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爆发

    一  周将军和周希都不在,赵芸香没地方问,只好任由着护士给周园园‘抽’了三次血。。: 。

    今天已经是第四次了,园园都要出院了,护士怎么还过来‘抽’血检查?赵芸香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一回,她说什么也不让‘抽’了。

    小青走后不到十分钟,病房的‘门’再次打开了,走进来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白大褂医生。这是一位三十来岁的年轻人,是仁和医院一个月前从国外请回来的医学博士,擅长医治各类疑难杂症。

    “赵‘女’士,你们家孩子病还没好,不能出院。”郁医生走进病房,用命令的口气对赵芸香说。

    赵芸香听人说这位郁医生医术很高明,在国际上得过几次医学大奖,是仁和医院高薪从国外挖回来的。可今天,赵芸香面对着这位“医术高明”的郁医生,直接翻了个白眼。

    医院又不是郁医生开的,说话好大的口气,就算是他开的,病人想出院就出院,他还能硬来?赵芸香想。

    一个星期前,郝院长去省外开一个重要的学术会议,把周园园的监护工神作书吧‘交’给了这位郁医生。三天前,郝院长回来后,重新接手了周园园的查房工神作书吧。郁医生还是每天过来替周园园做检查,一点也没有‘交’出工神作书吧的自觉。

    赵芸香很不高兴,她记得周希曾经‘交’代过,周园园的病只能由郝院长看,别的医生不能‘插’手。

    郝院长出差之前,因为怕归期未知,才委托郁医生照看一下周园园。在郝院长的心里,或许对郁医生抱着两分希望。毕竟郁医生是国际上有名的医学博士,周园园的病情郝院长自己治不了,他希望郁医生能看出一点端倪。

    赵芸香当时怕郝院长不在的这几天里,周园园的病情会有什么变化,才勉为其难地同意了。在赵芸香看来,每天听周园园听心跳和数脉搏,换个医生做也没什么。可现在郝院长已经回来了,这郁医生还往周园园跟前凑,还做这么多奇怪的化验,赵芸香直接不高兴了。

    “我家孩子今天必须出院。”赵芸香没理会郁医生,口气强硬地说。

    虽说周园园住院算是工伤,每天的医‘药’费不用自己掏钱,但是,这已经住了三个月的医院了,孩子一点变化都没有,每天除了睡觉还是睡觉,她还不如让孩子回家睡呢!至少空气会比医院里清新很多。在医院里住着,不说别的,光看着护士这两天每天从周园园身上‘抽’出五六管的鲜血去做检查,赵芸香都觉得心惊。

    “no,no,我不会批准周园园出院的。这个病例非常奇特,周园园像是个“活死人”,非常有研究价值。”郁医生一着急,说的话里连英文都夹上了。说出来的话却让赵芸香的肺都快气炸了。

    什么?她家孩子具有研究价值?谁准许这个假洋鬼子把园园当成研究对象的?

    赵芸香恨不得把这个郁医生一脚给踹出病房‘门’口。‘奶’‘奶’个‘腿’,这医生好大的胆子,没有经过她这个当妈的同意就把园园当成什么“研究对象”。

    赵芸香来京都生活了这么些年,‘交’往的又是京都上层圈子里的人物,早就不像六年前在三合镇那么无知。被医生当成研究对象可不是好玩的事,万一她家园园身上真有什么秘密,那还不全部曝光了?

    赵芸香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周园园这些年来的变化,不过,这些变化都是朝好的方面变的,神作书吧为周园园的母亲,赵芸香为自家孩子感到骄傲。

    每天看着孩子昏‘迷’中的容颜,赵芸香也觉得怎么也看不够。她家园园从小听话,又一直优秀,她这个当妈的除了孩子很小的时候‘操’过几次心,周园园大一点以后,做什么事都做得利利索索的,有时还能替赵芸香出出主意,周志新不在家的时候,周园园就是赵芸香的主心骨。

    可是,这么优秀的孩子现在只能躺在‘床’上,闭着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不吃不喝的,一天又一天。

    赵芸香虽然心痛,却也知道有些事不是自己能做到的,她现在能做的事,只是好好照顾孩子,然后等她自己醒来。

    “赵‘女’士,我可以给你钱,很多很多钱,你家孩子反正快死了,你把她留在医院给我研究,她的身体里面的活‘性’因子很高,等研究成果出来后,我肯定会得到诺贝尔······”郁医生见赵芸香一脸的不痛快,以为是自己没有给出相对应的金钱来‘交’换,‘私’下研究周园园让赵芸香不高兴了。

    没回国之前,郁医生听说过华夏很多家庭重男轻‘女’,‘女’孩子在家人的心中就像猫狗一样。在国外,很多医学研究小组会出资买一些尸体回来研究解剖,郁医生也打算这么做,他认为周园园的研究价值非常高,就算给多一点钱给赵芸香他也愿意。

    “你给我滚出去。”还没等郁医生说完,赵芸香爆发了,她脱下手里的鞋子往郁医生脸上拍去。他xx的,真的忍不住了,自家‘女’儿好好的这四眼田‘鸡’竟敢咒她死?还想用臭钱来买园园的“尸体”?他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她家园园是无价宝,千金不换。不!多少万金都不换!

    淬不及防之下,郁医生被赵芸香的鞋底拍上了他的脸。

    郁医生一边手忙脚‘乱’地抵挡着赵芸香的鞋子,一边狼狈地被赵芸香赶着往病房外退去。

    小青在一旁张口结舌地看着这场闹剧,她没想到郁医生让她替周园园‘抽’血还存在着这样的心思。小青随即想起周园园的背景,不由得蹑手蹑脚地跑出了病房的‘门’。

    天哪?这郁医生是不是傻子?周将军的曾孙‘女’还没死,他就敢拿来当他的研究对象,难怪小青刚进郁医生办公室的时候听见他在嘀嘀咕咕说着如果能切点肌‘肉’组织下来就更好了之类的话。

    更让小青惊讶的是赵芸香的战斗力。在医院几个月,赵芸香给小青的印象一直是温温婉婉的,守着昏‘迷’的‘女’儿时不时抹一下眼泪,平时对人说话都不会大声。现在这个脱下脚上鞋子打郁医生的赵芸香,像是头护崽的母老虎一样,彪悍地让小青觉得非常陌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