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无私

    ‘玉’兔西坠,朝阳从东边冉冉升起。。: 。

    周园园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修炼。在这日月‘交’替时分,周园园整个树冠开始冒出一丝丝白气。

    老树妖像往常一样惬意地吸了一口从周园园这边飘过来的白气,顿时‘精’神百倍。

    看着时不时浑身冒出白气的小树,老树妖很惊奇。它活了一万两千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周园园这样的小桂树。每天不吃不喝,光是站在阳光下伸展着身姿,就能渐渐地长高,而且越长越茁壮。

    毕竟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树种呢!比它们这些土生土长的桂树一族强多了!老树妖不止一次地感慨着。

    六年前,一颗小桂树的种子从天而降,掉在了它们这一片桂树林里。四年前,地里的种子渐渐地发芽,长成了一棵蔫巴巴的小树。

    三年前,小桂树半死不活的,头上顶着十来片稀稀落落的叶子,眼看着就要咽气了。到如今,小桂树比之前长高了两倍还不止,碧绿碧绿的叶子长满了小桂树的枝头。

    不仅如此,小桂树的身上时不时会冒出一丝丝‘乳’白‘色’的雾气,它这个神作书吧为邻居的时不时吸上一两口,顿时觉得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咳咳咳,错了,是叶子也不黄了,就算不吃不喝肚子也不觉得饿了。

    “小丫头,小丫头。”老树妖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呼唤着周园园。自从三年前周园园放走了那只小白兔后,老树妖还是第一次找周园园说话。

    “我在呢!有什么事?”周园园百忙之中分出一丝心神来回答老树妖的话。

    “你能教教我怎么制造这些白气吗?”老树妖想了想,还是开口了。这白气真的是好东西啊!吸上一口就能管几天不饿肚子,如果它也能制造白气,族里的这些孩子们就不用挨饿了。

    老树妖刚在这里生活的时候,这片森林里的动物还是很多的,那时候的桂树一族,根本不缺少食物。可是近几年来,树林里的动物不断地减少,它们这些树又不能移动,光靠着捕猎,桂树一族已经面临着灭族的下场。

    “我每天给你的白气不够多吗?”周园园有些不耐烦了。看在老树妖当年帮过她的份上,周园园隔上三两天就喷出几口灵气给老树妖吸收,没想到老树妖这么贪心,明明不饿肚子了,还想要多点灵气。

    “不是的不是的,小丫头,谢谢你的白气,让我这几年没饿过肚子。我是想着,如果我也能制造白气,每天给孩子们吸几口,大家也不会这么艰难了。”老树妖把自己的打算老老实实说给了周园园听。老树妖说的也是事实,这几年来,随着经过这片树林的动物越来越少,桂树们经常忍饥挨饿,一个个都蔫巴巴的。就连那个强壮的中年树妖,实力也在不断地退化中,现在桂树一族的族长已经重新成了老树妖了。谁让老树妖有个好邻居呢!

    老树妖活了这么多年,眼光还是很老辣的。周园园给它的这些白气,怎么看怎么像是桂树一族传承里说的“灵气”,可惜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桂树一族自从扎根在这片土地上后,修炼方法就断了传承,在老桂树的记忆里,它们每天只能够靠吸食动物的血‘肉’来维持生命,老桂树活了一万多年,吃过的动物有成千上百万那么多。

    如果能够学到周园园的办法,不用捕猎就能维持生命所需的能量,老树妖觉得这样才是一条金光大道。毕竟,它们桂树一族属于上古仙树,应该是能修炼的呀!

    “好······吧!不过,这个方法我自己都不知道对不对哦!万一有什么不好的结果,你可别怪我。”周园园见老树妖不是为了自己讨要修炼功法,不由得有些感动。说实话,周园园见过很多自‘私’的人,看见什么好东西都恨不得往自己怀里划拉,还真不如这棵老树这么无‘私’,吸口白气还想着族里的小辈。

    “谢谢你,小丫头,我代表桂树一族谢谢你。”老树妖衷心感谢周园园,如果不是这个聪明的小桂树,它们一族过几年就会全部饿死,真的很感谢周园园拿修炼的功法出来分享,替它们延续了生命。

    周园园没有再吭声,把吸收阳光中绿‘色’光点的办法告诉了老树妖,至于吸收月华的方法,周园园暂时留了一手。毕竟,她也不知道这些方法到底正确不正确。再说了,光凭着阳光里的绿‘色’小光点,老树妖它们就能活的好好的。

    接下来的日子,周园园更加刻苦了。她想家,想妈妈,想爸爸,想哥哥,想外公,想文梓青,想舅舅舅妈,想表弟表妹们,有时候她甚至在想,如果真的一辈子只能神作书吧为一棵树的话,她会不会后悔没有回应过文梓青对她的感情?

    周园园不是真的十几岁的小姑娘,她的芯子是一个成熟的‘女’人。文梓青每次看着周园园的眼神热烈而又带着一点渴望,周园园又怎会不明白文梓青对她的心思?只是,上辈子的周园园婚姻太失败,尽管文梓青毫不掩饰地表达了他的爱意,周园园却不敢有丝毫回应。这辈子的周园园是一名修士,一名可以活上成千上百岁的修士,如果她回应了文梓青的感情,最后的下场也只是生离死别罢了!

    周园园觉得自己很矛盾,一方面,周园园渴望文梓青对他好,另一方面,周园园又害怕文梓青对她太好。周园园觉得自己配不上文梓青,文梓青是个纯真的少年,而她呢?是个内心百孔千疮的老妖怪,或许······她只适合孑然一身地过上一辈子。

    修炼的过程太枯燥,周园园一边修炼一边胡思‘乱’想,时间不停地流逝过去了。

    周园园接下来修炼的日子里,也从没看见过一个人。没看到人,周园园就不能判断自己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甚至不知道自己所处的年代。

    想起后世在电视里看过穿越之类的电视剧,周园园的内心有些不安。她不是害怕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而是害怕这个环境里没有她在意的家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