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心冷

    从嫁给何伯谦开始,曹玉梅的心里装的满满的都是这个男人。可是,每一次何家姐妹怼上她,何伯谦都不会出口帮她解围,今天也是一样。她的心,再热情也会被一盆盆的冰水浇冷了吧?

    今天的曹玉梅,没有站在何伯谦的立场上看事情,她觉得自己像是个局外人一般,反而把何家人的表现看得清清楚楚地,虽然有些迟了,但是,好过傻一辈子,不是吗?

    尽管曹玉梅一直不愿意相信,何伯谦是不爱他的,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刚结婚那几年,何伯谦是个体贴的好丈夫,随着曹云飞不愿意给何家任何支持后,何伯谦渐渐地变了。他很少回家,就算回家也对曹玉梅没个笑脸。曹玉梅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才让何伯谦冷淡了自己。

    有了儿子何秋笙后,何伯谦开始夜不归宿,理由是何秋笙晚上的哭闹影响了他的睡眠,让他第二天工作没精神。曹玉梅觉得有些悲哀,何秋笙一岁前经常夜里哭,曹玉梅一宿一宿抱着孩子走来走去地哄,何伯谦不搭把手就罢了,还拿孩子哭闹做借口不回家?这是他何伯谦的儿子啊!难道在何伯谦的心里,儿子莫名的哭闹还没有他的睡眠来的重要?

    结婚不到十年,却让曹玉梅觉得像是过了大半辈子一样。曹玉梅默默地做着何家大儿媳该做的事,管家,管好家,其他的事,对于何家来说,根本不需要她来指手画脚。

    何伯谦不维护曹玉梅的面子,曹玉梅在何家的地位一降再降,就连她的儿子何秋笙,在何书敏面前也是最不受宠的孙子。

    曹玉梅的记性一直很好。梅子这个称呼,何伯谦已经几年没有叫过了,只有何伯谦需要曹玉梅回娘家需求帮助的时候,何伯谦才会这样叫曹玉梅。

    呵呵呵······,她曹玉梅在何家人的眼里难道一直是个傻子吗她现在已经不是六年前的曹玉梅了。六年前的曹玉梅,为了飘渺的爱情,把自己低到了尘埃里去,每一次受委屈后的忍让,只为了换的何伯谦一次小小的回眸。

    现在的曹玉梅,已经不做梦了。为了孩子,她也不会给何家人当枪使。

    曹玉梅打定主意后,上楼收拾了一些东西,带着儿子准备回娘家。

    临出门前,何美云阴阳怪气地说了声:“哟~!回个娘家还要大包小包地搬,怪不得我大哥和侄儿都瘦了,感情这大哥赚回来的家底都给大嫂你搬回娘家去了呀?”

    “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吧!省着东西给二姑你拿回家去吃。”曹玉梅面无表情地把手里的几瓶酒放回了餐桌上。让她空着手回娘家求人?她脑残了才会这样做。虽说她没准备求她爸想办法,但是,她这些年来为何家做的事还少吗?这是她该有的体面。

    “哎呀弟妹啊~!你不要理会美云胡说八道,她就是性子直,嘴巴快了点,没有坏心的。”何美嘉见何伯谦眉头都皱起来了,赶紧拿过桌子上的几瓶酒往曹玉梅手上塞。何美嘉快被何美云气死了,

    她看曹玉梅不顺眼,等爸回来了随便她怎样,何必在这个节骨眼上惹曹玉梅不痛快呢?

    曹玉梅哼了一声,没有说话,顺势接过何美嘉手里的几瓶酒,叫上家里的司机,带着儿子往门外走去。这样的茅台,何家仓库里多的是,何家几姐妹哪一次回娘家不是几瓶几瓶的往自己家里拿?怎么到了她这里就不行了?要不是曹云飞爱喝酒,曹玉梅还真不稀罕要。

    别以为她听不出何美嘉的话外之意,何美云比她还大三岁,什么叫做性子直嘴巴快?意思是说何美云做的没错?呸!懒得理她。

    看着曹玉梅拉着何秋笙的手走出门外后,何美嘉才说了一句何美云:“大妹,你去惹她干什么?老爹的事现在还没着落呢!”

    何美嘉说的这个“她”,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指的就是曹玉梅。毕竟,曹玉梅是曹家人,曹云飞现在的地位摆在那里,比起何书敏来也是只高不低的存在。

    “没事,大姐,玉梅不会放在心上的。”何伯谦笑着替何美云解围。说实话,何书敏的失踪让何伯谦急得上火,更上火的还是曹玉梅的一言不发。

    什么时候开始,他这个一心一意都是他的妻子,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替他着想了?不是在知道老爷子失踪的第一时间,就该回娘家找人帮忙吗?

    曹玉梅走了十来分钟后,客厅里的电话铃声响了。

    何伯谦快步冲到电话机旁,拿起了电话。

    ”是,我是何伯谦。“何伯谦说完这句话后,一直听着对方在说话。

    随着时间的流逝,何伯谦的脸越来越黑,在听到对方”吧嗒“一声挂上电话后,何伯谦气的把手里的话筒给砸到了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吓得何晶晶何玉笙几个小辈都跳了起来。

    ”哥,怎么了?“何伯远坐的离电话近,隐约听到“人间””接人“之类的话,正觉得满头雾水。

    ”爸找到了。大姐,你们先回家吧!时间不早了。“何伯谦听到何伯远问话,收拾起盛怒的心情,面无表情地对何美嘉几个姐妹说。

    何伯谦接下来要说的事太过匪夷所思,何伯谦打算只告诉何伯远一个人,并不打算告诉几个姐妹,毕竟,每个姐妹后面还有她们的夫家。这样的事,太丢人了,少一个人知道,何家就多一份脸面在。

    ”爸找到了,在哪里?我要去看看爸。“何美云脑子没有其他两个姐妹灵光,每次都是第一个跳出来的。

    ”二姐,我们还是先回家吧!爸爸肯定累了,要多休息,我们明天再回来看爸。“何美宁细声细气地劝了一句。光凭着何伯谦现在的脸色,何美宁可以预料到何书敏的情况肯定不好,要不然,何伯谦也不会赶她们走了。

    听到何美宁体贴的话,何伯谦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点,毕竟,碰到何美云这样一根筋的,何伯谦有时候走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有何美宁打打圆场,也省了他浪费多口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