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奴仆

    日积月累的,修士丹田里的灵气越积越多,修士的实力也相应地跟着变的越来越强。

    而妖精的修炼却不一样,它们通常把体内的内丹吐出体外,让内丹经受灵气的洗刷,逼出里面的杂质,又或者在夜晚的时候让内丹沐浴在月华之中经受月华的洗礼。妖精内丹完好的时候,逼出杂质的同时会自动吸取外界的灵气,让内丹变得更大,里面的灵气也更充沛。

    可以说,妖精的一身法力全部聚集在体内的内丹之上,内丹越大的妖精,法力也越强。但是,如果妖精的内丹受了伤,里面的灵气就会慢慢地泄露,等内丹越来越小逐渐消失的时候,妖精就会死去。

    胡三娘?这个女人叫胡三娘?

    周园园终于想起来了,她看见胡三娘眼熟,是因为之前见过胡三娘一面。

    那时候赵芸香刚到京都没多久,想着天天呆在家里听那些军嫂们说家长里短,还不如出去找份事做。

    赵芸香那天带着周园园他们三个孩子,在警卫团的驻地十里屯街上转了大半天,也没找到适合她做的事。

    在一个狭窄的巷子里,赵芸香看见一个裁缝铺,就站住了脚。裁缝铺里有一件让赵芸香惊艳的旗袍,铺子的老板正是这个胡三娘。只不过那天的胡三娘鼻子上架了一副老花镜,今天的胡三娘没有带眼镜,所以周园园才一时没认出来。

    见无人应答,胡三娘心里有些惶恐。不过,既然已经遇上了,胡三娘又不愿意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只要眼前的这位修士答应收她为奴,她就可以借助修士修炼时的灵气修补自身破碎的内丹。就在刚才短短的几份钟里,靠近周园园的胡三娘已经感受到了汹涌澎湃的灵气,可想而知,今天的这位修士实力高强。如果跟着这样的主人,她胡三娘修补好内丹上的裂痕,指日可待。

    “仙人,三娘愿为仙人奴仆,求仙人收容。”胡三娘在地上重重地磕了一个头,继续祈求着。

    仙人?胡三娘是在说自己吗?周园园有些忍俊不禁,不由得“扑哧”笑了一声。周园园的声音清脆悦耳,听在胡三娘的耳里,可以分辨出周园园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人。

    胡三娘的内心涌上一阵狂喜。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胡三娘也不会没看到人就请求认主。妖精认修士为主人,也是有讲究的。像它们狐族,最好能认个同性的主人。

    妖精一旦认主,生死都操控在主人的一念之间。青丘狐族的本命神通是幻化和魅惑,认主之后,胡三娘的本命神通对周园园就失去了作用。一旦周园园对胡三娘心存恶意,胡三娘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必死无疑。

    “你有什么本事?我为什么要收下你?”说实话,设身处地来想,周园园自己肯定不愿意做别人的仆从。在周园园的印象里,奴仆制度是封建社会的糟粕之一。见胡三娘要求做个仆人还一脸虔诚的样子,周园园觉得有些奇怪。

    这下子,胡三娘听到更清楚了,她即将要拜的主人确实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年轻的女人。不过,修士的年龄一向是个秘密,就算是活了几千年的修士大能,外貌都是很年轻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如果有可能,谁愿意顶着满脸的皱纹恶心自己?

    胡三娘已经上百年没在尘世中见过修士的踪迹了。近百年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修士一族退隐到了深山老林中,尘世间已经难觅修士的踪影。周园园是胡三娘这百年来见过的唯一一位修士。不,也不算是唯一一位,那天在小巷子里遇见的小女孩,身上有着灵气的气息,应该也是一名修士?

    胡三娘的脑海里不期然地浮现出周园园趴在文梓青背上睡得迷迷糊糊的画面,那天的胡三娘,曾经起过歹意,妖族有一种秘法,可以吞噬修士的灵气来疗伤。不过,这么多年来却没有几个妖族敢这样做。毕竟,妖族吞噬修士的灵力是修真界的大忌,胡三娘如果那样做了,会沦为整个修真界修士们追杀的目标。

    周园园他们在十里屯街上晃悠的时候,就被胡三娘给盯上了。胡三娘弄出那个幻境,就是想迷惑住周园园一行人,然后从周园园身上获取她迫切所需的灵气。

    不过,到了最后的关头,胡三娘还是收手了。一方面是因为周园园靠自己挣脱了胡三娘的迷惑,恢复了清明。另一方面,胡三娘也不敢冒这种天下之大不韪。

    差一点,她胡三娘就抛弃了本心坠入了魔道!想起那次悬崖勒马的后怕,胡三娘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

    周园园那时刚踏入仙途几个月,只有炼气三层的实力,还不能控制住体内的灵气外逸。在普通人眼里,周园园只是长的比一般的小女孩精致了一些,灵动了一些。但是在胡三娘这个狐妖的眼里,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周园园的资质惊人,经过几个月的修炼,再加上锻神诀功法的牛掰,此时的周园园比起几个月前,实力已经突飞猛进。胡三娘虽然看不见周园园,但却可以感受到刚才周园园修炼时那股磅礴的灵力,这也是胡三娘未曾把眼前的“高人”和几个月前的小女孩联系在一起的原因。

    见胡三娘摇头,周园园顿时觉得有些不高兴。这胡三娘什么都不会,难道她捡只狐狸精回去供起来不成?她自己现在还要老爸老妈养呢!

    “我不需要奴仆,你走吧!”周园园淡淡地说了一句后,不想再理会眼前这个脑子明显有问题的狐狸精,站起身打算离开这里。

    上赶着给人做奴仆,不是脑子有问题又是什么?

    “仙人,求您大发慈悲,三娘如果不能跟在仙人身边,命不久矣!”胡三娘大惊失色,急忙又重重地磕了一个头,说:“仙人,三娘会裁衣做饭,还会侍花弄草,只要仙人留下三娘,三娘愿供驱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