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小树

    两母子在院子里充当布景板,素娘也懒得理会这两个碍眼的家伙,顾自跑到李陈氏房里拿了一些‘鸡’蛋和白面,到厨房忙活了起来。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素娘第一次觉得打人也是一项力气活,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她又饿了。

    素娘毫不客气地打了几个‘鸡’蛋,拌进白面里。想了想又去后院摘了几根葱,切的碎碎的,撒在和好的面上。不一会儿,厨房里就传出了香喷喷的葱油饼味。

    素娘做这些事的时候,李陈氏已经被李旺财从咸菜缸里救了出来。两人见素娘在厨房里忙活着,想跑又不敢跑。李旺财身上的伤明摆着呢!这个素娘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

    香喷喷的葱油饼出锅后,素娘一口气吃了三张,才觉得空空的肚子没有那么饿了。剩下的十几张饼,素娘找了块干净的白布包着,塞进了自己的包袱里。

    做完这一切后,素娘看都没看李旺财母子俩一眼,背着包袱施施然出‘门’去了。

    站在灵山脚下,素娘心‘潮’澎湃。她觉得,自己天生就应该生活在青山绿水之中,而不是像个受气包一样被那一对母子搓磨。

    看着远处的重重山峦,素娘的心底感受到了莫名的呼唤。素娘觉得,她应该去那些高山上看看,或许在那里,可以找回她失去的记忆。

    ”别让她走了!“

    ”快点快点!“

    ······

    一阵喧嚣声从身后传来,素娘回身一看,一群汉子手拿锄头木棍铁叉之类的”武器“追了上来,后面还跟着一大群看热闹的三姑六婆,瞬间围住了素娘。

    素娘抿着嘴看着一堆人,心里满是不耐烦。她已经准备走了,这些人怎么还是不放过她,难道真的要她出手废了全村人的‘性’命不成?想到这里,素娘的眼里‘射’出寒光,在寻找着她心中认定的罪魁祸首。

    果然,李陈氏和吊着一只胳膊的李旺财站在二十米开外的人群外朝这边张望,看见素娘看向他们的目光,母子俩的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阴’狠的笑容。

    素娘的脸‘色’一寒,心中杀机顿起。

    “素娘,你想去哪里?”里正扒开人群走了进来,站在素娘身前问了一句。

    “上山。”素娘本来不想回答,看到里正已经差不多全白的须发,还是应了一声。

    “你家男人和婆母可同意了?”里正的脸拉的很长,问话的语气也不大好听。如果不是看在同村村民的份上,里正还真不愿意管李旺财家的破事。平日里,这两母子尽知道欺负素娘,现在被素娘打了一顿也是活该。要不是李陈氏赖在他家里撒泼不走,里正还真不想来这一趟。

    “无需他们同意。”素娘冷着脸回答了一句。

    “此话怎讲?你是李家媳‘妇’,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李家的颜面,怎能如此说话?”里正当眉头也皱了起来。秀水村的风俗就是这样,媳‘妇’不仅仅是一个人,也是属于夫家的财产,不管是哪个‘女’子,只要嫁了人,就属于夫家管制。

    “这个李家媳‘妇’我不当了。“素娘才不管这么多,直接甩出了一句让众人哗然的话。

    ”咳咳咳······荒唐,荒唐!“老里正已经被素娘彪悍的话给呛到了,除了荒唐两个字,他还真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素娘这样胆大包天的行为。

    ”臭娘们,你想怎样就怎样么?得看我们秀水村的民众答不答应!如果各家小媳‘妇’有样学样,不就被你带坏了咱们村的风气?“李旺财见势不妙,直着脖子嚷嚷了一句。

    ”是啊是啊!旺财媳‘妇’也太离谱了,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

    ”伦理纲常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事,怎么可以想怎样就怎样?“

    ”千年的媳‘妇’熬成婆,大家都是从媳‘妇’熬出来的呢!“

    ······

    秀水村的一部分村民被李旺财的话煽动起了情绪。

    素娘没有出声,就这么静静地站着,等村民们的声音渐渐停止的时候,素娘才开口说:”我现在要走,你们想怎样?“

    村民们愕然。

    他们想怎样?不是明摆着的吗?他们手里的刀叉棍‘棒’可不是吃素的,谁家出了个不受调教的媳‘妇’,满村的人都会帮忙拿下她,拿不下的,打死不论。这就是他们秀水村的规矩。

    旺财媳‘妇’这是傻了?连这个规矩都忘了?

    ”打!这个媳‘妇’我不要了,按照村里的规矩,打死不论。“李旺财咬牙切齿的声音响了起来,惊醒了一众村民。

    顿时,村民们手里的棍‘棒’像雨点一样朝素娘的头上身上打去。

    呵呵呵······规矩?打死人的规矩?草菅人命的规矩?这要看看老娘同意不同意!

    素娘心中杀机一起,双眼顿时猩红一片。

    周园园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棵树。

    是的,一棵树。没有眼睛没有嘴巴没有身子没有胳膊没有‘腿’的树,一棵长在地上不能移动的树。

    为什么没有眼睛的一棵树能看到自己的模样?这么说吧!现在的周园园除了不能移动,她的神识还是存在的,在周园园金丹期的神识覆盖下,周园园看清楚了自己所处的地方是在一座山的半山腰。

    好渴!好饿!想喝水!想吸收营养!

    如果不是这些本能的感觉太过强烈,周园园本来想好好地看看周围的环境。

    在本能的驱使之下,周园园收回了外放的神识,注意起自己身边十米之内的环境来。

    这是一棵长在大树包围下的小树苗。这是周园园给自己的第二次定位。

    这棵看不出是什么品种的小树苗看起来蔫巴巴的,正是缺少水分和养料的表现。

    该怎么办呢?周园园有点犯愁。她是一个人的时候,饿了就吃东西,渴了就喝水。现在成为了一棵树,渴了照样要喝水这一点她知道,饿了该吃什么她就不知道了。

    周园园“看”了“看”自己的树根,又细又短,难怪喝不到水呢!

    找到原因后,周园园努力地把树根往地底下钻,一寸,两寸,一尺,两尺······到了十几米长的时候,一股甘甜的泉水终于被树根找到并吸了上来。干渴的小树终于不缺水了,周园园高兴地笑了,树梢上的树叶“唰唰唰”地抖了几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