大周天后,乖乖地进入了丹田中的气旋中。周园园的神识内视了一下,本来拳头大小的气旋,经过几个周天灵气的补充,直径大了半个厘米左右。周园园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气旋只有一粒黄豆那么大,经过半年的努力,气旋已经壮大了几十倍,周园园觉得有些满意。

    更让周园园满意的是,丹田内的气旋从一开始的雾气状变成了现在的白乎乎的棉花状。小玉说了,等周园园丹田里的“棉花”越来越厚实的时候,会变成黏糊糊的胶水状。到那时,周园园才算是正式筑基了。

    筑基代表着什么?这一点不用小玉提醒周园园也知道。古时候,修士迈入筑基期,才算是真正踏入了修仙大道。筑基期的修士能御剑飞行,也可以使用法宝对敌。战斗力比起炼气期的小菜鸟厉害了几百倍。

    举个例子说吧!周园园之前碰上的那个邪修附在曾明亮身上的一缕魂魄,炼气期的周园园需要释放出“驱邪术”和“火焰术”,找准时机才能把它消灭。换上筑基期的周园园,什么法术都不用,只要伸出一根小指头就能把那缕残魂摁的飞灰湮灭。

    咦?那是谁?

    二十米开外,一个探头探脑的身影闯入了周园园的神识监控范围内。

    胡三娘觉得很奇怪,她的直觉告诉她,她要找的人就在附近,可是,不管胡三娘看地上还是天上,都没看见那人的身影。

    周园园修炼的时候,释放了一个小术法,叫做“画地为牢”。“画地为牢”,顾名思义就是画出一小块的地方成为“牢笼”,身在“牢笼”里的人或者物体,有隐身的功能,周围的人是发现不了的。而周园园身处“牢笼”之中,却能把自己周边的一草一木都看的清清楚楚。

    这个小术法周园园今天还是第一次施展,之前她在大青山上修炼的时候,文梓青都会在一旁默默地陪伴,文梓青的陪伴不是单纯的陪伴,他还会替周园园警戒着周围的动静,让周园园省了不少事。

    今天文梓青不在,周园园一个人独自在外,为了安全考虑,周园园就把这个小术法给用上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