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电话

    一  郁医生说了,如果小青今天拿不到周园园的血液样本,他就让郝院长开除了她。.: 。仁和医院的待遇这么好,小青真的很舍不得。况且,被单位开除的人,很难再找到下一个工神作书吧。

    赵芸香气急,没有再理会‘门’口的小青。她可怜小青,谁来可怜她的‘女’儿?园园已经这样了,那个姓郁的医生还要把她当成研究的对象,比谁可怜?她的‘女’儿更可怜!

    小青在‘门’外敲了一阵‘门’后,见赵芸香一直不理会,只好怏怏地走了。

    何晶晶这段时间心情非常好。

    何晶晶几个月前又病了一回,这一回,她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才算把身体给养好。能下‘床’走动后,何晶晶就吵着要去上学。

    何晶晶想去看周园园的笑话,她躺在病‘床’上听说了,她的死对头周园园成了”植物人“。

    ”植物人“是什么?何晶晶特地问了爷爷,何书敏告诉她,“植物人”是个医学俗语,就是指那种有呼吸有心跳却不会清醒过来的人。

    周园园成了植物人,是不是就不能嫁给梓青哥哥了?何晶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脑子里首先浮现的就是这个念头。

    周园园和文梓青的婚约,已经成了何晶晶的心魔。只要想起周园园以后会和位高权重的文梓青在一起,享受着文梓青给她带去的荣光,何晶晶的心里就像被人挖了一大块般的疼痛。上一辈子,文梓青的荣光离何晶晶只有一步之遥,是她没有好好把握,才错过了站在文梓青身边被人仰望的地位。这辈子,何晶晶只有一个执念,那就是一定要成为文梓青的妻子。

    何晶晶觉得自己和周园园就是天生的冤家对头。周园园学习成绩好,次次考试都是第一。而何晶晶,因为心思不在学习上,每次的考试成绩都是班里垫底的份。没有周园园做同学之前,何晶晶一直是班里最漂亮的‘女’孩子,有了周园园之后,这个”最漂亮“的称号已经落在了周园园身上,与何晶晶无缘。何晶晶是个病怏子,经常生病。而周园园的身体好的像是个小牛犊一样,一年到头连个伤风感冒都没有······

    何晶晶越和周园园相比,越觉得自己被周园园衬托的黯淡无光。好不容易等到周园园生了病,而且是重病,何晶晶的心里才稍稍平衡了一点。

    何晶晶还记得自己生病的前一天,周园园在学校里,当着很多同学的面给过自己难堪。当时的周园园高傲的不得了,”系统“还让自己不要去惹周园园,让何晶晶恨的咬牙切齿的。

    现在,”系统“还在沉睡,何晶晶还想趁着这个机会去看周园园的笑话呢!

    何晶晶回到学校后,曲‘露’‘露’和刘美丽赶紧凑了过来。曲‘露’‘露’和刘美丽都是何晶晶的跟班,一直帮着何晶晶挤兑她看不上眼的同学。何晶晶不在学校的这些日子里,她们俩都存了一肚子的八卦。更何况何晶晶这个人虽然傲气,对待自己的跟班还是很不错的,经常会拿一些进口的糖果或者发卡之类的东西给曲‘露’‘露’她们。

    从曲‘露’‘露’和刘美丽的嘴里,何晶晶确认了周园园到现在还在医院里。这几个月里,班主任王丹老师和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都去探望过周园园,曲‘露’‘露’和刘美丽也见过,周园园确实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什么知觉都没有。

    王丹老师回来后还在班上说了周园园生病的事,说可惜了周园园这个好苗子。

    曲‘露’‘露’建议何晶晶也去探望一下周园园,在老师心里刷个好感。不知怎的,这几个月里,王丹老师经常会在班上提起周园园,说周园园同学不仅学习好,而且心地善良,呼吁全班同学要向周园园同学学习。

    王丹老师是因为冤枉周园园早恋的事被校长警告了,见识过周园园的背景够厉害后,王丹不仅一次后悔自己”有眼无珠“,才借着经常夸周园园来表达自己的歉意,也希望通过这件事,让领导不要揪住她的错误不放。

    曲‘露’‘露’她们这些孩子不知道里面的原因,只以为周园园得了王丹老师的欢心。

    何晶晶点了点头,她也想去看看周园园,亲眼看见周园园不能动的感觉,应该很爽。

    不过何晶晶有点小遗憾,周园园什么知觉都没有,她就算是去嘲笑她,周园园也不知道吧?

    仁和医院占地面积很广,足足有几十公顷。里面的建筑除了‘门’诊楼,医技楼,检查楼,食堂,住院部,还开辟了专‘门’的疗养院。

    疗养院里的风景比外面的普通病房好很多,三层的小洋楼前‘弄’了几个‘花’圃,就算是冬天了,里面的‘花’草也是姹紫嫣红的,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更难得的是,离小洋楼十米开外,有个‘波’光粼粼的人工湖。

    人工湖面积不算大,大概有四五亩地左右。湖畔种了一行垂柳,微风拂过,垂柳光秃秃的丝绦在湖面上摇摆着,显得有些萧瑟,就像是周将军此时的心情。

    周将军穿戴好衣物后,站在窗前看了良久才回过神来。他现在还有很多事做,还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他是周瑾瑜,没有谁能暗算了他之后还能安然无恙。

    周将军收拾好心情后,整个人的气势马上变得凌厉起来。

    周将军亲自拨了几个电话出去,电话是通的,最后一个接电话的人正是郝院长。

    ”周······周将······将军?您醒了?“郝院长接到周将军的电话,连说出的话都结结巴巴的。

    ”郝子健,怎么了?老子没死你很失望是吧?“周将军说话的声音不大,却把郝院长吓得连手上的话筒都掉在了地上,发出”吧嗒“一声响。

    过了几秒钟,郝院长才捡起了地上的话筒,说了句:“将军,您等着,我马上过来和您解释。”

    说完,郝院长也不等周将军回答,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解释?老子今天不想听你解释!

    周将军‘哼“了一声,叫了声”小耿“,背起手朝‘门’外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