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乱了

    乐李旺财被素娘废了一只手后,早就不能杀猪了。,: 。见素娘开赌坊赚钱,李旺财整天乐呵呵地,跟着素娘吃软饭。李陈氏见到素娘也不摆脸‘色’了,整天对人说他老李家祖坟上冒了青烟,才娶到了素娘这么个好媳‘妇’。

    对于这一对母子,素娘虽然不理会他们,但也没有虐待他们,除了不准他们靠近自己三尺之内,每天好酒好‘肉’任吃。

    李旺财和李陈氏吃的膘‘肥’体壮,觉得这样的日子赛似神仙。可惜两母子的运气不大好,这样的日子才过一年,李旺财就因为喝醉酒一头栽进河里淹死了。李陈氏听到儿子的噩耗,一口气没上来,也跟着去了。

    素娘发完两人的丧后,也没有再嫁,就守着个赌坊过日子。

    素娘请了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在赌坊里看场子,看有没有谁敢在赌坊里出老千。开赌坊的,最恨的就是出千的赌徒,一旦被发现,就是打折双手扔出去的下场。

    不过,在富贵赌坊出千的人一年还真找不出几个,因为,素娘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就算巡视场子的大汉们看不到,素娘自己也能找出所有在富贵赌坊里搞小动神作书吧的人,几次之后,富贵赌坊成了赌徒们最规矩的赌坊。

    后厅里,胡三娘正坐在一张大大的靠背椅上,双手靠在椅子的扶手上,气势威猛,一副山大王的架势。

    胡三娘的身后站着两个打扇的男人,身前跪着一个捶‘腿’的男人,还有一个男人坐在胡三娘脚边的小凳上,正轻柔的剥开手里的一颗葡萄往胡三娘嘴里送。

    这几个男人都在二十岁左右年纪,个个都像地主家的丫鬟一样低眉顺目地做着事,脸上的神情也是乖巧的不得了。

    胡三娘吃了一口葡萄,皱了皱眉头,”啪“地一声,一个巴掌打在了剥葡萄的男人的脸上,冷冷地说了声:”酸的。“

    其实素娘嘴里的葡萄并不酸,素娘只是不喜欢那人一双滴溜溜不安分的眼睛。

    ”是。“那男人垂下眼睛,唯唯诺诺地应了一句后,顶着半边红肿的脸继续他‘手剥葡萄”大事。

    ‘乱’了,‘乱’了!伦理纲常全都‘乱’了!

    里正每次来到素娘家,看到素娘的做派,真心觉得辣眼睛。

    三年时间,秀水村的里正觉得自己一头斑白的头发快要被自己揪光了。里正是真没想到,才三年时间,素娘会把秀水村“祸害”成这样子,如果早知道,他当年带人追素娘回来干嘛?

    里正第n次哀求着说:”素娘,请你快快离开秀水村,放大家一条生路吧!“

    “怎么?怕了?您当年可不是这样说的。”素娘不理会里正的哀求,眼角都没扫里正一眼。

    “素娘,我们昨日已经说好,全村村民合伙买下你家产业,跪地恭送你离开,你怎可食言而‘肥’呢?”里正苦口婆心地劝说着素娘。为了买下素娘家的产业,里正算是把自家的亲戚好友求了个遍,才找到了一个愿意借钱给他们的财主。素娘的产业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几千两银子还是值的。

    里正是真没办法了,再让素娘在秀水村“玩”下去,不到半年,秀水村的所有财富都要属于这个‘女’人了,而他这个里正,说不定也要靠卖身为奴才能抵消欠素娘的债务。素娘家的那些男“丫鬟”,就是抵债抵回来的。刚刚被素娘打了一巴掌的那个剥葡萄皮的男“丫鬟”,就是里正的侄儿。

    里正自己不赌,可架不住有几个会赌的儿子啊!再给他们赌下去,里正家的家底都要掏空了。

    一个小‘妇’人,就让他们秀水村发生了这么翻天覆地的大变化,里正不知道该骂那些嗜赌的赌徒,还是该悲伤当年不该追素娘回村。

    素娘冷冷地看了里正一眼,没有说话。

    里正心里打的主意,素娘心里清楚的很。里正以为素娘走了以后,秀水村会恢复到几年前的情景。男人当家做主的情景。

    素娘可以料定,里正的期望注定会成空。因为,秀水村的村民们已经放出了自己心中的那头恶狼--贪婪。只要这些人一天存在贪婪之心,富贵赌坊就会一直兴旺下去。就算素娘不做老板,也会有人接手开这家赌坊的。

    秀水村的‘女’人们这几年算是抬头‘挺’‘胸’了,在素娘的‘淫’威之下,没有哪一家的男人敢强迫自家婆娘做她不愿意做的事,在素娘的带领下,秀水村成立了”‘妇’‘女’联合会“,专‘门’惩治那些打老婆的男人。

    素娘专‘门’挑选了几个学武根骨上佳的‘妇’‘女’,教授了一些拳脚功夫给她们,这几个‘妇’‘女’,已经成为联合会里的骨干分子了。可以说,就算素娘此时离开秀水村,秀水村也不可能再恢复到几年前男尊‘女’卑的境况。

    伦理纲常?只要里正提起这几个字,素娘就想冷笑。

    当年的素娘是真心想离开这里,去寻找大山对自己的呼唤。被里正带着一堆人围住后,素娘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素娘强按下心里想杀戮的念头,决定以这个“温和”的方式给秀水村的男人们一个永生不忘的教训。

    这些年来,素娘没有杀人也没有用强迫的手段,她只是开了一家赌坊,就让秀水村的男人们滑下了贪婪的深渊。至于李旺财母子,素娘也没有动过他们一个手指头,这世上,比拳头更可怕的是胡吃海喝的安逸生活,李旺财母子是自己把自己给神作书吧死了。素娘从这对母子身上感受到了这个真理。

    赵芸香觉得这段日子好累。前所未有的累。

    赵芸香是觉得心累。

    丈夫周志新带着部队去了前线,几个月也没能打个电话回来,赵芸香知道前线战事肯定凶险,要不然周志新这么顾家的人不会连个电话也不打。

    如果周志新在家,赵芸香的压力也没这么大。医院今天已经发了病危通知,周园园昏‘迷’已经足足九十来天了,郝院长征求赵芸香的意见,是继续治疗还是让周园园回家“修养”。

    当然,这个“修养”只是个好听一点的说法,换个说法,就是回家等死的意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