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拦住

    一  郝院长气喘吁吁地跑到疗养院小楼的时候,周将军已经离开了。

    郝院长看着空无一人的病房,背上冷汗淋漓。

    周将军带着小耿和小苏走到住院部的时候,听到前面一片喧哗声。其中还夹杂着“打死人了”“太嚣张了”之类的话。

    周将军皱了皱眉头,没想到这里的环境这么嘈杂,园园在这里养病合适吗?还不如回老宅养着呢!

    “让开,你们赶紧让开。”一个凄厉的声音响了起来,周将军脸‘色’一变,这把声线听着怎么这么像自家孙媳‘妇’赵芸香的?

    周将军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人群里,赵芸香快气疯了。她真的受够了,就算今天落下个跋扈的名声,她也要把‘女’儿给带回家。

    “赵‘女’士,你怎么能让人动手呢?我们不让你家孩子出院,是为了孩子好,你这个当妈的,怎么一点都不为自家孩子考虑?”郁医生带着几个医护人员拦在赵芸香面前,义正言辞地说道。

    郁医生长相俊美,身材颀长,戴着个金边眼镜,显得斯斯文文的,又穿着一身白‘色’的医生袍,看上去风度翩翩的,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围观的群众大部分被郁医生的外表‘迷’‘惑’了,也跟着郁医生一起声讨赵芸香这个“狠心的娘”。

    “是啊是啊!医生是为了孩子好,你这个当妈的怎么可以叫警卫员打人呢?”

    “有警卫员的人家呢!一看就是家里条件很好的,纵容警卫员行凶,太可恶了!”

    “把护士都给打晕了,真凶残啊!”

    “有钱人还不愿意出钱给孩子治病,真是幺寿哟!”

    赵芸香被这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口水气的火冒三丈,她又不好去跟这么多人吵架,只能大声叫着:“让开,你们赶紧让开。”

    赵芸香身后,两个警卫员抬着担架,担架上正是昏‘迷’不醒的周园园。

    离赵芸香身边不到两米处的地上,躺着个昏‘迷’不醒的‘女’护士,正是小青。

    赵芸香身边,警卫员小王手足无措地和赵芸香解释着:“夫人,我,我没用力啊!我就这么拨开她,也不知道她怎么就晕过去了。”

    “小王,不关你的事。”赵芸香冲着小王轻柔地安抚了一句后,转过头面对着郁医生的时候就没有这么客气了:“郁医生,我知道你想把我‘女’儿当成你实验的工具,你别做你的‘春’秋大梦。我‘女’儿还没死呢!就算死了,我也不会让她留在这里的。”

    “什么?”几个大婶惊呼了一句。她们站的离赵芸香近,赵芸香的话清清楚楚地送到了她们的耳朵里。

    “拿活人做实验?”一个年轻小伙子惊呼了一声。前几天他刚看了一部电影,里面就有科学家拿人做实验的情节,有点残忍,小伙子听了赵芸香的话,不由得想起了电影里的那些情节,吓得脸‘色’发白。

    “真的吗?仁和医院还有这么可怕的事吗?”这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大爷,老人家最不喜欢听到死后身体还要拿来做实验之类的事。

    ·······

    这下子,吃瓜群众谈论的重点又移到了郁医生身上。

    难怪人家不愿意留在这里治疗,‘女’儿生病已经很惨了,还遇上个变态医生,孩子还没死呢!就把眼光瞄向了孩子的“尸体”?太过分了!

    现在被众人气的差点爆血管的人轮到郁医生了,他选择在‘门’口和赵芸香对恃,为的就是想造成舆论,让赵芸香不得不屈服于“为了孩子好”这个安排上。现在看来,这个‘女’人还不算笨,知道引导舆论来反击他。不过,就这么放弃的话,他就不是郁为民了。

    郁医生紧锁着双眉,看着眼前化身为‘女’暴龙的赵芸香,嘴角扬起了一丝狰狞的笑容。既然这样,那就别怪他出大招了!不过,郁医生随即想到这是人群里,嘴角的狰狞一现即收,又恢复了文质彬彬的模样。

    “各位大爷大娘,不要听这位‘女’士胡说,我们是正规医院,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呢?你们看,我们的医护人员刚刚被他们的人打了,还在地上躺着呢!神作书吧为打人的凶手,为了推脱责任,胡说八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郁医生笑语盈盈地和周围的人说着话,郁医生说话的声音很好听,低沉中带着点‘性’感。

    郁医生的话音刚落,刚才支持赵芸香的人不由得点了点头。

    赵芸香也想点头,随即想起自己正是郁医生说的“凶手”,赵芸香好险才止住了想要点下去的头,愣了一下。

    为什么她刚才会觉得郁医生说的有道理?即使自己就是郁医生口中的“凶手”身份。

    还没等赵芸香想明白,郁医生对着对着赵芸香,满脸诚恳地说:“赵‘女’士,你的‘女’儿需要治疗,还是留在我们仁和医院吧!我们仁和医院的医生医术和医德都是极好的。”郁医生说这句话时,话调又低了半分,像是把这句话说进了赵芸香的心里一样。

    赵芸香的神情有些‘迷’茫。是啊!园园还没好呢!留在这里治疗不好吗?自己为什么一根筋地要把孩子带回家呀?

    赵芸香又想点头,随即脑海里浮现出护士小青这几天从周园园体内‘抽’出的一管管鲜血,鲜红鲜红的,像是惊涛骇‘浪’般地朝赵芸香兜头淋了过来。

    赵芸香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后,发现眼前并没有鲜血的‘浪’‘潮’,有的只是嘈杂的人群和郁医生那张略带着得意的脸。

    赵芸香猛力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剧烈的疼痛让赵芸香的头脑彻底地清醒了过来。

    不对!这个郁医生有点古怪,他的声音里好像蕴含着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他的力量。

    赵芸香想到这里后,不愿意再和郁医生废话,直接对小王说:“小王,咱们走。”

    郁医生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怎么会这样?他明明看到赵芸香就要点头同意了。

    “是,夫人。”小王听了赵芸香的吩咐,眼角都没看郁医生一眼,举起手一挥,向身后两个抬担架的警卫员下达了硬冲的命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