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素娘

    “你这个不下蛋的母‘鸡’,天天光知道吃了睡睡了吃,连个蛋都下不出来,留着你有什么用?”一声尖锐的叫骂声从素娘的耳边响了起来,伴随着叫骂声的,是一条木棍拍打在地面上的“扑扑”声,以及‘鸡’被吓得直飞的“扑棱扑棱”声,以及母‘鸡’大叫的“咯咯”声。

    嘶~!头好疼!

    素娘张开眼睛,入目的是一间破旧的泥土房。身下是一‘床’硬邦邦的木板‘床’,房间的窗子很小,又开的很高,所以整个房间显得有些昏暗。

    我是谁?我怎么在这儿?

    素娘愣了愣。

    自从前两天滚下山坡后,素娘就觉得自己有些怪怪的,她的脑子里经常会出现这个问题:“我是谁?”

    虽然见到她的人都叫她素娘,可是,素娘却觉得自己不叫素娘。可是,她不是素娘又会是谁呢?一想到这个问题,素娘的头又开始痛了起来。看来是摔下山坡的时候摔成脑震‘荡’了。

    脑震‘荡’是什么?素娘皱着眉头想了大半天,也没能想起这个词语是从哪里听来的。村子里的老大夫?不可能,这个村子比较偏僻,四周都是山,村里根本没有大夫,村里人生病了都是到山外镇上的医馆去看病。当然了,是那种大病才有这样的资格,对于素娘这样从山上摔下来的”小病“,一般都是放在自家养上几天,能好就好,不好就拉倒。

    这是一个山青水秀的小村庄,叫做秀水村。素娘是秀水村的小媳‘妇’,今年二十三岁,嫁进秀水村已经有八年了。

    两天前素娘上山搂柴火,背的柴火太多没看清路,一脚踩了个空摔下了山坡。还好山上有其它村民在,素娘被人救了上来,送回了她家。随着素娘的不断思考,她的脑子里出现了这些信息。

    咦?这里的‘女’孩子怎么这么早就嫁人了?十五岁,还是个中学生呢!太不讲人权了。

    素娘的脑子里又莫名其妙多了些自己不认识的词语。中学生?人权?这是什么东东?

    素娘的头又开始痛了起来,比刚才痛的多。

    “啊~!”素娘轻呼了一声,她真的忍不住了,头像是裂开了一样的痛。

    听到素娘的呼痛声,窗外的喝骂声停顿了下来,紧接着,是那个老婆婆更刻薄的声音:“老婆子我命苦啊!娶个儿媳‘妇’连个屁都生不出,还要老婆子反过来‘侍’候她啊~!老天爷啊~您怎么不开开眼把这个天杀的给收了哇~!”

    这下子,素娘就算是再笨,也知道自己就是窗外那个老太婆嘴里的儿媳‘妇’和“不下蛋的母‘鸡’”了。‘奶’‘奶’的,怎么就成了这么悲催的人物了呢?是不是自己睁开眼的方式不对?

    素娘想到这里,马上闭上了眼睛,接着又张开看了看,还是那间破旧的小土房。素娘还是不相信,狠心地伸出一只手往自己的另一只胳膊上掐了一把。

    嘶~!真疼!素娘‘揉’了‘揉’被自己一把掐的乌青的小臂,泪水都快疼出来了,看样子不是在做梦。可是,她的记忆里为什么没有嫁人这回事?还有秀水村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外面,老太婆的声音更加凄厉了起来:“哎哟喂~!没天理了没活路了,儿媳‘妇’不‘侍’候婆婆,还躺在‘床’上等着婆婆去‘侍’候,真的反了天了鲁!”

    还没等素娘想出个什么头绪来,“哐当”一声,那扇破旧的木‘门’被人大力推开了,撞到墙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素娘,身子好了怎么还不起身做事,要老娘替咱们‘操’劳,是大大的不孝啊!”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背着光走进了房里,冲着‘床’上懵懵的素娘嚷嚷道。

    素娘眯了眯眼,才算看清了眼前这个汉子的模样。

    汉子看上去年纪比素娘要大上十多岁,满脸的络腮胡子,满脸横‘肉’,五短身材,一双细长的眼睛看着素娘的时候迸‘射’出一丝丝寒光,一看就是个极不好惹的人物。

    李旺财,三十八岁,秀水村的屠夫加猎户,素娘的丈夫。看着那个汉子,素娘的脑子里莫名地多了些信息。

    见素娘坐在‘床’上呆愣愣地看着自己,汉子心头的火往上直窜,只见他双眉竖起,几步冲到‘床’前,抓住素娘的头发就往外拖,边拖边骂:“你这个臭婆娘,让你做事就是一副听不懂的模样,他娘的,老子‘花’了一两银子娶了你这样的‘女’人,连个孩子都生不出,亏死了。”

    一两银子娶了个婆娘,自己这么不值钱吗?素娘惊愕。

    素娘惊愕间,忘了伸手去挡李旺财的手,直到头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素娘才清醒了过来。此时的素娘,整个人已经被汉李旺财粗鲁地从‘床’上拖到了地上。磕磕碰碰中,素娘的身上时不时传来被撞击后的钝痛,不用想她的身上肯定多了很多瘀青。

    妈的!想找死吗?素娘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气。她最讨厌打‘女’人的男人,等她缓过神来,这个李旺财死定了!

    素娘心里虽然发着狠,奈何她的身子太弱,一点力气都没有,被李旺财瞬间拖到了‘门’边。

    “放手。”素娘喊了一声。她真的快被气死了,明明知道自己有能力打趴这个李旺财,却被人当成破布团般地虐了,她这是怎么了?摔了一跤就摔成柔弱的小‘女’子了吗?

    “哟~!臭娘们今天还敢顶嘴了?看老子几天不打你是不是胆子‘肥’了?”李旺财听到素娘的喊叫声,不但没有停手,反而一只手抓住素娘的头发,另一只手反手一个巴掌就甩到了素娘脸上,嘴里骂着:“臭娘们,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老子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人物了不成?做啥啥不行,搂个柴火还能掉下山,真他娘的晦气。”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素娘的心中怒火蓬勃。妈~的!自从自己什么之后,好多年没尝过挨打的滋味了,这个矮穷挫是什么东东?竟敢动手打老娘?看老娘整不死丫的!素娘的脑子里又开始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中间那个什么,素娘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