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人间

    “大彪,吓死我了,还好有你!“雪娇惊魂未定,从床上跳起身,冲进了曹大彪的怀抱。

    这个陌生男人像是疯子一样,说什么他都不听,雪娇还以为自己会被他掐死。

    曹大彪扔下手里的棍子,打开了墙上的电灯开关,想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竟敢动他的女人。

    雪娇听到棍子落地的轻响,视线被吸引了几秒钟,随即,雪娇掩盖住了自己脸上一霎那间的惊诧,没有说话。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乌龟王八蛋,竟敢撬老子的墙角?”曹大彪打开房间里的灯后,赶紧凑到了那个男人的身边。

    男人赤~裸着上身扑倒在床上,半边脸朝外,头上那一条蜿蜒的血线,应该是曹大彪刚才的杰作。

    曹大彪觉得床上这个人有点面熟,仔细想想又没有想起到底在哪里见过。这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了,曹大彪还真佩服他的胆子,年纪这么大了还色心不改,敢染指他女人的人,曹大彪一向不给面子。这男人今天如果能全须全尾地离开金星大厦,曹大彪就跟他姓。

    曹大彪拍了拍怀里吓得瑟瑟发抖的雪娇,心中豪情万丈。虽然雪娇的相好不少,比他曹大彪有能耐的也不少。可是,在关键时刻,还是他曹大彪靠得住啊!不知道今天过后,雪娇肯不肯为他金盆洗手?

    刚才曹大彪走到门口,听到雪娇的呼救声,赶紧开门进来,看见的就是男人骑在雪娇身上的场面。曹大彪情急之下,抓起门后的棍子给了男人一下。此时看来,这人虽然受了伤,但也不算严重。曹大彪还害怕刚才没控制好手底下的力道,把人给打死了。

    “阿三,赖子,上来一下。”曹大彪打开身上的对讲机,从“人间天堂”叫了两个小弟上来。曹大彪打算先让小弟们把这个色鬼给拖到下面娱乐城去,曹大彪在那里有一间办公室里,一会儿等他和雪娇办完事,再好好审问审问这个不长眼的家伙。

    洪老大今天一大早起床,眼皮就不停地乱跳。

    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他这两只眼睛一起乱跳,又是怎么回事呢?

    洪老大上午在街上转了几圈,又回家睡了个回笼觉,到晚上六点多,这乱跳的眼皮总算好了一点,从一分钟跳十几次减少到了现在的几分钟跳一次。

    洪老大叹了一口气,走出了家门,慢悠悠地来到“人间天堂”。

    如果这盘生意是洪老大自己的,洪老大今天肯定不开门了。洪老大是个迷信的人,这眼皮乱跳的事,对洪老大来说就是个凶兆。

    可惜,洪老大做不了主,他只是个明面上的老板,他可不敢为了眼皮跳这个理由,放下这么大一盘生意不理。娱乐城关门一天,这损失可大了去了,他后面那个主子,可不是个好惹的。

    从七点转到十点半,洪老大没发现场子里有什么不好的现象,才算松了一口气。他正准备进办公室休息一会儿,就看见曹大彪的两个小弟抬着一个昏迷的男人从外面进来。

    “阿三,怎么回事?”洪老大随口问了句。

    “老洪,这兔崽子看上了雪娇姐,摸进她房里去了,被我们彪哥给打晕了。”阿三和赖子看到洪老大,站定身子回答了一句。

    “怎么有这样的人啊?看上了雪娇,不想给钱想白嫖?草他nn的。”洪老大见事情涉及到他“人间天堂”的头牌一姐,不由得骂了一句。

    雪娇是“人间天堂”最美的舞娘,又艳帜高张,连洪老大自己也和雪娇有一腿。可以说,“人间天堂”里很多客人都是冲着雪娇来的。要是个个都像这个男人一样,不给钱想白玩,洪老大他这个娱乐城还开个屁!

    “就是,彪哥让我们把人关进办公室,一会儿他下来好好教训教训这兔崽子。”阿三见洪老大和自己“英雄所见略同”,不由得八卦了一句。

    “该!这种人打了也白打!”洪老大刚说完,随即看到那男人睁开了眼睛,不由地愣住了。

    洪老大就着走廊上的灯光,越看越觉得阿三他们抬着的这个男人眼熟的很。这人······怎么长得这么像自家老板?不过,老板今年还不到四十,年轻有为,这个人的年纪比老板大了很多,那么······他会不会是老板的······爹?

    洪老大想到这个可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自家老板的爹,洪老大自然是认识的,不过,那都是在电视上,文质彬彬仪表不凡,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上身一丝不挂。

    他现在是装作不认识的好?还是趁机做一次老板爹的”救命恩人“?洪老大陷入了两难之中。

    京都市,何家。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何家的客厅里,一片灯火通明。

    何家的小辈们今天凑的很齐,经常不在家的何伯谦回来了,就连远在青山市的何伯远夫妇也赶回来了。何家三个出嫁的女儿何美嘉,何美云,何美宁也全部回了娘家。

    和以往相聚一堂时的欢欣场面不同,今天的何家人,除了不懂事的小孩子,个个脸带愁容。因为他们的主心骨,也就是何家的当家人何书敏,从上午失踪到现在,已经超过十二个小时了。

    何伯谦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报了公安,因为情况涉及何书敏,公安也顾不上要满二十四小时才立案,马上安排人手展开了搜寻工作。可是,从上午十点钟到现在,何书敏依旧踪迹全无。

    “大哥,你说说,爸会不会被人绑架了?”何伯远打破了沉寂,问了一句。何伯远在几姐弟中排行第三,他中午时候接到何伯谦的电话,说是老爹在医院失踪了,赶紧带着妻子坐飞机赶回了京都。

    也难怪,何晶晶被护士发现的时候是昏迷着的,何书敏本来应该与何晶晶在一起,却不知去向,除了被绑架,何伯远想不出第二种理由。

    “绑架?为什么?咱家不是好惹的,谁他妈瞎眼了敢绑架咱家老爹?”何美云白了二哥一眼,不客气地怼了一句。何美云的性格有点暴躁,在她眼里,自家老爹何书敏就是个无敌的存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