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天堂

    “人间天堂”,是京都市一座娱乐城的名字。

    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华夏的大地,华夏人的腰包鼓起来了,随之而兴起的,是一个个的舞厅和卡拉ok之类的娱乐城。或许是前面的十年间大家都憋的狠了,娱乐城刚出现,随即风靡了华夏各地。

    在京都市大大小小的娱乐城里,“人间天堂”属于鹤立鸡群般的存在。

    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夜晚的京都市,在各种颜色的霓虹灯闪烁下,已经成了一座不夜城。

    知道“人间天堂”的人都会说,“人间天堂”有三好,一是美貌的服务员小姐,二是大胆的歌舞,三是可以放心的玩。

    “人间天堂”里面的服务员小姐,一个个长的天姿国色,相貌堪比荧屏上那些大红大紫的女明星。最重要的是,只要你出的起价钱,这些服务员小姐能跟你玩一些你想都想象不出的花样。

    “人间天堂”里的歌舞,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艳。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俗艳。虽说“人间天堂”对外的名称是娱乐城,但来这里玩过的男人们哪个不知道,“人间天堂”就是个高级的风月场所。到风月场所里看艳舞,就是令人血脉贲张的享受啊!如果有眼福的话,到了午夜,还可以看到美艳的*****表演。

    在刚刚放开女人小腿束缚的华夏,看脱~衣舞的时候,等于男人们释放出心中的魔鬼的时候。他们可以一边看,一边可以想象着一些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有的风~流韵事。

    华夏是个有规矩的地方,不管在哪个娱乐场所,*****都是不允许存在的。不过,“人间天堂”可不是一般的娱乐城,听说它的后台硬着呢!据“人间天堂”的老板洪老大自己吹嘘,他的身后站着的是身居高位的官二代。没见每一次公安全面检查,“人间天堂”都会预先收到风声吗?

    有钱人出来玩,最怕的是什么?就是安全问题呀!“人间天堂”连公安都不敢惹,安全这方面肯定不用说啦!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半年时间,“人间天堂”就成了京都市有钱人夜晚的销金窟。

    一到晚上,“人间天堂”里的生意好的不得了,整个京都市爱玩会玩的男人们,都聚集到这里来了。洪老大赚的盘满钵满的,一天到晚红光满面的脸上,堆满了让人觉得肥腻腻的笑容。

    雪娇是“人间天堂”的*****,长相艳丽,蜂腰肥臀,特别是胸前汹涌的波涛,让来看她跳舞的男人们恨不得能溺毙在里面。

    今天晚上,雪娇和以往一样,十点过几分就来到了这座销金窟里。

    “人间天堂”位于一座十八层楼的大厦里,这座大厦叫做金星大厦,集娱乐餐饮和酒店与一体。金星大厦的一楼是商场,二楼是餐厅,三楼是娱乐城,四楼以上全部都是酒店客房。

    像雪娇这样当红的舞娘,在金星大厦长年都有一间专门的客房。据“人间天堂”里的服务员小姐说,雪娇的相好多了去了,从政界的新秀到商界的大佬,全都一起出现的话,能绕着金星大厦排上一大圈。

    正因为如此,雪娇在娱乐城里是当之无愧的“一姐”,雪娇说的话,有时候比”人间天堂“的老板洪老大说的话还好使。

    雪娇的舞要在晚上十二点后才开始跳,她来的这么早,是因为今天约了一个相好在这里见面。

    曹大彪,是京都市一股地下势力的老大。

    明面上,曹大彪是个商人,在改革开放这几年里赚了很多钱的商人。实际上,曹大彪是“人间天堂”的老板洪老大特地请来替自家娱乐城镇场子的。曹大彪手下有一帮人,都是以前街上的流氓和混混,狗憎猫嫌的,没有一个单位愿意要这样的人去上班,现在,这些混混摇身一变,成了各个娱乐城的保安。

    曹大彪够狠,手下的人打起架来不要命。京都市的娱乐城,只要有曹大彪坐镇,地痞流氓什么的根本不敢来闹事。洪老大刚开始仗着自己在官面上吃的开,没有请曹大彪来娱乐城镇场子,结果,一个月前,有个小混混突然在“人间天堂”粹死,要不是曹大彪帮忙摆平,洪老大差点被抓去坐牢。

    曹大彪看上了雪娇,雪娇也贪图曹大彪有能耐,“郎有情妾有意”下,曹大彪这段时间天天和雪娇在金星大厦雪娇的包房里人“约会”。

    雪娇坐电梯上了自己的包房,慢悠悠地洗了个澡出来后,发现房间的灯不知怎的关掉了,就着浴室的光线,雪娇看见床上的被窝里已经躺了个光着膀子的男人。

    “阿彪,你个死鬼,怎么这么猴急?赶紧洗洗去。”雪娇笑嘻嘻地说了声,一屁股坐在了宽大的床上,伸出手隔着被子拍了拍床上的男人。

    曹大彪手上有一把房间的钥匙,雪娇以为自己进去洗澡的时候,曹大彪进来了。

    雪娇的话刚说完,就被床上的男人给扑倒了。

    不对,这不是曹大彪,曹大彪的身形很魁梧,足足有一米八的个子,这个人的身子有点瘦。这时候,雪娇才发现床上的男人是个陌生的男人。

    “啊~!放开我!救命啊!”雪娇大惊,大声喊叫了起来。虽然雪娇不是个好女人,但也不愿意被人强。被一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房间的男人压住,雪娇第一个反应就是大声呼救。

    “放了我,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男人像是没有听到雪娇的呼救,恶狠狠地说了一句。

    “你神经病啊?你自己闯进我的房间,还让我放了你?”雪娇快被气死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莫名其妙的男人。

    “赶紧放了我,要不然我掐死你。”男人像是没听到雪娇说话一般,一只手掐着雪娇的脖子,气急败坏地说着。

    还没等雪娇回答,一根棍子突兀地敲在男人的头上。男人头一歪,晕了。

    “雪娇,不要怕,我来救你了!”雪娇惊讶地转过头,看见的就是手里拿着棍子的曹大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