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碰瓷

    “不准走,小青被你们打晕了,你们想一走了之吗?同志们,咱们上,一定要替小青留住打人凶手。。: 。”这一回,郁医生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阴’沉。

    “你想怎样?”赵芸香一脸厌恶地看着郁医生,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郁医生这么厚脸皮的人,为了自己的‘私’利,把过错都推到别人身上。

    郁医生没有说话,他伸出一只胳膊拦在赵芸香面前,表示了他坚决不会让步的决心。旁边的几个医护人员也摆出一副摩肩擦掌的样子,像是准备和赵芸香他们好好撕撸撕撸。

    “首长,怎么办?”人群外,小耿焦急地问着周将军。如果不是周园园昏‘迷’着,两个警卫员要抬担架腾不开手,就郁医生这么五个人,小王他们几秒钟就能全撂倒了。现在的情形,是小王和赵芸香两个人面对五个人,真打起来,赵芸香说不定会吃亏。

    “先别动,看看再说。”周将军背着双手,老神在在地在人群外看热闹。他相信赵芸香,也相信自己的兵能闯过这一关。

    再说了,就算真的闯不过,不是还有他在这里给他们做后盾吗?他倒要看看,这个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医生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与此同时,‘门’诊楼的一个办公室里,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正站在窗前看着住院部这边的热闹。

    “爷爷,您选的这个医生怎么这么笨啊?一点手段都没有,怎么会让周园园她妈给闯到‘门’口来?”说话的人是何晶晶。好不容易等到何书敏说可以收网了,何晶晶自然也要来看看事情的进展。

    毕竟,想要周园园身体的人不光光是郁医生,她不盯着点,总觉得不放心。

    “晶晶,学着点,郁医生这是阳谋。利用大家都舆论迫使赵芸香就范。反正是一具只剩一口气的躯体,郁医生应该能办到的。”何书敏的想法和何晶晶不一样。他觉得郁医生这一招‘挺’好的,招数不怕旧,只要有效就好。

    “哦。”何晶晶虽然心里看不上郁医生现在所用的“阳谋”,对于何书敏,她还是尽量地讨好着。

    何书敏没有再说话,他看着不远处一脸焦急的赵芸香,觉得自己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如今,周老头就在他手里攥着呢!周家的这些小崽子们,没了周老头撑腰,还能蹦达出朵‘花’来?只要他完成了“大人”的嘱托,这个天下,说不定真能攥在他何书敏的手里。富贵险中求!说的就是他现在所做的事啊!

    咦?周老头怎么来了?郝子健是怎么做事的?

    何书敏脸上的笑容在他看到周将军的身影后马上僵住了,他扯了一把何晶晶,快速地从窗口退开了。

    何晶晶淬不及防之下,被何书敏的力道拉了个趔趄,差点摔了一跤。

    ”爷爷,怎么了?“何晶晶有些懵。她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分钟还在笑语盈盈的何书敏,一下子变成了满脸的狰狞。

    “走。”何书敏没有废话,拉着何晶晶一路往楼下走去。何书敏可以预料到,自己的这次行动算是失败了,周将军可不是一般的人,如果被他堵到自己在这里的话,还不知到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住院部‘门’口,周将军眼角的余光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对面‘门’诊楼的一个窗户边。虽然那个身影看见周将军后马上闪开了,但周将军很相信自己的眼神,那人肯定是何书敏没错。

    何书敏这个大忙人出现在仁和医院代表着什么,周将军就算用膝盖也能猜的到。不过,现在的周将军没这个闲心理会他,周将军目前最关注的,还是他的孙媳‘妇’和曾孙‘女’儿。

    “郁医生,你确定小青是被小王打晕的?”赵芸香见郁医生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不由得也怒了。赵芸香刚才不戳穿郁医生的把戏,是看在郝院长的面子上。毕竟,郝院长一直和他们家关系不错,赵芸香不想把事情闹大了,让郝院长难做。

    赵芸香本来想着尽快把园园带回老宅,其他的事就不和郁医生计较了。没想到郁医生这个人这么不要脸。那么······他等会儿就不要怪脸皮被人撕下来踩到地上!

    “是啊!刚才大家都看到了,是赵‘女’士家的警卫员把小青给推倒的,小青倒下后就没动弹过,不是被警卫员打晕了还是什么?”郁医生据理力争。

    “呵呵呵······”赵芸香笑了起来。赵芸香长相本来就很美,这么一笑,直接让好多人看楞了眼。

    赵芸香在说话间,已经往左边走了几步,正好站在晕倒的小青身边。赵芸香心里怒火蓬勃,其中有对郁医生的,也有对小青的。小青这姑娘一开始看起来还蛮好的,自从做了这个郁医生的帮凶后,一件事做的比一件事离谱。

    想到这里,赵芸香的左脚不由得踩上了小青的右手。赵芸香把整个人的重量都放在了左脚尖上后,还坏心眼地碾了几碾。

    “啊~!疼死我了。”小青正闭着眼睛装晕,右手上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她忍不住痛呼了一声,随即利落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左手捧住了右手,不停地往上面吹气。她的手指好痛,不知道骨头碎了没有?

    小青觉得自己今天真倒霉,先是因为没‘抽’到周园园的血被郁医生大骂了一通。现在,她不过是按照郁医生的吩咐,找了个机会躺在地上装晕,又被人一脚踩上了手指。早知道她装的什么晕啊?

    “咦?这姑娘不是晕了吗?怎么又醒了?声音可真大啊!”

    “是真的晕了还是假的晕了?刚才那个警卫员的手好像没碰到过她,她就倒地上了吧?”

    “原来是碰瓷啊!没被打硬说被打晕了,这样的事我二婶家表弟的小舅子遇上过。”

    “是呢!好像真的是碰瓷!”

    ······

    一时间,围观群众七嘴八舌的声音又开始响了起来。

    “郁医生,护士姑娘好好的,还能活蹦‘乱’跳呢!我们可以走了吗?”赵芸香睥睨着看了郁医生一眼,话里讽刺的意思十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