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聚集

    是啊!在京都,何书敏跺跺脚,京都市的地皮也能颤上几颤,谁这么不开眼敢绑架何书敏,嫌弃命太长了吗?众人听了何美云的话,又默然。

    “大哥,你仔细想想,咱爸是不是惹上什么大对头了呀?”过了一会儿,何美宁细声细气地问了一句。何美宁是何家五姐弟中最小的一个,也是最有头脑的一个。

    何书敏虽然厉害,京都市里比何书敏厉害的人物并不是没有。何美宁知道自家老爹的野心,整天还想进一步,有争斗肯定就有仇人,谁知道何书敏是不是惹上了几大巨头中的哪一个?何书敏虽然厉害,比起那几大巨头来却有点不够看。

    何伯谦的脸色一变。确实,何书敏这几天筹划着找周瑾瑜的麻烦,这件事何伯谦也知道。可是,周瑾瑜不是被自家老爹一把"mi yao"给放倒了吗?难道被他逃过了一劫?

    大人们心情不好,何家的几个小辈连说话也不敢大声。何秋笙乖乖地坐在曹玉梅的膝盖上,玩着自己的手指。已经到了何秋笙平时的睡觉时间,他很想睡觉了,但是何秋笙不敢说,他知道,今天爸爸的心情很不好,他是个乖孩子,不能让妈妈因为他被爸爸责备。

    何玉笙何莹莹也乖乖地坐在自己父母的身旁,虽然心中不耐烦,但也一句话也不敢说。几个姑姑可不像大伯那么好说话,他们俩现在谁敢出头,结果肯定会死的很难看。

    何晶晶顶着肿的老高的半边脸,独自坐在客厅的一个角落里,她尽量缩着身子,让大家减少发现她的可能。今天下午回到家后,何伯谦就打了她一个耳光,理由就是何书敏不见了,她怎么没事?

    何晶晶第一次发现,自己在父亲心里的地位远远没有她自己想象中那么高。爷爷出事,又不是她让他出事的?为什么这些人一个两个的,都在怪她?

    何伯谦打了女儿一巴掌后,视线就没在何晶晶身上停留过。何伯谦的心里充满了焦躁,何家的一切,都系在何书敏身上。万一何书敏有个三长两短的,他的仕途就到此为止了。

    “晶晶,你快好好想想,爷爷有没有和你说过要去哪里?你怎么会晕倒的?爷爷什么时候不见的?”何家大姐何美嘉眼珠子一转,走到何晶晶身边,拉着何晶晶的手,淳淳善诱着。

    何美嘉刚到一会儿,她今天去了密云游玩,晚上回到家才知道何伯谦打过几个电话来找她。何美嘉有些累,本来不想来,被她男人劝着才过来了。没想到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何美嘉不由得庆幸自己跑了这么一趟。她大弟何伯谦是个爱记仇的,万一她今天没来,以后别想借大弟的光。

    因此,何美嘉为了表示自己对老爹的担心,才抓着何晶晶问个不休。

    同样的问题何晶晶刚才已经回答了四次了,何伯远和何美云他们陆续来到的时候,每个人都问了同样的话,何晶晶也同样地回答了一遍。现在,何晶晶真的什么都不想再说了,她只想睡觉,好好地睡一觉。从医院回来后,何晶晶的脑袋还有点晕乎乎的,现在被这些人围着,她觉得更晕了。

    何晶晶不是不想说出,她今天跟着何书敏去医院是为了得到周园园的身体。可是,就算她说了,何家人也要肯信才可以啊!周园园的身体有秘密,她何晶晶自己的身体也有秘密,秘密之所以成为秘密,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如果不是“系统”说,要借助何书敏的手得到更多的资源,何晶晶绝对不会把自己的秘密向何书敏透露半分。结果呢?因为这件事,何书敏失踪了。万一被何家人知道何书敏是因为自己而失踪的,何伯谦说不定会打死她的!

    何晶晶打定主意,不管谁问,她都不会说何书敏去医院干嘛去了。让人认为是别人的错,好过让大家都以为错的是她。她何晶晶就是个自私的人,反正前世今生,何家人都没有给她什么帮助。

    “大姑,我真的不知道,我晕倒了,什么都不知道。”何晶晶摇了摇头,给了何美嘉一个千篇一律的答案。

    “哎呀~!这可怎么办哟~!真急死人了!”何美嘉见从何晶晶这里问不出什么,也就放弃了追问。毕竟,在明面上看起来,何晶晶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就算什么都不知道也很正常,不是吗?

    曹玉梅抱着儿子坐在一边,没有说话。她早就看出来了,自己在何家就是个“管家“加“厨娘”的职务,何家的事,谁插手谁倒霉。没见妯娌刘小燕全程都充当木头人吗?

    可惜,曹玉梅想的虽好,何家却有人不肯放过她。

    ”大嫂,你们曹家不是很厉害吗?现在该是你出力的时候了吧?“何美云斜着眼睛看了曹玉梅一眼,点名要曹玉梅去寻求曹家的帮助。从曹玉梅嫁进何家开始,何美云就一直和她不对付,不知怎的,何美云一直不放弃找曹玉梅的麻烦,前些年因为曹玉梅没有孩子的事,何美云不知道说了多少难听的话给曹玉梅听。曹玉梅看在何伯谦的份上,每次都忍了。

    何伯谦没有说话,他的视线随着何美云的话语转到了曹玉梅身上,眼神里满满都是探究。

    ”伯谦,我带秋笙回娘家一趟,去问问吧!不管有没有消息,也算是尽一份力。”曹玉梅见状,站起身说了一句。她知道,何伯谦这是怀疑上她娘家爸爸了,谁让她娘家爸爸也是几个巨头之一呢?

    要不是看着儿子困顿的样子,曹玉梅还不想开这个口。不过,既然她的好小姑这么迫不及待地把大家的怒火引到她的身上,她就暂时避一避好了,顺便带儿子回娘家睡个好觉。说实话,假如何书敏失踪这件事真是曹玉梅的娘家人做的,曹玉梅在何家也呆不下去了。

    “嗯,麻烦你了,梅子。”何伯谦说话的音调一如既往的低沉和迷人,曹玉梅却发现,自己心底的那些悸动似乎不见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