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醒来

    小‘玉’活了几十万年,见过的事太多了,小‘玉’不想周园园还未成长起来,就因为自己受到任何伤害。。: 。

    有了小‘玉’提醒,在见到胡三娘的时候,‘混’沌珠就开启了隐身模式。‘混’沌珠虽然有些桀骜不逊,但也算是是识相的,小‘玉’的实力虽然受损,可架不住小‘玉’和周园园的契约高过‘混’沌珠的契约,在一定的程度上,小‘玉’可以制约‘混’沌珠。

    胡三娘的神魂出了试炼世界,素娘的身体就倒了下来。没有胡三娘的神魂撑着,素娘一早就是个死人了。

    周园园吩咐‘混’沌珠为素娘建了个墓。素娘的遭遇,让周园园想起了前世的自己。一样的懦弱,一样的被人搓磨。不同的是,素娘致死都没反抗过命运,而周园园,从一开始的麻木,到后来还是想方设法地逃离了那个充满了暴力的家,就算最后跳楼惨死,也是周园园另一种对自己命运的反抗方式。

    试炼世界是‘混’沌珠掌控的世界,周园园吩咐了一声后,珠珠马上替素娘堆砌了一个坟墓,墓前还摆了一束鲜‘花’。

    周园园满意地点了点头,才一脚迈出了修炼世界。

    周园园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赵芸香一张憔悴的脸。

    赵芸香正坐在‘床’前的一张椅子上,望着窗外怔怔地发呆。已经是冬天了,窗外的泡桐树还留着几片半黄不枯的叶子,在寒风中沙沙神作书吧响。

    赵芸香本来不胖不瘦,皮肤也水嫩嫩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皱纹。周园园现在看到的赵芸香,足足瘦了十多斤,大大的杏眼显得更大了,眼角的眼角也有了几丝细细的鱼尾纹。赵芸香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脸上的神情有着一丝悲愤,也有着一丝怅然。

    ”妈。“看见赵芸香的这一刻,周园园的眼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好险哪!她还真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妈妈外公这些亲人了。

    “园园,你醒了?”赵芸香转过头,看着‘女’儿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声。这些天里,赵芸香就连做梦都梦到过周园园醒了,可惜醒来后发现是个梦。

    ”妈,对不起。”周园园觉得,她真的是太任‘性’了,要不是她非要甩开周希去积云山,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周园园修仙的事,家里除了赵庆山知道一些,其他人并不知道。一进仙‘门’深似海,修仙之人动不动就来个元魂出窍什么的,躺在‘床’上就像个活死人,普通人还以为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看赵芸香眼下的青影,可以想象到她这段时间受到的煎熬并不少。

    周园园刚送回来的那几天,赵芸香还想着,等小丫头醒过来后,她一定要好好揍她一顿,谁让她哪里有危险就往哪里钻?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周园园一直不醒,赵芸香想着,只要园园醒过来,她肯定不打孩子了,最多说她几句,下次注意点,不要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凑就好了。

    不知道哪天开始,赵芸香想着,只要‘女’儿能醒过来就好,小孩子家家的,就算调皮一点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要孩子醒来,她这个当妈的肯定不会说孩子半句不是。

    所以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周园园本来会有的惩罚,在赵芸香一天一天的担心中已经全部消磨光了。赵芸香心里剩下的除了担忧还是担忧。

    看到周园园真的醒了,耳朵里听到周园园说的这句”对不起“,赵芸香觉得眼框里一热,所有责备的话语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女’儿没事,比什么都好。

    ”妈,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周园园见到赵芸香流眼泪,顿时慌了。她这一昏‘迷’,还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她家老爸还在战场上呢?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或者是曾爷爷?

    ”没事,妈见你醒来,太高兴了。“赵芸香见‘女’儿一脸着急的样子,不由得破涕为笑。这孩子,自己还没好,又在这里担心起别人来了。

    ”妈,我昏了多久了?爸爸回来了吗?哥哥和曾爷爷他们还好吧?家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外公舅舅他们呢?“周园园才不管那么多,把自己想知道的事一股脑儿问了出来。

    ”你这孩子,从小就爱‘操’心。“赵芸香噌怪着说了句,见‘女’儿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还是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和周园园说了一遍。

    赵芸香知道周园园的‘性’子,她现在不说,小丫头等会儿说不定就自己起‘床’找别人问去了。她还不如满足周园园的好奇心,也好让周园园乖乖地在‘床’上躺多一会儿。

    赵芸香这一打开话匣子,絮絮叨叨就说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把家里的事大概地说了一遍。

    周园园越听越觉得恼火,在自己昏‘迷’期间,还有人看上她的身体了?想拿她来做实验?嫌命太长了不是?

    赵芸香觉得室内的温度一瞬间好像下降了好多度,她怕冻到‘女’儿,赶紧起身关上了窗子,坐回到周园园身边后,先帮周园园腋了被子,才继续说。

    从赵芸香的叙说里,周园园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赵芸香以为周将军是真的开会去了,才会一连几天不见踪影。还有郝院长,明明知道自己的情况不能被外人知道,还从哪个旮旯拎出了一个医学博士来接手治疗?还有······周将军带着两个警卫突兀地出现在仁和医院,这一切,都疑点重重。

    周园园从赵芸香所说的这些事里,隐隐约约拼凑到了整件事情的真相:有人冲着他们周家下手了。

    赵芸香不知道周园园已经猜到了大部分真相,她只觉得房间里越来越冷,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周园园从愤怒中被赵芸香的喷嚏声惊醒了过来,收敛住了自己外放的杀气。

    赵芸香对这一切浑然不觉,依旧巴拉巴拉地说着:“不知道那个缺德带冒烟的,把你外公家的电话线给割断了,我觉得那个医生不像好人,想找你外公他们帮忙都找不到。“

    说到这里,赵芸香心有余悸。要不是她越想越不对头,打了电话回老宅,欧阳鑫又恰好赶回了京都,此时此刻,她们娘儿俩说不定被那个怪医生给扣在医院里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