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求救

    一  “这是从地上捡回来的?”周将军记得自己晕倒的时候,耳边听到一声瓷器落地后碎裂的脆响。。: 。

    周将军看着小耿的眼神有些热切。他正遗憾没有证据呢!小耿倒是想在了前头,这小伙子看起来憨厚,脑子还真灵光。

    碎瓷片上的茶水早就干了,周将军眯着眼睛拿着瓷片在眼前翻来覆去地看了看,发现瓷片的里层有一点点白‘色’的粉末。

    周将军满意地点了点头,接过小耿手里的塑料袋,重新把碎瓷片装了进去,然后拍了拍小耿的肩膀,夸了一句:“小伙子,有脑子。”

    周将军心中有了怀疑的人选,有了小耿手里的这块碎瓷片,估计真相也就不远了。

    “嘿嘿嘿······”小耿伸出一只手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憨厚地笑了。能得到周将军的一声夸奖,是所有警卫员的期待啊!

    医护人员到来之前,小耿怕碎瓷片扎到医护人员的脚,才赶着收拾了。

    小耿做事的时候,总感觉到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抬起头看时,又没有发现是谁。小耿觉得有些怪怪的,把碎瓷片扔进垃圾桶的时候,这才鬼使神差地留了块碎片下来。

    仁和医院重症监护室,赵芸香把郁医生和护士小青赶出病房后,坐在周园园的‘床’前气的直抹眼泪。

    不对!事情有些奇怪。园园她曾爷爷的地位在那里摆着呢!这个郁医生怎么这么大胆敢拿园园做研究?或许是······周将军出事了?赵芸香吓了一大跳,从凳子上站起了身,站在原地楞楞地出了一会儿神。

    郁医生的态度不对头!在仁和医院,没有哪个医生不知道周园园和周将军的关系。这些天来,不管哪个医生和护士,见到赵芸香的态度都是恭敬之中带着点恰到好处的热情。今天这个郁医生,却是一副狂傲的模样。虽说郁医生本身的医术过硬,可再怎么牛掰的医生,都是华夏的子民,怎么会以这样的态度对待周将军的家人?除非这个郁医生一开始就对周将军有意见,而且是很大的不满,才能让他神作书吧出这样的事来。

    想到这里,赵芸香急得在病房里转起了圈圈。

    怎么办怎么办?园园已经这样了,如果周将军再出了什么事,他们一家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对了,找人帮忙!

    赵芸香打定主意后,赶紧拨起了娘家的电话号码。在赵芸香的心中,已经习惯了出了事第一时间找老爸求救。

    “嘟嘟嘟······”电话占线,赵芸香傻了眼。

    赵芸香把话筒放回电话架子上,站起身来走了两步,想了想又坐回电话旁的沙发上,重新拨起电话来,这一次,赵芸香打的是周将军老宅的电话。

    电话通了,话筒那边传来“喂”的一声,赵芸香想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干的厉害。赵芸香咽了一口唾沫,才发出了一声干哑的“喂”字。

    第一个字说出口后,赵芸香下面就说的流畅了起来:“你好,我是赵芸香,我找将军有事,麻烦你帮我通报一下。”

    “是夫人啊!我是欧阳,您等会......将军开会去了,没在家。”电话那边传来欧阳鑫爽朗的声音。

    “这次会议怎么这么久啊?都已经开了几天了,将军的身体受的了吗?我这边有点急事找将军,园园的事。”赵芸香急了。再重要的会议,也不可能一开就是三四天哪?将军的身体受的了,其他领导的身体也受得了吗?

    “什么?”欧阳鑫愣住了。他刚回到京都半个小时,怎么没有人跟他回报将军已经有三四天没回家的事?

    “这里有个郁医生,非要让园园做他的什么研究对象,我一个人在医院,怕他们......”

    下面的话赵芸香还没说完,欧阳鑫已经明白了。

    “夫人,您和小小姐是在仁和医院吧?我让小王带几个人过来!”欧阳鑫赶紧做了安排,不管怎么样,将军的家人不能受到半点威胁和伤害。

    “好,谢谢你了欧阳大哥,你先忙吧!”听到欧阳鑫的安排,赵芸香松了一口气。小王带来的肯定是周将军的警卫员,在这个紧急的关头,赵芸香也顾不得周志新回来后会不会批评她滥用周将军的警卫员以及她的思想觉悟不高的问题了。比起被流言说几句,赵芸香更担心‘女’儿的安危。

    有小王他们几个在,就算郁医生出什么幺蛾子,自己也可以带着园园闯出去。赵芸香捏紧了拳头,暗自下着决心。

    另一边,欧阳鑫放下电话后,面沉如水。

    欧阳鑫跟了周将军已经有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多年里,周将军把欧阳鑫当成自己的亲人一般。在欧阳鑫的心里,周将军不仅是他崇拜的人,也像是自己的长辈一样。

    这次欧阳鑫家打电话来,让欧阳鑫回乡看望老父最后一眼。说实话,欧阳鑫的心里是有点不相信的,谁让他有个爱财如命的后娘呢?

    周将军非要他回家一趟,不管怎样,求个心安。

    是的,他欧阳鑫终于求了个心安,可是将军呢?周希不在京都,他欧阳鑫也不在京都,万一将军有个什么事,他欧阳鑫永远不会放过那几个贱人!

    一个会议一开就是三四天?这样荒唐的事欧阳鑫是不会相信的。他更相信的是有人故意调开他,为的是冲着将军做什么上不得台面的手脚。

    想到这里,欧阳鑫的心像是放在滚油中煎熬一样。

    欧阳鑫拨了几个电话出去,赶紧做了一番部署。如果有人真的想动周将军,他欧阳鑫不介意让他(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

    赵芸香打完电话后,病房的‘门’就被拍响了。

    “赵‘女’士,我是小青,我过来替周园园做常规检查。”小青在‘门’外叫‘门’,心里却埋怨着郁医生。这个郁医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病人家属已经明确拒绝了他的研究提议,还要‘逼’着自己走这么一趟。

    “不用了,我们园园马上出院,不做检查。”赵芸香一开始不理会敲‘门’声,见小青一直不走,才回了一句。

    “赵‘女’士,您就可怜可怜我吧!我只是个小护士,要听上头的话做事。”小青没办法,只好继续哀求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