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打还

    看着朝阳的霞光布满了东边的山顶,素娘有了想往山里走走的冲动。

    据素娘所知,灵山后面的那重重高山直没有村民敢去,听说那里有豺狼虎豹等大型的凶猛动物,以前去了那边的村民无人生还。

    看着那重重高山,想着那些能变成食物和钱财的大型动物,素娘觉得自己身上的血液流动地快了几分,她知道这是种叫做渴望的感觉,比她饿肚子时想吃饭还要想的厉害。

    素娘回到家的时候,李旺财和李陈氏个正在抱茅草,个正在修房顶,两人都在骂骂咧咧的,山神娘娘他们不敢放在嘴边,骂的对象不外乎就是昨天傍晚去河边洗衣服去不复返的素娘。

    “哎哟喂!你这个杀千刀的小娼妇,洗几件衣服洗了大半天加个晚上,你洗到天边去了不成?”李陈氏看见素娘站在门口,“嗷”的声扔下了手里抱着的茅草,边骂边往素娘站着的门口扑了过来。

    “小贱人,等会让你好看!看我不扒了你的”屋顶上的李旺财瞪着双小眼睛,冲着素娘恶狠狠地骂了句。

    还没等李旺财骂完,只听得”哐当“声,李陈氏扑向素娘的身子被素娘脚给踹到墙脚边上的口大缸里去了。

    ”皮。“这时,李旺财骂的最后个字才骂出了口。

    ”我儿救我。“李陈氏瓮声瓮气的声音从大缸里传了出来。

    这是口咸菜缸,有人高,还好缸口不算大也不算小,刚好让李陈氏的脑袋完美穿过,又让李陈氏厚实的肩膀顶住,好悬才没让整个人被素娘当成颗葱给栽进缸里了。尽管这样,李陈氏还是够呛,缸里面的咸菜是积年咸菜,味道有点发臭了。虽然只剩了个缸底那么多,那臭味点也不亚于茅厕里的米田共。李陈氏刚呼叫了声,就觉得自己的鼻孔和嘴巴里充满了臭气。

    李旺财站在屋顶看的清清楚楚的,自己那个瘦瘦弱弱的小媳妇,在他娘李陈氏扑过去的时候,轻轻地把身子偏了偏,飞起只脚,就把他娘给踹进咸菜缸里去了。

    李旺财惊呆了,没想到他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媳妇还会打人呢?这么些年来,不管他和老娘怎么欺压,都没见邱素娘反抗过丝半点。猛不丁看见个奋起的邱素娘,李旺财还以为自己在梦中。

    ”我儿救我!“李陈氏的求救声又响了起来,惊醒了在屋顶发呆的李旺财。

    李旺财顺着搭在墙边的木梯,几步从房顶滑了下来。李旺财顾不得去找素娘晦气,把抓住老娘李陈氏在咸菜缸上胡乱踢腾的双腿,像是拔萝卜样把李陈氏从咸菜缸里给解救了出来。

    此时的素娘,看都没看正在忙活着的母子俩眼,施施然地走进了家门后,把手里的空篮子往地上扔,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儿啊!吓死为娘了!“李陈氏坐在地上半晌后,才回过神来,叫了声。

    李旺财满脸阴沉地看着房门的方向,如果是以前,素娘敢这样做的话,李旺财肯定二话不说冲进房去把素娘给揍顿,今天的邱素娘,却让李旺财觉得很危险。他在权衡,自己到底是进去喝骂素娘?还是让自家老娘闭嘴不要说话?

    ”好你个小娼妇,夜不归家不说,还敢打婆婆,哎哟喂!大篮子的衣服,怎么件都没有拿回来?养你个吃白食的有什么用?看我不叫里正来,把你个小娼妇浸猪笼。“还没等李旺财考虑好,李陈氏已经看到了那个被素娘甩在边的空篮子,顿时激动了。

    昨天素娘拿出去洗的衣服,是他们娘儿俩除了身上的身衣服之外的所有衣物了,素娘洗个衣服居然把衣服给洗不见了?这让李陈氏的心像是被剜出来般的痛。她从地上飞快地跳起身,往素娘的房里扑去。

    有李旺财在,李陈氏很有底气。李旺财是秀水村的屠夫,又天生大力,秀水村里寻常三五个汉子起上都不是李旺财的对手,这也是李陈氏这几年在村里横行无赖的保障之。

    李陈氏想着,刚才她是不小心才被素娘给推到了缸中,素娘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有李旺财的力气大,他们母子俩对付个素娘,今天怎么也要素娘向他们求饶不可。

    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

    李陈氏刚冲进房门,房门就”啪“地声关上了。紧接着,李旺财就听到房里传来”噼里啪啦“拳头到肉的阵阵闷响以及”唔唔唔“的声音。

    李旺财惊,赶紧跑了过去,刚才素娘那脚他看得很清楚,不仅充满了力量,连准头都风毫不差。夜不见,自家柔弱的婆娘变身母夜叉,这让李旺财觉得有些诡异,更多的是担心,里面吃亏的那个不用说肯定是他老娘。

    素娘捏着拳头噼里啪啦专门往李陈氏最痛的地方下手,几拳下去,李陈氏就痛的连呼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看着眼前如同罗刹附体般的儿媳妇,李陈氏的眼里出现了惊恐。李陈氏不知道素娘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只知道,素娘如果再打下去,她这把老骨头今天说不定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还好,素娘打了几下后就收手了。她只是想出心中的口恶气,并不是想把这个可恶的老太婆给打死。再说了,报复个人最好的方法不是让他死,而是让他生不如死。

    咦?这句话是谁告诉她的?怎么这么熟悉?素娘愣了愣。

    对于时不时出现的陌生词语,素娘现在已经淡定了很多。等李旺财推开房门的时候,素娘已经坐在床沿收拾着手里的小包裹,而李陈氏躺在地上,眼泪鼻涕糊了满脸,张着嘴却半句都嚎不出。

    素娘嫌弃李陈氏呱噪,打人的同时封住了李陈氏的哑穴,这下子,十二个时辰内素娘都不用听到李陈氏那把尖锐的嗓音了。

    看见李旺财,李陈氏的手颤巍巍地伸向他,眼里满是期盼。

    ”娘。“李旺财叫了声,冲进门去扶起地上的老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