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碎片

    一  周将军听完小耿的唠叨,半晌没做声。

    到了此时此刻,周将军可以肯定自己这次昏‘迷’是被人动了手脚。唉!看来还是大意了,和平年代,没想到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在茶水里下‘药’。

    周将军面上不显,心里却已经翻腾开了。

    周将军不蠢,要不然也不可能从枪林弹雨中一路走到现在,他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所以也把别人想的和自己一样阳光。说实在的,周将军还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办公大楼里被人暗算。

    周希离开京都之前,和周将军说起过,抱朴道人行踪不定,他这次离京的时间或许比较长。

    周将军心系周园园的病情,让周希尽管去忙活请抱朴道人出山的事,他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还要周希跟着服‘侍’。再说了,周希走后,还有一队警卫员让周将军使唤呢!

    周希走后一个星期,警卫队长欧阳鑫家里出了事。欧阳鑫的父亲肺癌晚期,生命垂危。

    周将军给了欧阳鑫一个星期的假,让他回家看临终的老父一眼。欧阳鑫极力推辞,欧阳鑫的地位在周将军家仅次于周希,这些年来,不管有多重要的事需要处理,他们俩都会留一个在周将军身边听候调遣。

    周将军还是把欧阳鑫给赶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样的痛苦周将军自己曾经尝试过,欧阳鑫待在周将军身边二十多年,周将军早就把他当成自家子侄一般,这样的痛苦,他不想让欧阳鑫尝试一遍。

    欧阳鑫一走,周将军的身边只剩下小耿这些新来的警卫员。周将军身边的警卫员过几年就会换一批,用周将军的话来说,就是不想绑着这些部队里的好小伙们一直陪着他这个“糟老头子”,他们应该有更广阔的天地。

    确实,周将军的警卫员都是从单兵大比武中层层选拔出来的,随便一个放回部队,都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周将军结合小耿说的话,发现从欧阳鑫回老家开始,这些天发生的事后面,好像有一只黑手在‘操’控着。

    或许,就连欧阳鑫家里父亲生病的事,也是这只“黑手”所为?周将军不由得楞了神。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只黑手应该是冲着他周家人来的。

    他周家现在有什么值得人家看上的?除了他手里的那点权柄,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别人觑觎的东西。

    周将军眼里‘精’光一闪,心里已经锁定了几个有嫌疑的人。

    周将军把小耿叫到身边,吩咐着说:”小耿,你叫赵亲家来病房一趟,我有事找他。“

    赵庆山一直替周将军调理身体,照周将军看来,自己住院,赵庆山应该也会在医院。

    ”赵医生不在,郝院长说他老家有事回去了。这几天,将军的身体都是郝院长亲自调理的。“周将军被送到医院后,小耿第一时间要求郝院长把赵庆山给找来,郝院长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后和小耿说,赵庆山老家出了点事,回老家处理事情去了。

    小耿和小苏没有赵家的电话号码,周将军这里又需要人看着,两人都脱不开身。小耿没办法,只好默认了郝院长替周将军继续治疗。

    “园园醒了吗?”周将军一喜,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没有吧?小苏说他今天出去打饭的时候还远远看见夫人了。小小姐如果没事了,夫人应该不会在医院里呆着。”小耿说的夫人就是赵芸香,周家的警卫员们都跟着周希称呼,称呼赵芸香夫人,周园园小小姐。

    园园没有醒?周将军一愣,随即心里有些不安起来。

    前两天,赵庆山去周将军家给他把脉的时候曾经说起过周园园。赵庆山也许是心里的话憋的狠了,絮絮叨叨地和周将军说了好多周园园小时候的事,最后说,园园这孩子有点多灾多难,希望这次的事过去后能够否极泰来。

    周园园对赵庆山来说就是他的命根子,园园没有醒来之前,赵庆山怎么可能趁着这个关头要回老家?

    难道郝院长这个人有问题?周将军心底涌上了一丝怒气。

    ‘抽’丝剥茧的一路思考下来,周将军可以肯定郝院长撒了谎,可是郝院长和他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为什么要对小耿撒谎呢?郝院长把赵庆山和自己隔离开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小耿,和我一起开会的另外几个领导有没有事?”周将军心神微微一沉,赶紧问了一句。

    小耿虽然年纪不大,却是个机灵的,听到周将军这样问,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努力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小耿回答着说:“将军,当时开会的七位领导中,只有您一个人昏‘迷’了,何部长说您应该是太累了才晕倒的,我当时心急,没注意,后来,郝院长也说您是累到了······”

    小耿越说越觉得自己真笨,当时将军突然间晕倒,他光顾着把将军送医院,其它的事根本没留意。

    “小耿,我们马上出院,家里可能出事了。”周将军听到这里,不顾手上还在滴着的点滴,伸手把针头给拔了下来往旁边一扔,马上去脱身上的病号服。

    “将军,您的身体还没好呢!”小耿惊呼了一声,手忙脚‘乱’地去抓周将军拔针后正在流血的那只手。

    “没事了,我们马上回家。”周将军手一偏,错开了小耿去拉他胳膊的手,利索地穿好了放在‘床’边的衣服,下了‘床’。周将军年纪虽然不小了,身手却还是很利落。

    “将军,咱们要不要和郝院长说一声······”小耿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好,但又拗不过周将军的‘性’子。

    “对了,将军,不知道这东西有没有用,在扔进垃圾桶前,我给留了一块下来。”小耿被周将军一个冷眼扔过来,自动岔开了话题,从自己的衣袋里掏出一块用塑料袋装着的碎瓷片。

    这是一小块碎瓷片,虽然只有一小块,周将军还是觉得有些眼熟。周将军拿过小耿手里的碎瓷片端详了一下,认出这小半块杯子底形状的瓷片,和他在会议室里用的茶杯是同款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