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矛盾

    赵庆山觉得这样下去肯定不行,虽说赵国辉夫妇这几年也赚了些钱,但是,赵庆山一直信奉孩子要穷养,吃食够营养,就不需要过分精致,偶尔一餐两餐好吃的打打牙祭没问题,长期以往,说不定会养成孩子铺张浪费的坏习惯。

    于萧瀚的生活理念和赵庆山的完全不一样。于萧瀚认为,钱赚了就是要拿来花的,特别给孩子花,怎么花都不算过分。要不是于美如不肯要他的钱,于萧瀚恨不得马上给每个孩子一人开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做零花。

    第二天,赵庆山和于萧瀚谈了一次,赵庆山认为,于萧瀚现在赵家做客,做饭什么的应该由他们家来搞定。于家的厨师,就趁着这个机会休息休息。

    于萧瀚没有反驳赵庆山的话,只是点了点头,笑眯眯的说了声:“好。”

    第三天,于家厨师还是照头一天一样做了满满一桌菜,赵庆山气地瞪了于萧瀚好几眼,于萧瀚打着哈哈说,自己年纪大了,一时忘了吩咐下去,既然已经做好了,也没有浪费的道理。

    赵庆山虽然很郁闷,但于萧瀚说的也有道理。做出来的食物不给孩子们吃,非要重新做,这样的事又有点打于萧瀚的脸了,当着孩子们的面,赵庆山只好又忍了。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每次于萧瀚总是能找出一堆理由来,赵庆山的脸一天比一天黑。如果不是顾忌着儿媳妇的面子,赵庆山都想拿把扫把把于萧瀚给赶出门了。

    到后来,赵庆山只好亲自出马,在于家的厨师还未动手做饭时,就让自家阿姨把饭给做上。

    当然,赵庆山也做了于萧瀚的份,至于于萧瀚会不会嫌弃不吃,赵庆山也没在意。他打的主意就是,最好于萧瀚嫌弃他家的饭食不好,自己乖乖离开。

    赵庆山的盘算又落了空。不管赵家的饭食多简陋,于萧瀚都吃得津津有味的。于萧瀚就像是块牛皮糖一样,沾上了赵庆山就算扯不掉了。

    赵庆山只好盼望着于萧瀚家的四合院快点整修好。天天对着一副自来熟样子的于萧瀚,赵庆山真的很烦。自从于萧瀚来了之后,赵庆山光顾着和他抢夺几个孙子孙女的关注度去了,就连每天早上要练的拳,赵庆山都快丢到一边去了。毕竟,家里多了几个不知根底的人,赵庆山不想被别人知道他家的家传武学。

    一个月后,于萧瀚买的四合院大致整修好了,于萧瀚带着一大串人搬了过去,顺便还想把赵雨和朝霞也打包带走。赵庆山肯定不愿意,经过一番撕扯过后,赵雨和赵霞还是留在了赵家,于萧瀚争取到了每天到赵家来陪几个孩子玩的权利。赵雷赵霆这里,那个接送他们上学的保镖一直没有停止接送。邻居们已经有流言,说赵雷赵霆有个富豪外公,语气中不乏各种羡慕嫉妒恨。赵庆山被这件事烦的头发都掉了好多根。

    赵芸香和周园园来到赵家时,赵庆山正因为赵雨和赵霞整天吃零食不爱吃饭的事上火。

    小孩子就是这样,他们的感觉特别敏锐。有了于萧瀚撑腰,赵雨和赵霞每天淘气的快把屋顶都给掀翻了。

    于萧瀚让人从港岛寄了很多零食过来,其中有美味的糕饼也有高热量的巧克力糖果,赵雨和赵霞一吃就喜欢上了。两兄妹一早起床就抱着个饼干盒子吃个不停,到了吃饭的时候肚子还饱着吃不下饭,过了一两个小时又开始抱着饼干盒子吃。

    赵庆山要拦住孩子,不能让他们养成光吃零食不爱吃饭的坏习惯。于萧瀚又拦住赵庆山,让孩子们随便吃,吃完了他让人再寄。不要说饼干,就算是孩子们要天上的星星,估计于萧瀚都要搬张梯子来让孩子们爬上去摘。

    小孩子自己没有控制力,一开始都要靠大人去管教。赵庆山觉得自从于萧瀚来到京都后,自家几个孩子都难管教了很多。他这里教训了孩子们,于萧瀚就想方设法给孩子们补偿,这样长久下去,不是害了孩子吗?

    这一天,赵庆山终于爆发了。

    “于亲家,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你以后不要来我家了,孩子是我赵家的骨血,我会好好教导他们的。”赵庆山被于萧瀚一味的溺爱孩子气的火上了头,说话间也不顾忌面子了。

    “咦?赵老兄,我也没怎么着啊?你怎么能不让我来看外孙和外孙女呢?”于萧瀚很不满,他只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东西给孩子们,怎么还错了呢?

    “你看看,小霞和小雨嘴里的牙齿都被蛀了两个大窟窿了,他们晚上睡觉前还偷偷躲在被窝里吃糖果。”赵庆山想起这件事就恼火。之前于萧瀚没来得时候,赵雨和赵霞每天晚上刷了牙后,就不会再吃任何东西,乖乖地上床睡觉了。

    于萧瀚这个没脑子的外公为了讨好几个孩子,背着赵庆山给他们一人塞了一大盒进口的巧克力糖果。赵雷赵霆年纪大一点,有自控能力,刷了牙后就不会去碰糖果。赵雨赵霞俩小的可不管,想吃的时候就在嘴上含一颗。等赵庆山发现的时候,俩孩子的牙已经有蛀牙了。

    “我没让小雨他们晚上吃糖果呀?小雨是吧?”于萧瀚觉得自己没错,孩子嘛~!就是要从小教起,控制住自己的**也是其中的一项。赵雨和赵霞未能控制住自己吃糖果的**,有了蛀牙后,等到牙疼,才能让他们印象深刻。再说了,蛀牙算得了什么?小孩子长大后不还要换牙吗?就算不能换,他带着孩子们去港岛做个烤瓷牙不久完了?又不是多大的事儿。

    赵庆山被于萧瀚的歪理气的脑袋痛,看来他和于萧瀚在对待孩子的教育方面根本是南辕北辙。不行!不能再让于萧瀚“祸害”下去了,再这么下去,他家外孙外孙女非长歪了不可。

    赵雨见爷爷和外公两个没说几句话又吵了起来,外公还拉着他做同盟,赵雨小盆友看了看盛怒中的爷爷,又看了看一脸笑眯眯的外公,聪明地保持了沉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