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善后

    周将军说了句”这件事麻烦了“,指的是欧阳鑫绑架了何书敏的事。何书敏在京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这么莫名其妙失踪了,京都市肯定会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欧阳鑫把自己这几个小时里做的事和周将军老老实实做了个交代,连准备调动军队围了办公大楼的事,欧阳鑫也没有瞒着周将军。

    周将军被欧阳鑫的大胆惊的目瞪口呆,他还不知道欧阳鑫有这么狂暴的一面。明明在周将军眼里,欧阳鑫一直是憨厚而又不失精明的形象。

    ”将军,我给您添麻烦了,您处分我吧!“欧阳鑫知道自己这次的所作所为给周将军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如果被有心人知道,欧阳鑫调动军队的行为就是送给别人攻击周将军的把柄。

    周将军拍了拍欧阳鑫的肩膀,面沉如水。

    周将军怎么不知道欧阳鑫的一片赤胆忠心?欧阳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安危着想。如果他周瑾瑜为了自己的名声和前途把欧阳鑫推出去顶罪,那他就不是周瑾瑜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周将军的身体够强悍的话,欧阳鑫的猜测说不定成为了事实。

    想起自己差点在阴沟里翻了船,周将军的心里也是充满了怒火。周将军不喜欢争,并不代表着他愿意被人当成毡板上的鱼肉。在何书敏对他下手开始,周将军和何书敏之间已经成了对立的局面。

    不管欧阳鑫捅了多大的篓子,他周瑾瑜都要兜住。不是为了面子,而是为了不让那些一心为他好的人寒心。

    周将军可不是洗干净脖子等着人家来杀他的人,以前那些想他死的,都死在了他的前面。

    不过,现在还不是杀了何书敏的时候,欧阳鑫抓了何书敏的事,还有京都警卫团的两个侦查员看到了。万一人家不小心说了出去,何书敏又一直没有出现在人前,傻子也知道是欧阳鑫做的手脚,等待欧阳鑫的肯定是牢狱之灾。

    周将军正想让欧阳鑫偷偷把何书敏给放了,不过要小心点,不要被何书敏猜出是谁。这样一来,事情就有点难办了,何书敏现在正关在周将军家的地下室里,欧阳鑫抓人的时候没想那么多,直接把何书敏塞进车子里带了回来,因为没时间审问,才把何书敏给绑在了地下室。现在去放,放到哪里去?京都市的警察已经开始到处找人了,何书敏成了一块烫手山芋,留着就是一个现成的把柄,想偷偷放了也不成。

    周将军正考虑着找个比较完美的办法,脑海里响起了周园园的声音:“曾爷爷,何书敏的事您交给我处理吧!”周园园觉得是时候让周将军知道自己的一部分实力了。何书敏算计的人当中,也有周园园一份,这善后的事情,周园园来做的话,肯定比周将军做的好。

    园园醒了?周将军一喜,随即看了看四周,没看到周园园的身影。

    园园怎么会在书房?这是周将军第二个反应。

    也难怪周将军会这么想,周将军的书房隔音很好,一关上门,不要说外面听不到里面在说什么,里面也一样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还没等周将军开口说话,周园园的声音继续在周将军的脑海里响了起来:“曾爷爷,您看不到我的,我在楼上的卧室里。我说的话只有您一个人能听的到。”

    哟?园园小乖曾孙女儿还会透视?还有这只能给一个人听到的话,是不是武林传说中的“传音入密”的功夫?这下了,周将军来了兴致了。

    “行了,欧阳,那件事一会儿再说,我先去看看园园。这孩子,怕是吓坏了。”最后的那句话周将军说的含含糊糊的,欧阳鑫没有听清楚。在周将军的心目中,周园园就是个娇娇柔柔的女孩子,还是需要全家人呵护的那一种。

    周将军顾不上和欧阳鑫商议接下来的善后问题,转身就走。周将军的心里此时满满都是自己的曾孙女儿周园园。昏睡了三个多月还能清醒过来,也算是周家的列祖列宗保佑了。

    更令周将军好奇的,还是周园园的“透视”功能和这手“传音入密”的功夫。

    周将军语气里满满都是轻松,让欧阳鑫紧张的心情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这一次,他欧阳鑫做的事算是把天给捅了一个大窟窿。欧阳鑫早就做好了准备,把所有的事都扛下来,不会让周将军的名誉受到一丝半点的影响。没想到将军不同意他的做法,这样······是不是代表着他不用离开将军身边了呢?

    虽说欧阳鑫能为将军舍去一切,但是,被将军庇护的感觉怎么就这么好呢?

    想到这里,欧阳鑫不由得咧着嘴笑了。

    等欧阳鑫回过神来,楼梯上已经没有了周将军的身影。

    欧阳鑫伸出一只手抓了抓自己的板寸头,大步走出门去。他要去看看小耿和小苏两个笨蛋回来了没有,这两天,他不把这两个笨蛋操练到脱下一层皮,他就不叫欧阳鑫。

    周将军走进周园园卧室的时候,周园园正捧着一碗鸡蛋羹稀里呼噜吃的正香,赵芸香正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女儿吃的香,就是对她这个当妈的厨艺的最大肯定啊!

    周将军见到周园园吃的香,自己也觉得有些饿了。这几天,周将军身体里除了一堆营养针,还没吃过东西呢!今天一回到家,光顾着问欧阳鑫的话去了,一点也没觉得饿。现在事情已经差不多心中有数了,再看到周园园手上香喷喷的鸡蛋羹,周将军觉得自己的肚子开始唱起空城计来了。

    “孙媳妇,帮我也去蒸一碗鸡蛋羹来。”

    周将军可不是个客气的人,特别是对自己身边的人,越得他看重的他和你越不客气。周将军见周园园的鸡蛋羹不仅香味浓郁,连卖相也很好,看着滑滑嫩嫩的特别好吃的样子,手一挥就打发赵芸香给自己做一碗去了。再说了,孙媳妇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接下来他要和小乖曾孙女儿谈论的事有点血腥,也不适合孙媳妇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